铝道网】我们不明白华为为何被怀疑:华为市场遍布全球,产品远销五大洲,但是在美国等市场频频受阻?为何被美国与军事、政治挂钩呢?我们可以毫无意义的用政治来解释,但是使华为又失去了一次真正的进步机会。
我们很不明白,IBM、西门子、GE等全球布局,为何没有被怀疑、被阻碍、被调查呢?我们可以用美国比中国国际地位高大威猛来解释,但是忽略了比中国弱小的爱立信为何畅通全球呢,更忽略了现有全球化的公司与国家国际地位的因果关系。
其实这不是华为一家的问题,而是中国全球进程中公司的群体问题,他们只是实现了业务球化,还不是一家真正的全球化公司。甚至可以讲,华为们的管理体系无法让华为们在全球“赢得尊严”。
台湾的曾仕强们发明了“中国式管理”,更是令中国企业饮鸩止渴。
“正如“华景咨询在创业阶段所确立的职业宣言中所说:位卑未敢忘忧国的誓词”和“与王者为伴的华景咨询LOGO-huoking”的真实含义,令我鼓起勇气即兴写下这段文字”。
“小微公司靠机会;中型公司靠产品;大型公司靠什么?”这个问题是我5年来苦思冥想的问题。
我对大型公司的深入接触分为两个时间段:2001年以前,在国家骨干集团担任企业管理相关工作,负责与全球前100位的公司做企业重组;2006年以后,为全球化进程中的骨干企业做“战略变革”领域的咨询项目。
2002-2006年期间,为创业和高增长公司作咨询项目经理,并期间也下水三年担任过一家公司的总裁等,曾经5年时间把两家销售额不足3亿元的小微公司推动成为中国细分行业的领军企业,也把3家3-5亿元的小微公司推动成为几十亿元的中型公司。如今他们也变大了,也面临着全新的苦恼。
如今中国领袖企业的核心问题,比如央企、华为、联想、海尔、富士康、平安集团、招商银行、美的等,目标是从千亿到万亿公司。作为长期跟踪研究的华景咨询,发现当下领袖公司们面临着同样的“无奈”。这与美国上世纪70-80年代,全球IT、日本和德国公司80-90年代,面临的问题一样。
1、兴奋剂模式:“知道什么是不对的,但不知道什么是对的”。
不能靠机会驱动了,一个个扑朔迷离的机会,带给公司的利润,还不如内部运营成本呢,更抵不住后期环境调整的代价。比如前几年,包括海尔在内的产业领袖进入房地产和金融领域,整个10年的地产“机会之窗”,与专业地产公司相比,交学费花了5年,调整优化花费5年,等到搞明白了,也就是财务部门会记帐、人力资源部知道找啥人的时候,国家地产调控了。带给公司的损失不说,光浪费的时间成本,简直让人后怕。包括TCL国际化败北、联想并购IBMPC业务的世纪实验。
不能靠产品驱动了,随着公司财力增加和技术实力的增加,公司内部投资很多研究开发团队,“产品货架”“汗牛充栋”,但是市场上能卖得响还是那些产品,财务报表上有利润的还是那些基础产品,而新开发产品成为“现金流、利润池、人才库”的“陷阱”。

铝道网】现在公司、工厂还是生活中等都可以运用无为理论,生活中我们每次吃完饭后都会打扫一下卫生,但有的人特别勤快,如王老板邀请李兴文来他家吃饭,在吃饭完中,李兴文看见他家的保姆特别勤快,她只要看见我们吃饭时掉到地上一点东西,她都会马上清理。
饭后李兴文对王老板说:“你们家请的保姆特别好,而且很勤快。”
王老板说:“恩,我以前请的保姆还真没有这么勤快的!但不是我要她这么做的,我一般都不管,这是她自己主动做的。”
李兴文说:“哦,王老板你运用无为理论管理保姆呀。”
王老板说:“呵呵,我们公司的管理制度帮忙制定制定。”
李兴文和王老板在吃饭沟通时了解他们的公司情况。李兴文说:“苦海无边回头是岸,其实彼岸就是在此岸上,只要你心诚志坚回首处即是制度。”
王老板说:“可以具体点吗?”
李兴文说:“管即是非,非即是管,只需要先给员工们提供良好的平台就可以了。”
王老板说:“不管会不会乱呀!”
李兴文说:“这就无为理论,现在已经是新时代了,就需要运用智慧,如李兴文写的一篇文章:乞丐法与“不劳而获”,不劳而获意思是自己不劳动却占有别人的劳动成果;其实也不一定都是占有别人的劳动成果,也可能本来就是自己的。不显山不露水也是一种智慧,正如老子讲的“无为而治”的治国思想。道家老子主张“为无为则无人治”,宣导管理者以“无为”的态度来处理事务,实行“不言”的教导。“无为而治”在任何一个领域,任何一个团队中都可以运用。当然“无为而治”,并非我们认为的无所事事,放任自由,而是尊重规律。顺应天道。不去管理他们,而让人才自己自动显示出(是人才的总会开花的)。运用无为理论就可以用到企业管理中才是真正的较高境界。如李兴文编写的一个经典故事:唐僧收了三位徒弟,都想做大徒弟,都不想做较小,为了公平,唐僧各让他们三个出去化斋,化斋只有半小时的时间。孙悟空五分钟就化到食物,猪八戒十五分钟,沙僧二十五分钟,之后孙悟空就成了唐僧的大徒弟,猪八戒是二徒弟,沙僧是三徒弟。”

