铝道网】王雪红曾在公司年会上称要挑战乔布斯。乔布斯已经去世,HTC和苹果的战争却远没结束。叛逆、直率的王雪红是企业界的“异类”。她和父亲王永庆性格较像,但不愿加盟父亲的王国;她是位“女强人”但又懂得充分授权;她早先对宗教充满狐疑,现在企业的核心高管却都是宗教信徒。
2012年3月初,《福布斯》发布的球富豪榜上,54岁的王雪红和丈夫陈文琦财富为40亿美元,是台湾第四大富豪。
而在一年前的榜单上,他们的身家是68亿美元,取代郭台铭成为台湾新首富。两个月后,《福布斯》单独发布的“台湾40富豪榜”上,他们的资产更是增至88亿美元(约560亿元人民币),如日中天。
身为全球IT界“女侠”的王雪红,在过去一年里,由于其旗下宏达电公司股价先是大幅攀升,市值一度超过了诺基亚,后却一泻千里、缩水过半,坐了把“过山车”;在手机市场,第三季HTC打败苹果,站上北美智能手机销售榜首,但在诉讼中被判侵犯苹果专利。
王雪红自从在企业界崭露头角至今,始终为人所津津乐道。她是被称为“台湾经营之神”台塑集团创始人王永庆的女儿,但又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富二代”——她性格叛逆,不进父亲执掌的家族企业,二十多年前以母亲给她的房子抵押贷款五百万元新台币开始创业。
飞机上痛哭的创业者
看到新闻时,她觉得很不可思议。当时空姐认出了她,还一度不想把报纸给她,以免其情绪受影响。但王雪红坚持要看。
自创业之初,围绕王雪红的非议和压力就一直存在。高盛证券执行董事郑昭义对记者称,王雪红“总是选择走一条人比较少且寂寞的路”,这是王雪红常常在当时不被理解、事后却被形容为“独辟蹊径”的主因。
王雪红曾因为被对手公司控告而哭过,也曾经因为业绩太差躲起来不见人,不过现在她常说当自己不快乐时,都能够“瞬间处理心情”。跟王雪红同年、从小就一起玩大的表哥高英聪评价说:“她学会了谦卑。”
台湾靠前家挂牌上市的网络公司友讯集团在2003年底控告王雪红旗下威盛电子一位离职员工,控告书称这位员工为了窃取友讯研发成果,到友讯上班,再回到威盛复职。当时王雪红正从北京返回台湾。在香港返台的飞机上看到这则新闻时,她觉得很不可思议。当时空姐认出了她,还一度不想把报纸给她,以免其情绪受影响。但王雪红坚持要看,后来大哭起来。
下飞机后,她跟丈夫陈文琦一起去找台北士林的灵粮堂教会主任牧师刘群茂。王雪红把一肚子的委屈、不满及愤怒,全数倒给牧师。“但她不会因此受打击。”高英聪说道。
她白手起家,却打造出两支台湾“股王”——威盛电子与HTC。她喜欢“跳跃式地去赌大的”,如当年威盛与英特尔一战成名;后又与苹果公司交锋,两年前的公司年终晚会上,王雪红毫不讳言要挑战乔布斯。
她的性格自小养成。1981年夏天,王雪红在美国伯克利大学获取经济学硕士学位。王永庆本想让她回到台塑上班,并建议她从较底层做起。可是王雪红却执意要去二姐王雪龄的大众电脑去,一干就是7年,直到1988年创办威盛电子。
当时王雪红为多卖出几台电脑,常常一个人拖个大桌子,租个展会摊位到处推销。一次王雪红接到一笔70万美元的西班牙订单,十分兴奋。结果被骗。她一人独自飞到西班牙,在巴塞罗那待了半年,还雇了保镖,以追讨这笔债,但较终还是没能够把钱给要回来。不过这趟欧洲行,让王雪红打出了大众电脑在欧洲市场的名声。
王雪红受到的第二次挫折,是受到英特尔的“打压”。威盛的芯片在1999年势如破竹,纷纷为IBM、惠普等巨头所采用,而英特尔却祭出侵权官司策略。威盛与英特尔此后开始了漫长的诉讼,其间威盛股价暴跌,市值缩水逾六成,并引来股东谩骂,一些员工也纷纷出走。直到2003年,双方才达成10年的交互授权协议,结束了这场“小虾米对抗大鲸鱼”之战。
当时媒体纷纷报道王雪红“玩衰”威盛,王雪红的靠前个反应,除了担心教会的名声受到影响外,还时常担心父亲是否会因此蒙羞。2006年她才走出阴霾,变得低调,愿意虚心地接受外界批评。
王雪红给人的印象是大嗓门、笑声爽朗、性格率真、不愿受人管制。高英聪说:“王雪红是王永庆几个孩子中较像他的,连走路、讲话的神韵都像。”但在管理风格上,有别于父亲中央集权式的领导风格,她更喜欢充分授权。她从父亲身上学到的品质则是严谨和勤奋——王永庆当年要求所有子女从中学到大学,每人每周必须写一封家书且“不能写成流水账”。

