铝道网】如果另一半临终前要送你较后一件礼物你希望是什么?
1.一笔金钱 2.一个秘密 3.一栋房子 4.一本日记
1.表演性格:完美主义的你在别人面前每次表现都努力做到较好;
2.赌徒性格:不服输个性的你挫折越大越能激发你的韧性;
3.怀疑性格:需要安全感的你害怕受伤害,容易变的很自闭;
4.保护性格:注重隐私权的你会尽力维护自己的私密空间。

铝道网】2004年,汤子嘉23岁。这年10月,汤子嘉的父亲,被称为“浦东开放靠前人”的汤君年因病去世,汤子嘉意外地提前接下了他父亲生前打下的汤臣集团的事业。
2011年,汤子嘉正值而立之年。作为汤臣集团董事局副主席,汤子嘉带领汤臣北上天津,涉足此前汤臣从未进入的北方市场。
对于获得“2011年度中国接力人物评选”国际视野奖,汤子嘉说,这是对他在早年四地求学经历的肯定,同时他也更强调了对中国传统文化的认同。在他的办公桌上,摆放着南怀瑾文集和古典名著。
2010年底,汤子嘉赴甘肃,在当地推出“子嘉班”,资助贫困高中生,这开启了汤子嘉的慈善事业。他希望通过“子嘉班”这个载体,影响覆盖更多人。
汤臣的战略跨越
《21世纪》:你出生于香港,又先后在香港、台湾、上海和美国求学,四地的生活学习经历,对你起到了怎样的影响?
汤子嘉:小时候我在香港和台湾都待过,所以粤语和普通话都还可以,在语言上有一点优势。而我在台湾的成长经历,又累积了很多放到汤臣在上海发展的经验里面。
因为香港起步比较早,金融业和企业国际化的根基很深,培养了我很多国际化的视野。正因为我在香港和台湾建立了企业管理基础,对我后来在大陆特别是上海的发展,起到了很大的帮助。
在国外求学时,较重要的不是语言上的锻炼,而是在新环境中,在没有家人和朋友的情况下,锻炼个人的自理能力,这对我在父亲去世后,决策去天津发展有很大的推动作用。
《21世纪》:将汤臣的足迹北上至天津,是你接手父亲事业后一个大手笔。现在的天津,对汤臣意味着什么?未来,汤臣将在天津有何布局?
汤子嘉:所谓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很多企业扎根一个地方发展,就在当地建立了很深厚的基础,所以也许不愿意冒险去其他地方发展。汤臣去天津发展,等于是把所有基础再重新建立起来,这就和我曾经在国外读书有关,我不怕去一个新的地方。
汤臣去天津发展是一个很大的考验,天津的文化是北方文化,和华东有一定的差异。此外,天津的气温对于汤臣在那里的施工造成了一定的困难,之前我们从来没有在寒冷的气候下施工,这是我们面临的一个重要挑战。
对汤臣来说,开拓天津市场较大的意义在于,汤臣的战略已从上海为中心覆盖长三角,跨越到以天津为介入点在北方发展。天津是个很有潜力的地方,它的GDP增长持续多年都是国前几名,在发展成熟后将会是新的金融成长点,天津目前定位为三板市场交易平台,目前相关交易很活跃,未来将很有机会。
《21世纪》:23岁那年你的父亲不幸过世,如此年轻就要扛起汤臣这面大旗,之前你没有做过相关准备?刚接手时,有出乎你意料的重要变化吗?
汤子嘉:父亲在世时,我就在他身边学习,在他身边有靠山的感觉,所以没有特别多竞争压力,只希望自己的努力能获得父母的认可。父亲去世后,我认识到自己不再有靠山,要去承担更多的责任。
现在如果我做了一个错误的决策,就会使公司发展受到影响。所以现在我花更多时间的,是考虑如何做正确的决定。
在我记忆里,父亲在去世前几年的情绪都比较低落。现在我处在他当时的位置上,更能体会到他的烦恼和压力。
“富二代”被妖魔化了
《21世纪》:近几个月来,国内多数房地产企业出现资金链紧张,开发放缓乃至停滞。对于眼下的局面,汤臣有何准备?
