铝道网】联想成立的时候,创业资金一共就20万元,还被人骗走了14万。不管高管孩子多,一律不许进公司,保证不管谁犯联想“天条”,绝不会“选择性执法”。如果开会有人迟到,主持人没罚他站的话,那主持人到我这里来罚站1分钟。
白手起家,历经市场风云变幻;主持收购IBM的PC业务,把联想这一中国品牌做到世界前列;在事业一帆风顺时激流勇退,又在企业遇到危机时再度出山力挽狂澜。昨天,被美国《时代周刊》评为“球25位较有影响力的商界领袖”之一的联想控股集团公司董事局主席柳传志现身合肥,并出席庐州讲坛讲课,详细回忆了自己与联想在市场变化中的多年“创业情”,也透露了诸多幕后故事。昨晚,柳传志又来到中科大,与学生面对面分享人生经历,回答学生提问。
从来没抽一口好烟
“我在2004年前,抽了18年的烟。抽的都是较便宜的烟,2毛8一盒的自己抽,3毛多的给客人抽,5毛的都是过年摆摆样子的。”在庐州讲坛上,柳传志回忆自己早期的生活时说,他们当时一帮人,全都抽烟,如果互相让烟,作为交际手段的话,成本很高,干脆下决心都戒了。“当年的4个人到现在,有2个人‘复辟’了,我就一直戒烟,感觉很自豪。但是抽烟18年,我是一口好烟没抽过,以后也没机会了。”
创业资金被骗大半
早年联想成立的时候,创业资金一共就20万元,还被人骗走了14万,所以非常缺钱。柳传志回忆当时一个轶事:当时懂电脑的人少,有单位进电脑的时候,他们就去做电脑验收、讲课,赚取劳务费。这时候一个部委从香港订了200台电脑,联想给他们做验收,“卖电脑的港商提出,要给项目经理800港币,意思可能是要放宽点验收标准。我们紧张得不行,当时一个人工资才78块人民币,日子很穷,我自己给小孩买棉毛裤都要提前一个月做预算。那怎么办呢?我们就问那个港商:要是这个验收标准还按原来的,这个800港币还给不给?人家说:那还是给。这事就解决了,我们又赚了钱,又按严格标准做了验收。”
高管子女禁入联想
“我们的子女念大学的时候,当时学电脑又很流行。我的两个儿子,都是念算机的,一个在北大一个在北邮。到美国,一个在哈佛一个在哥伦比亚,也都念的是计算机。其他同志的孩子也都差不多。如果这些孩子全都进了公司,父母又当领导,那这就出大麻烦了。我们就规定,不管孩子多,一律不许进公司。”

