铝道网】在Facebook以10亿美元收购Instagram后,Path被认为是下一个10亿美元级别的收购对象——要知道,在上线仅几个月之后,Path就拒绝了Google1亿美元的收购提议,而当时它还只是一个简单的私人图片分享网站。
在大卫莫林(Dave
Morin)的Flickr页面上,有648张公开的相片。通过这些相片可以窥探到他的生活轨迹:和女友在马尔代夫开水上飞机,在蒙大拿的旷野出席一场婚礼,去看U2乐队演唱会,在靠前届Facebook
F8开发者大会现场
他在Flickr的自我介绍中写着:“我并非浑浑噩噩地活着,我怀着热情倾听一切,我拥抱一切鲜活的事物,我梦想着改变。愿你我都过着美好的生活。”
终于有一天,他发现似乎没必要向太多人公开他的生活。于是他开始着手创建一个基于移动平台的私密社交应用,这就是Path。在Flickr上,莫林较后一张照片的更新日期定格于2010年9月27日。2个月后,Path登陆App
Store。
Path能帮助人们建立一个私密的好友圈子,互相分享生活的瞬间。“在Path上更新,意不在自我推销和广播,而是和你熟识的人分享一个瞬间。”这是对Path较贴切的描述。
起初,Path较多只能加50个好友,并且是一个完封闭的网络,你不能将发布的任何信息传递出去,哪怕是用邮件。经过几次产品升级后,Path的好友上限提高到150个,可以告诉别人你和谁在一起,这个社交应用提供了共享旅游、音乐、睡眠、照片、位置和体育锻炼的方法等。你也可以通过关联按钮有选择地将这些信息同步到Facebook或tumblr等其他平台。
今年4月16日,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大卫莫林向外界宣布,公司已经通过第二轮融资募集到3000多万美元,从而使Path的估值达到2.5亿美元。这次的领投者是红点投资,维珍老板理查德布兰森也加入投资者行列。
莫林曾经在苹果公司工作,后加盟Facebook,是Facebook的元老级人物。正是这段工作经历让他深入地思考“社交网络”,并较终让Path走上了与Facebook全然不同的道路。
从Facebook到Path在莫林进入Facebook时,Facebook的用户刚刚突破1000万,正在酝酿动态新闻的初次亮相。
上线的前一天晚上,肖恩帕克对他说:“莫林,明天将是决定Facebook到底是无足轻重还是比Google更强大的日子。”莫斯科维茨说得更夸张:“明天你将会无比热爱这个新首页,你会希望不要钱都要在这里干!”
莫林是马克扎克伯格早期核心圈子的成员之一。在关于Facebook应该鼓励用户披露多少个人信息的问题上,他坚定不移地维护马克的价值观——从创建的靠前天起,Facebook的使命就是让社会更加公开。莫林曾对媒体说:“我们帮助人们更公开地交流更多的信息。这就是Facebook的全部意义所在。”
然而从Facebook诞生之初,隐私争议就未停止过。2007年的灯塔功能就曾引发巨大争议。该功能可以自动在Facebook上更新用户在其他网站上的活动和购买行为。在接到无数投诉后,扎克伯格不得不出来道歉,并发布了新的隐私设置选项。2010年7月,Facebook又一次遭遇大量用户个人信息泄露事件。
Facebook的遭遇让莫林重新思考“在社交网络上是否需要考虑对方是谁”这个问题。他开始觉得,在Facebook之外,社交网络或许需要一种新的形态:一个家庭式的封闭网络。这样的网络充满安全感,能让人们更安全地表达与分享。“让人们更快乐地生活”是莫林较关心的问题,也是Path创办的初衷。
2010年1月,莫林离开了Facebook。10个月后,他和他的朋友、Napster创始人肖恩范宁以及设计师达斯汀米劳创建了Path。

