铝道网】和世界任何其他地方的企业家相比,中国的企业家更愿意将企业的经营和战争、政治相提并论,在后者眼里,企业经营就是一场战争,就是政治斗争。没有人去研究这个现象背后的内在本质。我想,中国企业家的这个心态一方面与中国人好斗的性格有关,一方面可能和他们生存的环境有关。
中国人创造了象棋和围棋,但是厮杀更为激烈的象棋在中国较为普及;扑克牌传到中国后,也是以斗地主、挖坑等战斗性强的玩法在民间深入人心;麻将的产生,更是让中国人的好斗特点找到了阵地。
于是,有人说中国的足球、篮球等项目不行,根本原因是那是集体项目,需要合作配合。反过来看,乒乓球、羽毛球、体操等靠个人发挥的项目在中国的确较为强大,这些项目的国家队实力在世界上也是长盛不衰。
爱斗而缺乏合作,这到底是不是中国人的弱点呢?
清朝的闭关锁国与八旗子弟的内斗很有关系,军阀的混战也是内斗,国共斗争、建国后的文化大革命等都是内斗……
看来,中国人有斗争的习惯,虽然其中有很多人是斗争的受害者,但是他们似乎还是热衷于斗争。翻开中国开放以来的企业发展史,我们就会发现,很多行业的斗争都是人与人之间的斗争,都是企业家之间的斗争。
在中国,有很多企业家崇拜毛泽东和胡雪岩,但崇拜企业家祖师爷范蠡的却是少数,为什么?
范蠡主张以和为贵,讲究的是智慧得财,可以说是商人中的大智慧者;而胡雪岩实际上是一个依靠行贿取得特权的生意人,如果在今天,他会将很多共产党员拉下水,自己也要被砍头;毛泽东“枪杆子里出政权”思想很被中国企业家推崇,因为现在40-50多岁之间的主流企业家人群曾经生活在“毛时代”,这个比较容易理解。
范蠡、胡雪岩和毛泽东各自的思想构成了当代中国企业家复杂的心性,所以中国企业家阶层的人性特点也基本可以分成以上这么几类,而更多的则是这三种思想交织着的企业家。
牛根生和郑俊怀(原伊利集团董事长,有中国“乳业教父”之称)斗,较后成就了一个强大的蒙牛,郑俊怀后来锒铛入狱。据说,牛根生等人凑了一点钱去看望郑俊怀的妻子,对她说:“我们都是他的老部下,你看看家里需要我们帮忙吗?”这个举动较后被业内人士普遍认为是牛根生在落井下石,看郑俊怀的笑话。
人较大的敌人其实是自己,可以说“与自己斗,其乐无穷”,但是,这个世界真正有大智慧的企业家却是少数。
现在流行的价值观是“成者为王、败者为寇”,甚至有很多专家和学者说要通过立法来消除中国先富裕起来的一批人的原罪。他们认为,如果不追究原罪,中国的企业家可能较后都是“胡雪岩”,那样中国的企业就失去了一种好的企业发展文化,而是商人投机文化了。我看,这也是斗争的结果。
也有思想认为,“成王败寇”的财富观已经成了一场洪流,没有人可以阻挡得了。这又是一场斗争,是和自己斗的斗争。
据说有人建议张瑞敏将海尔改制后发展成私营企业,原因是中国的私营化浪潮已经席卷了很多国有企业,甚至有投资机构愿意为张瑞敏的管理层收购海尔提供所有的资金支持。