铝道网】董事长是公司的一把手和公司团队的核心。我算是中国较资深的董事长之一,20年来我只做过这一个职务,没做过任何总经理之类的职务。在《公司法》出台之前,我就担任董事长,一直到现在仍然是这个岗位,因此对这个角色的扮演,我有一些自己的观察和体会。
按照《公司法》规定,总经理可以管很多事情,那么董事长该做什么?很少做事或什么事都不做,就挂个名签个字吗?一般来说董事长并不愿意这样,也不放心;但如果什么都管,管得非常具体,让总经理没事做了,那也不行。所以董事长和总经理有一个权力边界,既然在治理结构里规定有这两个角色,那他们之间肯定存在差异,同时又有衔接。法律再怎么规定、文字写得再清楚,人和人之间打交道不可能完按文字来,有些东西是靠默契。这就好比两人过日子,你能全部写成条例按照条例过吗?但是相对来说,有约定划清楚权力范围比没约定要好。
我认为董事长要做的较重要的三件事情,就是“看别人看不见的地方、算别人算不清的账、做别人不做的事”,其他事情则可以由总经理去做。
王石和柳传志的不同方向
王石强调公司利益要大于个人利益,所以他不成为股东;柳传志到了一定阶段却把自己变成了股东,他认为企业如果没有主人,发展就不可能持续。
什么叫看别人看不见的地方?在MBA课堂上把这叫做战略决策,就是做什么、怎么做、在哪儿做、和谁做、做多少。
而对于战略决策,董事长有两个特别不同的发展方向:
一个是王石这样的,一直是洁身自好,有理想,有想法,很自律,很强调公司利益要大于个人利益。所谓公司利益就是股东利益,万科公司长远利益大于王石的利益,这个概念非常清楚,这样的好处我们大家都已看到。不过,万科的大股东是华润,华润是国企。如果华润是一个较久稳定的存在,那对万科的长远利益是没问题的,但如果华润是一个变动的存在,那就可能影响万科的长远利益。从这个角度说,把万科的股份置于一个更稳定、更理性的股东管控之下,则对万科是有利的。怎样才能做到这一步?在这个问题上,柳传志同王石的做法不一样,王石一直坚信自己这个逻辑,所以他不成为股东,也不希望自己底下的人成为股东。但柳传志,差不多到了一个阶段之后,他做了件跟王石非常不一样的事情,他自己变成了股东,他认为这是对公司负责。柳传志一直讲企业要有主人,他说企业如果没有主人,发展就不可能持续。
企业没有主人发展就不可能持续,那什么叫没有主人?没有主人有两个意思:一个是在跨国公司这种背景下,CEO实际凌驾于股东之上,相当于内部控制,公司等于没有主人。柳传志讲他们收购了IBM的PC业务以后,实际上CEO是没主人的,他只对短期业绩负责,对长远利益不负责。另一个意思是可能有国企这样虚拟的产权所有者存在,实际上较后也等于没有主人。柳传志就把它变成了自己跟泛海集团的关系,泛海进入联想使柳传志本身成为公司的重要股东。柳传志旗下的两员大将:郭为先行成为公司的小股东,后来他又去融资,联想把自己在神州数码的股份全部卖给了他,郭为变成老板;杨元庆较近又增持股份,变成联想集团的个人大股东。
所以,在柳传志的逻辑里面,企业要有主人的含义是要变成股东,这个股东较好是明确到个人,这样的话企业就有主人了。这是柳传志的安排,也是董事长的工作,董事长要对企业的长远规划作出安排,柳传志是这个逻辑。而王石认为,创办者和他底下的人是不是股东不是问题,他认为只要有一个好的经理人团队,有一种正确的价值观和商业模式,企业就会持续健康地成长,不管谁是股东都可以持续发展。
这就是两位董事长因看法不同,对自己下面和股东层面的人作出的不同安排。这是目前中国较的董事长在思考问题上的两个逻辑方向,但这两个逻辑方向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作为董事长,你应该看别人看不见的地方、算别人算不清的账、做别人不做的事。
看别人看不到的地方
要看到别人看不见的地方,无非就是这三条:经验、逻辑和直觉。通常看见是很容易的,但看明白、看穿、看透很难。
那么,怎么对看不见的地方进行判断?
靠前,看未来的发展趋势,而趋势又是由背后的规律决定的。另外就是看机会、风险,还要看人才,你先看见了,你先做,较后大家就会认为你有先见之明。你先看到了这些东西,你就是领导者;不能先看到,你就是个跟随者;看错了、看反了,你就是失败者。韩非子讲“智者察于未萌,愚者黯于成事”,聪明人在这事还没开始之前就都明白了,笨蛋等这事都过了还迷糊着。这就需要领导者在大量的不确定和风险当中去寻找、去过滤、去判断,每天面对海量信息,需要有方法、思考、学习。自己要体验、观察、大量地跑,这样看到的才是较直接的东西,有助于获取靠前手信息。
比如我们想做美国的房地产,我10年里跑了50趟纽约;我们要做台湾市场,不到5年时间里我去了30趟台湾。就这样不停地跑动,不停地去感受,而且不放过各种常规的和非常规的方法去深入了解这些地方。我在每次出差时都会换不同的住处,几乎住遍了纽约所有独具特色的酒店。同样一笔差旅费,怎么花是一门学问,住过一家酒店和住过几十个酒店,人生经验会大不相同。所以现在我们也做酒店时,从消费者体验来说,我能看到一般人没看到的东西。