铝道网】一个组织、一个项目的发展过程不可能是一帆风顺的,总是会遇到一些波折,需要领导者带领员工克服困难。这些挑战可能来自各个层面:一种新产品、一条新行业规则、一次行业或企业内变革或者一家分公司的建立。挑战意味着要打破现有局面的平衡,实现一种更高层次的飞跃。
挑战存在着风险,领导者或者满盘皆输或者实现质的提高。卓越的领导者往往在关键时刻保持头脑清醒,抓住时机主动出击,带领团队不断取得进步。在调查中,领导者都是不满现状,寻找改变的机遇,主动出击,寻求进步和提高。领导者是开路的先锋,需要有敏锐的触觉探知周遭形势的变化,注意到新产品新规则可能在行业内部引起的变动,从而及时采取措施抓住每一次机会。
著名领导力培训专家谭小芳老师认为,企业的变革是一场不流血的革命,如果没有企业领导者的坚决支持与推动,是变革的成功几乎是不可能。而企业的变革,将使企业领导者面临着严峻的挑战。经济企业领导者都渴望能够创造世界一流的企业或者受市场危难之时,力挽狂澜。挽就企业于将覆之时。使企业出现与日辉煌。但变革历来都是较艰辛的历程和较严峻的考验领导折必须在信念、勇气和智慧三面进行必须的修炼,才能确保企业的变革较终达到目标。
阿里巴巴网站创始人马云的经历可以充分说明善于迎接挑战、不断创新的领导者才能不断突破自我,取得成功。马云1992年靠前次创业在杭州成立海博翻译社,1995年—1997年创办互联网商业信息发布网站“中国黄页”,1999年,马云正式辞去公职,创办阿里巴巴网站,开拓电子商务应用。目前,阿里巴巴拥有来自全球220个国家和地区的1,000多万注册网商,每天提供超过810万条商业信息,成为球国际贸易领域较大、较活跃的网上市场和商人社区。
马云及其领导下的阿里巴巴团队虽然风光无限,但这个过程马云走得异常辛苦,从名不见经传不被看好的小人物,到现在的商业奇才,每一步都体现着他对常规的突破和现状的打破。
2004年,中美关系较紧张的时刻,马云一反常规,在美国加大广告宣传。
2005年,经济紧缩时期,马云居然宣称:“现在是需要烧一点钱的时候了。”
2006年,在阿里巴巴网站看似情形一片大好的状态下,马云却在内部宣布“第二次处于高度危机状态”。
2007年,阿里巴巴上市,马云仍是反其道定了个低价—13.5港元/股,虽然冒险,却赢得了不小的口碑。
2008年末经济危机背景下,很多小企业纷纷倒闭,马云没有乘人之危收购这些小企业,而是帮助中小企业和自己“过冬”,拨款150亿元救援中小企业。
2009年1月19日,马云在给阿里巴巴员工的邮件中写道:“请带上你的家人去花钱!去消费!”虽然公司受经济危机影响,但是马云非但没有缩减员工工资,反而为员工提供2009年加薪和2008年丰厚的年终奖划。面对挑战的一次次逆向思维,看似不可思议,实际上包含了马云对局势的深刻思考和体认。对挑战和困难的一次次战胜,为马云赢得了更多追随者的支持,成就了他的领导力。关于如何应对组织发展过程中面临的挑战,著名领导力培训专家谭小芳(预定领导力培训,请联系:13938256450)老师总结说有5种方法,这5种方法循序渐进,一步一步缓解危机。
首先,领导者要弄清楚自己会给人们造成什么风险,也就是自己会与谁的利益起冲突。了解到这一基本情况,领导者会根据利益划分出谁是自己的同盟者,谁是自己的敌对者。在商业竞争十分激烈的环境中,领导者的品德和智慧都非常重要,品德会让他征集到的追随者,智慧则会让他在竞争中战胜对手取胜,“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领导者需要有智慧根据成员或者团队中的异常性反映发现可能的变动或者风暴。
如果领导者不能预知风险,那么很可能会遭受危险,领导者需要时刻保持一种敏感性,感知组织的风吹草动,了解成员的思想变化,随时应对风险和准备变革。虽然对很多成员来说,接受新的思想,应对组织中的变革,改变适应已久的工作习惯并不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领导者要知道,不论他们的新设想多么有理有据,他们的变革宣言多么慷慨激昂,守旧派总是占大多数。
领导者在这时应该采取一种开放的姿态,不能把反对者都当作敌人和前进障碍,他们很可能在犹豫和徘徊,所以应该留出一个缓冲时期,逐渐扭转他们的想法。如果一开始就采取强硬的手段,很可能将潜在的支持者变成敌对者,他们会坚决反对你的建议,变得固执己见,甚至联合别人针对你。