铝道网】这个年代,属于“快公司”。
“较著名的失败者”、“市值较高的中国互联网企业”,曾分别是史玉柱和马云被“神化”后的“冠冕”。
听到别人如此评价自己,史玉柱和马云会作何感想,我们无从知晓;他俩是否会想起不久前的1999年?那一年,史玉柱凭借脑白金东山再起,马云则创立了阿里巴巴。
舞台虽大,10年尚短。对于史玉柱与马云来说,“快公司”是幸福的,因为他们总能领受超越常规的荣耀;然而“快公司”又是无奈的,因为太多的疑惑与迷乱始终萦绕旁侧。
或许一切定论都还显得过于匆促、苍白,但巨人和阿里巴巴超常规崛起下的“赌徒”背景,却着实有些传奇色彩。
出场人物:史玉柱马云 关键字:赌性、快公司
商业影响力:商业模式资本运作概念营销 1.雷同的角色扮演:“赌徒”本色
“如果下海失败,我就跳海”。血性豪迈、誓言铿锵。1989年年初,深圳,柔弱书生史玉柱开启创业、创富的激情岁月。
史玉柱的“靠前桶金”靠软件开发博取。相较而言,史玉柱的优点恰恰是马云的缺点,史在IT技术开发面的功力远非马云所能比。
“IT技术不够擅长的话,或许会影响马云对互联网产业的研判与决断。不过,好在阿里巴巴不是吃‘技术饭’的。”在财经作家孙燕君看来,马云的短板正是“IT技术不够擅长”,这方面,他与王志东、丁磊、李彦宏都有差距。孙燕君与马云有着13年的交情。
1992年迁至珠海后,史玉柱的个人梦想是成为“中国的比尔-盖茨”,将巨人公司打造成“中国的IBM”。及至1995年,史玉柱在国范围内以雷霆之势发动“三大战役”(药品、保健品、电脑),激情澎湃地宣称“三大战役”完成之后,巨人将跨越100亿元关口,成为中国较大的企业。在彼时的史玉柱的眼里,市场就是赌场,他要赌一把大的。
史玉柱一直认为自己运气好,但凡抵临绝境总会如有神助化险为夷。但不幸的是,他败了,而且很惨。信奉“数字就是规模、速度就是效益”的他,头脑发热之下,以令人惊诧的“速度”将巨人大厦由18层一步步推高至70层,正是这种“冲动的惩罚”彻底埋葬了他当时的梦想。
在史玉柱的“字典”里,“赌徒”是个褒义词。他曾经直言不讳地对本报记者说:“我就是赌徒,这无所谓。什么叫赌?无法预知结果,只能凭借自我感觉做的事情都属于赌博。只要投资,你很难预期未来,所有的经营企业者都存在赌博的成分,除非你把钱存银行吃利息,那就不用赌了。”
1997年,巨人危机总爆发,史玉柱逃离珠海、转战上海,以保健品的名义继续豪赌。当然,彼时的境况下,保健品确是赌输家底的史玉柱快速实现自我救赎的必由之途。
史玉柱运用军事思维发动“三大战役”时,杭州青年马云在美国触网,他的生活自此改变。
创业之初的马云不像现在这样个性张狂、语锋凌厉,尽管他那时口才也很好。始于1995年,马云在杭州向企业兜售一种难觅其踪的产品——网络页面。那个时候,马云已经有了“偶像”,他就是带领雅虎腾飞的杨致远。梦想在心中激荡,马云要干的是把“中国黄页”做成中国雅虎。
为了把面向企业服务的互联网商业模式做大做强,马云来到了北京,但是没有人相信他。1995年年末的一天,孙燕君约请了30家媒体的领导,聚拢到长安俱乐部雷吉尔餐厅听马云“讲互联网”。“沙龙”从晚上7点一直持续到11点才结束,大家喝得醉醺醺一哄而散,马云的那些奇思妙想如同过眼云烟,没有一个人拿他当回事儿。
孙燕君记得当时有人向马云提了个问题:“目前的政策环境下,民营公司怎么可能把网络做起来?”这是马云无法回答的问题,也是他极力回避的问题。当年,搞网络的靠前大风险就是政策风险。北京一行,发了几篇新闻稿件而已,除此之外,马云没有任何收获。接下来,“中国黄页”的合资之败,将马云击倒在地。
但马云和史玉柱一样都不信邪。1999年初,马云回到杭州以50万元创业,开发阿里巴巴网站。孙燕君懵懂地意识到,“互联网行业里起个大早、赶个晚集的马云或许真要成事了。”
阿里巴巴的草创,是马云的靠前场赌,他押宝在B2B,一个在当时普遍不被看好的产业。2000年9月,马云策划了靠前届“西湖论剑”,和王志东、张朝阳、丁磊、王峻涛这些“大佬”并排而坐,马云内心惴惴,因为他还不知道阿里巴巴能靠什么盈利。一个月之后,马云确定将“中国供应商”作为主打收费产品,成立直销队伍在浙江省内开展拉网式“直销”。
靠B2B起家的马云一度不看好网上购物,但2003年他出人意料地介入到C2C领域,以孙正义投下的8200万美元为资本开张淘宝网,对撼美国eBay.没有人认为马云会赢,但马云居然又赢了,将eBay易趣挑落马下。2005年的马云春风得意,他以张扬的举止将雅虎中国揽入怀中,不承想却从此跌入“整合”的泥淖,至今难有建树。
马云的三场豪赌,赢两场输一场。马云其人,喜欢赌,但不好赌,创业时期经常挂在嘴头的一句话是:“失败有什么可怕,大不了从头再来。”马云是抱定愿赌服输的心态去经营淘宝网的,“做了就全力以赴,输赢固然重要,更重要的是把对的事情做好。阿里巴巴赌过,已经赢了,淘宝网、雅虎中国赌的都是未来。”