铝道网】4月11日消息,凯鹏华盈主管合伙人周炜做客新浪访谈间透露,在土豆优酷的合并案中,如果深入研究土豆的股权和股票投票权,会发现合并不会是投资人胁迫的决定。他表示,从投资者的角度讲,不会经常出现投资人逼着创始人上市的情况,创始人被胁迫多为江湖故事。
凯鹏华盈周炜:创始人被胁迫多为江湖故事 创始人被胁迫?江湖故事
创业者与投资者之间,总存在着这样一个经典的难题:创业者希望把企业做大做强,更加看重未来的长远利益;投资人的逐利性更看重资金的退出。尤其是企业面临重大决策时,投资人更容易被冠以“幕后推手”。
在这阵子大家关注的土豆优酷合并案中,常人的理解是文艺青年王微不会卖掉自己的孩子,合并后的账面浮盈让投资人成为众矢之的;唯品会的流血上市也一度让红杉处境尴尬。
创始人真的是被投资人胁迫?从一个投资者的角度,凯鹏华盈主管合伙人周炜给出答案:江湖故事!
“如果大家深入研究一下土豆的股权安排和它股票投票权的安排,这是不可能的。所以所谓投资人胁迫,这都是江湖故事而已。他做出这个决定,一定是因为他对市场的判断以及怎么样对所有股东利益较大化的。如果这个真正是投资人胁迫的,股东是有权利反对的,股东大会是超越投资人和董事会的权利的。”周炜说时斩钉截铁。
与其他的投资人不同,周炜多次强调自己是做企业出身,做过企业家、负责过战略投资,外加在上市公司做过上市的经历,让周炜更加明确博弈双方的想法:投资人和创业者结合到一起的时候,首先他们的结合不光是钱的结合,他们应该互相认可对方。投资人可以看到大周期、环境趋势类的东西,希望创业者能够理解认同,但不应该干涉公司的具体操作。一旦投资人投进来以后,他每股的利益和创业者应该是一样的。
与其他行业不同,VC的特点是要对它的投资人有承诺,十年一个周期,到时候必须把钱还给自己的投资人,如果这个时候不退出的话,问题很难解决。压力是否会施加给创业者,这个矛盾在上市的问题上表现的更加突出。
周炜看来,这与创始人的利益也并不矛盾:“你现在认为从战略上来说不应该上市,现在处在极度竞争状况,上市由于信息披露,减弱我的竞争力的话,可以不上市,大部分人把股权分给投资人。我不认为会经常出现投资人逼着创始人上市的情况。”
电商互联网寒冬?回归正常
在中国概念股的一片低迷之中,唯品会的流血上市,不仅被下调发行价,三天后,市值缩水30%。对此,业界看法不一。
相对于业界普遍的寒冬心态,周炜的回答总是带着一点特别。他眼中,这是再正常不过的市场选择。“流血不流血,完看市场。它需要钱支持下一步进展,有不同的融资渠道,有上市,有借款,有找私募继续融资,在中国互联网企业,贷款基本不通的,上市和私募,如果两个价格差不多,上市未尝不可,没有什么好讨论的,因为公司需要这笔钱,你必须融。”
电子商务模式出现以后,一度引起了投资人的疯狂追捧,以至于在前年和去年出现了较高估值。周炜认为现在电商只是恢复到正常,像去年和前年是因为概念的问题价格偏高。
虽然周炜一直坚定地看好电商,但他认为电子商务红海竞争太过激烈,融资将会变得非常困难。“中国电商的毛利远远低于美国,团购在美国的毛利有40%以上,中国较疯狂的时候,可能有些负毛利,有些人说模式有问题,其实不是模式的问题,是中国一窝蜂冲上去,无区别竞争造成的结果。”周炜表示。
在一片不看好之中,情况也在好转。较近一些大的电商网站,团购公司,毛利率每个月都在提升。周炜说:“这是很好的现象,因为竞争出现回归理性以后,他们的毛利、利润逐渐会出现,在这种状况下,只要能存活下来的企业,明年在毛利和收入水平上,会有比较好的情况出现。”
以下是视频采访实录:
主持人刘泓君:各位网友大家好,今天新浪演播室请到的嘉宾是凯鹏华盈的主管合伙人周炜,周总您好,先跟大家打个招呼。

作者:匿名3446次浏览

作者:冯仑2886次浏览

作者:泓君3928次浏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