铝道网】“以人为本,诚信经营”是很多企业善于宣传的口号,也是很多企业家成长的根本,但如何做好以人为本、诚信经营乃是很多民企老板值得深思和研究的课题。因为唱的和做的总有些距离,两面人生在演义中催生老板和企业家的人格取向在纠结中自立、在共识中发展,有时博爱无边、有时急功近利。
老板和企业家虽说称谓有所不同,但一人身兼两职的现象在中国还不少见,身披企业家外衣做着老板惯做的事,外强中干的历练在不断博弈中求得智慧和商机,虽说路途遥远,但还是心满意足的。
变脸,是中国民间一门艺术,它时常给人们带来无穷的乐趣和欢笑,几百年来一直为老百姓所宠爱。但当这一富有美感魅力的面相附着在民企老板的头上时,那种让人无语的感受便油然而生。况且,好面子一直就是中国人特有的品质,既然成为企业家了,就该换换行头、屡屡舌头,在员工面前举手投足间显得格外气派,在企业家群体中游鱼秀水般求得暂立之地,这才是有钱人的智慧。
既然都智慧了,那一言九鼎、驷马难追的魄力该突显神威了,往日同仇敌忾、同呼吸共命运的哥们儿瞬间变成了“职业经理人”的棋手或企业家的视线之魂,不论老板身在何处,那五谷杂粮式的信息流便缠身不断,让人应接不暇。说真的,既然是企业家了,就该讲究民主,发扬大家的聪明才智,集体决策的风向标便一时间左右摇曳,人们在摇篮中享受快乐,在智斗中催生问题。孰对孰错,很难预料,一天、两天,一年两年便过去了。这期间,企业家在想:“既然我是老板,就该自己决定。还是问问庙里的和尚吧,也许他能指点迷津。俗话说,外来的和尚好念经嘛。”但当虔诚的和尚把经念完,企业家便开始怀旧起来,“这个疯和尚该不会骗我吧?还是问问尼姑庵的长老为好。。。。。。”。也对,下属又开始学习修女圣经了,以备后用。这样一来,老板信企业家,企业家信尼姑庵,员工信圣经,好一个信任流水线,让人深感疲惫,力不从心。
昨天我是老板,你是好员工,值得我敬仰和尊重;今天我是企业家,你距离岗位要求还有很长一段距离,给你点工资吃饭就不错了,还敢和我讲条件、要高工资,岂不是乱弹琴。也对,老板都成企业家了,说话的味都有洋腔了,员工也别自找没趣了。不过,我相信老板的为人和能力,他不会让我没饭吃的,我也不会白拿工资的。白天好好工作,晚上也该想想新的出路了。
如果我哪天成了企业家,我该信任谁呀?自己、下属、和尚还是尼姑,我不知道。但我感到了信任的危机已经向我走来,我还是不做企业家的好,老板多自在,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想骂谁就骂谁。如果我没钱给大家发工资,员工还会跟我一起度过难关吗?他们还会顺从如常吗?我不得而知。于是乎,变卖家产一走了之也许是上上策,我都移民加拿大了,成为美国人的邻居了,谁还敢说我没信任,我的信任都国际化了。
不过,做个旁观者也不赖,看看企业家和老板如何博弈,信任危机何时能撕破民营企业家的变脸面具,找回本该属于企业的老板蜡像。
这是一个危机四伏的年代,我们别无选择。 天知道明天会怎样。

作者:佟景国5723次浏览

作者:匿名2253次浏览

作者:于識軍2659次浏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