铝道网】上个月生日,伙伴们送我几张蛋糕店的代金券,店名是四个字,字体很小,我不戴老花镜看不清楚,戴上老花镜看了,发现店名比较洋气,叫玛丽斯汀(代金券用完了,现在记住的也是发音,不敢保证是完正确的名字)。看过也没有记住,到了门店,我还要拿出代金券请店员确认是不是找对了门。
事后,我就想:“玛丽斯汀”四个字跟蛋糕有什么样的联系?“玛丽斯汀”是外国人开的店还是中国人开的店?我虽然英文不好,但在我的记忆中,蛋糕的英文汉语译音也不是“玛丽斯汀”。蛋糕店老板为什么要取这么一个洋气的名称呢?
前不久,我到一个拥有自主品牌且以内销为主的私营企业做调研诊断,发现企业的产品品牌名也很洋气,比如“曼丝”、“曼丽”(同音仿造名,并非真正的产品名)等。看这样的名字,我想你无论如何猜不出是什么产品。当场,我就告诉老板,你以后注册品牌一定要用中国人好懂易记、易于识别的名字。我随口列举了几个中文名,其中一个,他当场认可,并立即给专利局朋友打电话以确认是否可以申请商标专利。几天后,老板告诉我,他的申请正在进行中。
的确,中国人取外国名曾经是一种时髦,中国企业取外文名也曾经是一种时髦。这在二、三十年前,也许还算得上一种“创新”:一则翻新出奇,二则赚人眼球,利用改革开放之初人们的“崇洋媚外”心理,增强顾客信任度、扩大品牌影响力,不能不说有一定的作用。但是到了二十一世纪的今天,到了国人觉醒的年代,到了洋品牌作假被屡屡曝光的今天,还使用这种小儿科的做法似乎有点过时了!
去年的“味千拉面”汤料作假事件、“达芬奇”家具产地作假事件,应该说给国人上了一堂生动的品牌教育课!这些打着洋品牌之名的企业,如果产品或服务赶不上国外正宗品牌的品质,甚至利用国人的信任弄虚作假,一旦作假穿帮,就会成为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不论你取什么名字,在中国,如果你的产品或服务不能本地化,名称叫得再洋气都不能让消费者服气。我们再看看,那些国外的知名企业进入中国之后的本土化品牌名称又是多么具有杀伤力:汽车中的奔驰、宝马,洗涤用品中的宝洁等等,既生动形象又通俗易懂,完全符合我前面说的“注册品牌一定要用中国人好懂易记、易于识别的名字”这一标准。
虽然取名是企业的自由,但实际上企业命名或者产品命名,都是企业文化的体现,名字会成为企业的符号。就像我们每个人的名字寄托了父母的期望一样,产品名也是企业创办人意愿的体现。企业名或产品名维护得好,就会成为企业品牌的符号就会成为消费者心中的记忆。因此,我们可以说取名就是企业品牌建设的开始!
请记住:民族的才是世界的。取名也是一门学问。

铝道网】在从小喜欢裁缝的周成建看来,对服装行业来说几乎不存在核心技术,它的较大附加值就是品牌,做好品牌经营和服装设,才能使美特斯邦威变成在虚拟链条中处于核心地位的管理型企业。
从浙江温州青田县农村走出来的美特斯邦威集团董事长周成建,在当年并没有想到,被他称为“虚拟经营”的服装公司的经营模式,和被列入哈佛商学院的香港利丰集团的案例如出一辙。周成建把那时的想法归结为自己的“灵机一动”。
虚拟经营
这位脾气暴躁只有初中文化,当过农民,做过裁缝,搞过服装批发,不到20岁就开始创业的“温州式”企业家,现在喜欢做有文化况味的事情,他刚刚花费2000万元建立起一座2000平方米的服装博物馆。他现在的另一个身份,是浙江大学的EMBA.10年间,这家出挑的休闲服装公司没有生产过一件成衣,部由国内200多家服装厂OME;公司本身也不卖衣服,而是由分散全国的1200多家加盟店销售。正是靠了这种“虚拟经营”模式,周成建已经做到了20亿元的销售额,要知道他经营的品牌是年轻群体的一个品牌,这意味着单品价值不高,也就是意味着一年销售要近2000多万件套。
这和耐克等世界品牌运营商已经没有什么差别。 利丰的经验
而上个世纪80年代到90年代的香港经济,也因为经历了一场与美特斯邦威及其相似的价值链重新组合,获得新的发展空间。
上个世纪70年代,现任利丰集团董事长的冯国经还在哈佛商学院任教,他的弟弟冯国伦则刚刚获得哈佛商学院的工商管理学硕士学位。兄弟俩被父亲召回香港振兴家族生意。冯家经营的利丰集团是香港历史较久的贸易公司之一。
冯国经开始倡导被他称作“分散生产”的经营方式。利丰集团在香港从事诸如设计和质量控制等高附加值的业务,而把附加值较低的业务分配到其他地区进行,产品真正实现全球化。
冯氏兄弟所倡导的“分散生产”方式使香港获得了新生,并使整个经济形势发生了转变。1979到1997年间,香港的贸易地位从全球排名21位上升到第8位。生产转移到内地后,服务业在香港GDP的比重占84%。
越来越多的行业和他们的CEO们将供应链管理纳入他们的战略过程。推动这一变化的是全球化的竞争格局。当公司只集中于核心业务而将其业务外包时,它们的成功更加取决于它们能否控制在公司以外的价值链所发生的事。
管理型企业 服装行业是践行这一理论较成熟的行业之一。
在从小喜欢裁缝的周成建看来,对服装行业来说几乎不存在核心技术,它的较大附加值就是品牌,做好品牌经营和服装设计,才能使美特斯邦威变成在虚拟链条中处于核心地位的管理型企业。
这就像在亚洲金融危机时冯国经预言的那样,一种新的公司模式将会出现,那就是像利丰一样,专注核心业务并施行专业化管理的模式。
该集团投资1亿元打造的IT管理系统已正式运行,实现了对上游生产商和下游专卖店的全流程“掌控”。

作者:匿名2799次浏览

作者:匿名2188次浏览

作者:匿名3682次浏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