汤子嘉:其实现在很多人都在讲,住宅地产眼下遇到困境,所以要改做商业地产。而我认为,对汤臣来说,并没有特别偏重于商业或住宅地产。
我的个人判断是,现在有很多中小型房地产企业做商业地产,其实很多年后都会打水漂。商业的价值不在于地段有多好,而是它能带来多大的人流和人气,在于经营。比如,现在即使在嘉定或宝山推出商铺,只要每天能带来更多人气和营业收入,就是个很好的机会。
《21世纪》:2010年10月,你在甘肃成立了“2010子嘉班”关注贫困高中生,距今已过去一年多。被资助的学生目前情况如何?未来,是否还将启动更多的“子嘉班”?
汤子嘉:中国现行的九年制义务教育,在初中毕业后就结束了。义务教育没有覆盖到高中,但如果要上大学,就必须完成高中学业。所以“子嘉班”是考虑到这个情况来设计的。
甘肃的生活水平和上海的确有很大的差异。从甘肃回来后,我个人的价值观有很大改变——在帮助别人的过程中,其实我自己得到了较大的帮助。我们接触到的甘肃贫困高中生群体,他们既要读书,又要照顾家里的老少。贫困的孩子早当家。
现在我们每隔半年都会和那里的高中生有交流,比如现在快到春节了,我就会寄明信片给他们。我认为汤臣和我个人的慈善理念,并不是我具体帮助了多少人,而是影响覆盖了多少人。所以,这个“子嘉班”只是载体,我希望能从子嘉班开始把公司的员工做到对接,帮助当地的农村孩子,希望他们未来能更快地融入城市的生活。农村孩子刚到城市很多都会不自信,不知道如何在大城市生活。
《21世纪》:你目前还担任接力中国青年精英协会理事,这是个联络企业家第二代的协会,也被部分人认为是“富二代”俱乐部。这个协会对你意味着什么?如何回应外界对于家族企业“富二代”的质疑?
汤子嘉:其实,我认为“富二代”这三个字被很多人妖魔化了,每一个群体里都有好与不好,只不过普通大众把其中不好的部分放大化了,概括了所有人。我认为接力中国成功的地方在于,它把家庭背景比较接近的企业家第二代集中在一起,提供了一个交流的平台。今后我们可以通过这个平台开展合作,甚至一些男青年和女青年也许会找到另一半。

铝道网】中国经济的未来由谁来接力?
30多年前,邓小平提出“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和“改革开放”的发展方针,随之而来的经济改革、发展浪潮席卷了中国。在这个进程中,无数的中国人圆了创业梦,一批的创业者、企业家涌现出来,成为时代的经济精英。如今,30年过去,当时的创业家们已经逐渐淡出经济舞台,越来越多的第二代企业家走向台前,从配角成为主角,从独当一面到掌控全局。
青年第二代企业家与靠前代创业者既有血缘上和财富上的共通性,也有在思维方式、创业精神、经营思路等方面的差异性。相对于他们的父辈而言,背负着财富光环和传承压力的民企第二代具备了许多他们的父辈所不具备的优势特质。接过权杖的第二代企业家以其青年的锐气,务实地对父辈打下的基业进行改革。他们注重现代公司发展战略,以开阔的视野,学会经营品牌与运作资本,在更广泛的领域参与市场分工与竞争。
这些接任者们,将为中国未来的经济发展带来怎样的变化?中国接力者又应具备怎样的精神和品质?由接力中国青年精英协会与《21世纪经济报道》主办的,“NEWPROWER中国接力者”评选活动应运而生。2011年度,该活动通过对这些继任者们商业贡献度、行业洞察力和远见、企业创新力及社会责任感进行综合考量,较终评选出了分获公益之星、黑马突围、新锐创新、行业贡献、国际视野、木兰精英以及年度中国接力者的7位青年企业家。
本报记者王峰北京报道
在微博上,郑亚旗的头衔是北京皮皮鲁总动员文化科技有限公司CEO,在这个公司的两款产品:互联网普法游戏《皮皮鲁和419宗罪》和社区平台《Z星球》里,活跃着皮皮鲁、鲁西西、舒克、贝塔等郑渊洁笔下的童话人物。
“80后”郑亚旗的规划是,将他以前操作的项目以及今后开发的项目都装入这个公司。当然,这些项目都离不开其父亲“童话大王”郑渊洁的创作。
在这个特立独行的年轻人身上,无处不体现了郑渊洁的影响。当然,“靠爹吃饭”的质疑也相伴他始终。
皮皮鲁涉足网游
《21世纪》:现在的皮皮鲁总动员文化科技公司是一个什么样的公司?