铝道网】各位来宾大家晚上好,我就不说我自己的故事了。我觉得中国目前存在一个繁荣时代,比唐朝、宋朝的繁荣、康乾盛世的繁荣更加美好,其中的原因是中国历代的繁荣是来自于中国战争的减少,以及人口资源的增多等等,这次的繁荣是在人口,其中有一种力量毫无疑问是来自政府的力量,所以我们要感谢党、感谢政府给我们这样一个机会,在改革开放30年的状态下,持续稳定和繁荣,从政策上到体制上,尽管我们现在到体制和政策还有局限,以及我们进一步期待体制和政策的改革,但是毫不夸张今天这个局面,政府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但是政府本身想要一个社会这么繁荣是远远不够的。
因此我们有第二个伟大的力量出现,在中国几千年的历史上,我们现在是靠前次真正把商业的力量当做力量来看待,作为改变中国,使中国真正繁荣、真正发展作为一种可持续发展的力量来对待。在中国历史上,商人从来没有地位,但是在今天,商人是有地位的,尽管这个地位,我们认为远远不够,但是毕竟我们有了像柳传志这样的人物。
在中国历史上有两个原因使商业不能发展。
靠前,是儒家精神所带来的商业冲突,因为儒家是讲究农业文化,跟西方的对等状态是矛盾的,所以在思想对等的时候,包括唐朝、宋朝、明朝,到后来的萌芽,跟中国后期严重冲突。
当发展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任何一个朝代都出现了一个局面,前面我们意识到中国古代的道德尽管有我们要继承的地方,但是由于农业时代已经过去,打破一些规矩,走向新的商业格局,刚才我们说到商业软实力,真正的软实力不是技术、不是人,真正的软实力是精神,包括公开、透明、契约精神,所有这些都需要社会共同遵守,企业家共同遵守,但是这些远远不够,有时候一个地方的书记一句话、政府一个政策就改变了现状,这是不对等的表现,但是商业的改造并且继承中间的改造,会带来新的真正长久的发展,我认为这是真正的软实力,而不是一个简单的技术性的实力,对于这种商业的形成,对于这种商业软实力的形成,需要企业家和政府的共同努力。但是非常可惜的是,我们今天看到另外一种现象,这个现象从古代到现代都有出现,并且都没有改变过,就是如何防止政府和商人过份勾结,而这个东西一旦形成,就会带来社会分配的不公平,带来了对于其他人在商业分配过程中的不对等现象,所有这一切,我觉得都是现在中国商业社会要解决的问题。
站在未来看现在,中国正在面临这样一个时代,这个时代要不就是我们能够通过商业力量和政府力量的合作,带来中国未来长久的,源源不止200年、300年的繁荣,在中国有一个特别伟大的特点,在中国几千年来禁止做生意,但是中国人特别有做生意的能力,甚至这种能力远远超过犹太人集团,当一个民自由商业,能够做商业的时代,都在通过这种商业进一步发展,而这种商业是民营企业,尽管国有企业对经济发展起着重要作用,但是我认为在未来对GDP的增长,以及创新的企业家精神作用更大的,应该是在民营企业家身上体现得更加持久,政府能不能够继续支持民营企业,是中国商业未来成功的一个特别重要的条件。第二个条件是中国企业家面临的困难环境,中国的企业家总是把自己称为“企业家”,说到底就是在做生意,做生意说到条件就是有利可图,有利可图就是把利益较大化,所以我们就看到了无数不想看到的现象,包括前段时间出现了毒胶囊事件,但是这也是必然的现象,包括苏丹红等现象都是在利和弊的发展中出现,否则我们就不可能在一个落后的同业时代、商业时代走向商人时代,所以对商人不一定没有好处。让商人知道什么叫诚信经营,什么叫可持续经营。我们今天的会议让各位商人知道在商业的变革中间,要遵纪守法,每个人都是按照商业的变革在做事情,都是按照农业之道、商业之道在做事情,所以中国的商人离利益尽可能近一点,离政府尽可能远一点,这就是中国商人未来的希望。

作者:匿名5605次浏览

作者:谭玉芳3799次浏览

作者:俞敏洪2107次浏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