铝道网】根据AMT咨询的经验,大部分企业对知识的管理,都处在对显性知识进行结构化的简单呈现状态。几乎很少有公司能够搭建一套有效的体系将隐性知识进行有序的积累、整理。这个现实的困境一直摆在管理者面前,几年前则很少有管理者愿意正视或挑战这个现实。哪怕是管理水平较高的知名公司,在规范的制度和流程的基础上,也很少考虑将组织和个人的经验、体会、直觉、判断进行管理。
较近三到五年,这个管理主题逐步得到高层的重视。据AMT咨询的不完统计,大约有80%的中国大型企业,其战略规划报告中都设专门篇幅论述知识管理或相关管理工具的应用策略。知识管理在中国的应用已从容易接受和理解的研究院所等知识密集企业,扩展到金融、能源、电力、制造业等行业;包括招商证券、广州移动、浙江电力、长安汽车等大型企业均着手在组织内部导入知识管理。
中国企业组织学习的挑战之一,不在于团队学习而在于组织的整合能力。我们拜访过诸多企业,发现一个共同的现象。在部门或团队内部,因为共同的业绩压力或部门职能的落实要求,个人之间的知识交互与共享、团队隐形知识显形化的程度比较高,当然其前提是部门负责人有清晰的管理思路和落实部门使命的内在动力。企业的真正的压力在于高层领导如何整合部门的知识,形成公司级的知识共享和组织学习能力。这对打破部门壁垒、业务协同整合提出了要求。很多时候,从知识管理这一工具切入,难以形成组织学习的能力,包括流程管理等其他管理工具的导入也着实必要。
中国企业组织学习的挑战之二,则是学习共享的文化建设。让全体员工形成像彼得?圣吉所说的“成为真正伟大团体一分子的体验”,是许多组织领导者梦寐以求的状态。价值观、组织远景等企业文化方面的努力,毫无疑问是首要考虑的策略;然而共享的利益机制的也是重要根基。让每个员工能够发自肺腑的将个人知识共享给全员,其内在要求是他本人能够分享到知识共享带来的短期和长期收益。
我们期望将欧美和日本企业的知识管理经验和中国先行者的实践结合起来,建立行之有效的知识管理策略、工具和方法体系,以推动中国企业的管理创新。

作者:匿名2788次浏览

作者:张翼3787次浏览

作者:李明明2279次浏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