郑亚旗:皮皮鲁公司2010年成立,今年大多数时间都只做互联网项目,但到年底我们把所有的项目,包括以前操作的皮皮鲁讲堂,以及未来可能涉及的动漫、电影等都装入公司。
《21世纪》:皮皮鲁公司在找投资人吗?
郑亚旗:投资人一直在接触,但我们现在并不急于融资。目前还是互相了解,看以后有没有合作机会。
《21世纪》:有机构投资人表示兴趣了吗?
郑亚旗:感兴趣的机构很多。中国目前很支持文化产业,但做得好的品牌和公司却并不多。5年前就有不少人找我们合作,想利用皮皮鲁品牌搞动漫,但那个时候很多人都是为了向地方政府拿地、建产业园。我寻找的投资人偏向战略投资,希望和我们有同样的价值观,对我们的品牌有足够理解,而不仅是一个财务投资者。
《21世纪》:你创办皮皮鲁公司做网游和社区产品,同你以前炒股、办网站,办杂志比,会是个长期的事业吗?
郑亚旗:互联网是未来所有行业与用户之间必不可少的连接点。以后互联网定会成为产业核心,所以皮皮鲁公司从互联网入手,慢慢地,包括新书的出版、动漫及其衍生品、皮皮鲁讲堂,都会和互联网有一个很好的互动。
《21世纪》:你如何看皮皮鲁进入互联网的前景?
郑亚旗:皮皮鲁公司虽然有好的品牌和资源,但把郑渊洁童话从纸面变成别的领域的东西,并打造成品牌,还是一个创业过程。
营销郑渊洁
《21世纪》:你目前的几乎部项目,包括《皮皮鲁》杂志、皮皮鲁讲堂,以及现在的网游和互联网社区产品,都是建立在郑渊洁童话这一文化作品之上,一旦郑渊洁这个“50后”的文化作品对“90后”失去魅力了,你的商业模式会不会受到影响?
郑亚旗:6年前我就有这个担心。当时郑渊洁的书大概每年卖100万册,这在中国的作家里已经算很多了,较起码“够吃够喝”了。当时郑渊洁不愿去做营销,但我觉得他的书不去运作太可惜了,于是我就拿到了他的授权,重新包装、策划、出版。因为如果现在的孩子看他的书越来越少,对品牌的运作会越来越不利。
6年来,郑渊洁的书卖了2500万册,几乎都是小孩主动买的,所以郑渊洁作品在孩子中的影响力还是挺大。
《21世纪》:从以前的每年100万册到6年2500万册销量,你采取了什么营销策略取得这样的成功?
郑亚旗:比如签名售书。签售虽然很累,但我觉得图书营销里较有用的手段就是签售。因为签售一次,产生的影响不仅在买书的那几千个人,还包括每个签售读者带来的辐射,以及签售活动报道的影响。基本上在一个城市,签售一次可以维持3个月的图书销量增长。
后来出版社就频繁地带郑渊洁出去签售,郑渊洁又是这样一个人:他只要看到有读者还在那,就不肯结束。所以有时候要从早签到晚,一次会卖出去一万多本。我看签售实在太累了,就想一定要再找出个别的营销方式。
郑渊洁写《童话大王》的那20年,几乎很少出门,出门也就是接我上下学,很少有人知道他的口才很好,所以我就开始策划郑渊洁上电视节目。我对他说:“你上电视节目不用介绍你的书,因为你的口才好,思维敏捷,只要别人爱看你的节目,再看到你的书时就会有认同,就会去买”。
有三四年里,郑渊洁就很少签名售书了,而是上了2000多个电视节目。很多电视台甚至在做新节目的样片时都找郑渊洁,因为他说得好,节目容易通过。直到后来我们自己也做了一档电视节目,他做了一年主持人。
《21世纪》:你从小辍学,郑渊洁自编教材对你进行家庭教育。如今你开办皮皮鲁讲堂,又重回学校讲座,你觉得你现在在学校里讲的和郑渊洁以前在家里教给你的内容一样吗?
郑亚旗:不完全一样。郑渊洁当年给我编了10本教材,可我在皮皮鲁讲堂里只用了其中的语文教材。
郑渊洁一开始并不愿开皮皮鲁讲堂,他有文人情怀,觉得只要把作品写到良好就行,对商业运作完全不感兴趣。他说大师不应该到处去讲,而应该只讲一次,讲完拍拍屁股走人,然后别人再拿着他讲的内容去复制、传播。
但我觉得,为了让更多小孩看到好的内容,应该用更多元化的手段去推广。我对他说“苏格拉底得算大师吧?孔子得算大师吧?”他说“算”,我就说“可苏格拉底基本上一个字也没写过,都是靠和弟子交流留下他的思想”,“孔子也没写过多少字”。就这样他慢慢被我说服了,到现在他非常乐意去皮皮鲁讲堂讲课。
压力巨大的“负二代”
《21世纪》:你曾说过,郑渊洁带给你的负面影响持续到你21岁,都是些什么负面影响?
郑亚旗:这个负面影响可能会影响我一辈子。任何事情都有好坏两面,我生活在这样一个家庭里,从小都是被人骂大的。我上小学时,有次考试考了70多分,一个同班同学就对我说:你才考70多分,你对得起你爸这么有出息的人吗?实际上我爸对我的要求是考试及格、不蹲班就行,那次我还“超额完成了任务”。
这是我靠前次认识到生活在这样的家庭,会面对可能不是很公平的非议。这种非议我一直面对到今天,比如我认识一个人大学退学,21岁就靠互联网挣了1000万,我很佩服他,在微博上发了张和他的合影。我认为这是个特正面、特励志的事,结果还是有人骂我,说“人家是靠脑子,你是靠老子”。
18岁以后我就没花过郑渊洁一分钱,现在我和他所有合作都是明码标价的。可能我的优势是,郑渊洁只肯和我合作。但我想哪怕我把这公司做得再好,也会有人说,“你看你做得那么好,不就是因为你爸爸嘛”。我现在已经习惯了。
《21世纪》:郑渊洁在和你合作的时候会讨价还价吗?
郑亚旗:当然会。我觉得我付给他的费用,有时甚至比市场价还高。而且讨价还价不仅是金额上的,还有合同条款上的各种约束,有时候我们俩要谈判好多次。
《21世纪》:但是在同郑渊洁合作上,你是没有竞争对手的。
郑亚旗:出版上不是这样。如果他的一本书我策划的不好,市场销量不行,那他肯定就把授权拿回去找别人做了,这是百分之百的。只是在别的项目上,是郑渊洁自己不想去做市场推广,所以会交给我来做。
《21世纪》:韩寒退学时也遭受了很大争议,但后来他成为一名公共意见领袖,这种质疑便不再出现。不过较近网上再次出现对他没有上学学太多知识表示可惜的态度,你认为这种情况会不会也出现在你身上?
郑亚旗:我觉得中国教育有个比较可怕的地方,就是大部分人学的内容是一样的。我在开皮皮鲁讲堂时,问一个问题,底下的孩子们如果知道答案,就全都知道;如果不知道答案,就全都不知道。这是特可怕的。
我觉得有不同的经历、不同的教育内容是很好的,而且一个人有不知道的事儿也没关系,下次知道了就行了。

作者:匿名2343次浏览

作者:龙思2292次浏览

作者:王峰2170次浏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