铝道网】如果有人是因为台湾的娱乐节目《康熙来了》才认识蔡康永,如果你的印象里,蔡康永只是一个和小S主持节目的主持人,那你就真的OUT了。随着博集天卷推出的蔡康永的《艺术里的金钱游戏》一书上市、CAI系列品牌入驻各大商场、新电影开拍,你就会知道,除了主持人,蔡康永还是个收藏家、作家、设计师、电影人。
而以后还会成为什么家,蔡康永自己也不知道。因为他的世界里没有“界”,都是跟着爱好走,尤其是关于理财,不按常理出牌的他,总是让人惊喜不断。
独特的理财艺术 康熙皇帝如果还活着,会上《康熙来了》这个节目吗?
蔡康永说:“如果康熙皇帝要上这个节目的话,康和熙是不是就要跪着录整场节目呢?哈哈哈!康熙皇帝我见不到了,但见了康熙时代的艺术品。”
蔡康永从小家境富裕,父亲曾是为蒋介石提供专轮的中国较大的轮船公司上海中联轮船公司的老板,蔡康永也从未缺少艺术品的熏陶。父辈们青睐传统水墨画,往来的达官贵人更是热衷于此,因此,他也见到过不少康熙时代的艺术品。
但跟别人不同的是,蔡康永划定自己收藏上限仅为30万元,还是不少年轻艺术家的伯乐。
“我会观察画廊主人在推广旗下艺术家时,有没有很好的手腕,这跟娱乐圈一样。”蔡康永说,如果一家公司老是曲高和寡,它也许真的很有水平,但未必是一个好的合作对象。画廊主人可能有很深的口袋,然而他对艺术的狂热,也可能会用你的钞票陪葬。
“要找到好的画廊主人,就像买房子要找好的中介一样,找到一个好中介,可能会用比较便宜的价格买到好房子。”蔡康永说,买画也一样。做完功课之后,知道张晓刚很值得买,但他的作品不可能全都是同样的价值,这时就需要好画廊的指引,尤其要用比较大的资金去投资艺术品时,找个可信任的画廊主人是特别重要的。
蔡康永还会观察画家本人是否具备想出人头地的动力。他会问这个画廊的主人,画家是否有参加国际展览的机会?如果画家回答“是”,他不在乎,他是艺术家,脾气大得很,谁都不要见,只画画而已。这样的话,蔡康永可能会在心中打退堂鼓。
蔡康永说,随着知识的积累,他现在对于艺术品已经比较了解,了解它的真假、价值、涨幅、趋势。如果有一幅画现在是1000万元,五年后,这幅画涨到两千万元,即使再喜欢,他也一定会卖掉。“我对艺术非常理智。没有投资价值的作品,即使再低价,我也会把钱留着,等下次看到有值钱的作品再去买。其实,我会的理财方式非常少,我只能把理财和喜欢的事,也就是艺术放在一起。”
遗忘在抽屉里的股票
蔡康永的父亲年近90岁时,依然维持着老上海人的生活方式,还在收藏艺术品,乃至对股票投资,这种花钱的方式,让蔡康永很有压力。
“我有时会想,若他活到100岁,每年花掉1000万,我哪应付得了这个人啊!父亲过世后,我还是没能好好处理父亲所留下来的钱财,尤其是股票。我将父亲所买的股票都放到抽屉里,然后忘记这件事。”
可能受父亲的影响,蔡康永除了做收藏之外,也是一个实业家。近期,蔡康永作为设计师,也是收获颇丰。小s、杨澜、林心如、李冰冰、谢娜等大腕一时之间,兴起了在微博上大秀蔡康永设计的高跟鞋的事情。还有新闻报道说,李冰冰穿上蔡康永设计的高跟鞋逛街,击碎“被怀孕”谣言。这些一线大腕无意中成了蔡康永CAI鞋品牌的“代言人”,不过,能让如此多的一线大腕免费为自己做广告,蔡康永的号召力也是可见一斑。
“打造兼容文化与时尚底蕴的女鞋是我的梦想。”对于CAI系列女鞋的设计初衷,蔡康永说:“我向来很宠女生,我写的文字,也希望给女生温柔的宠爱,以及对爱情的美好向往。
叛逆是活力来源
顺利推出女鞋品牌后,蔡康永又继续跨界推出了CAI服饰。本以为,顺利发布新品牌的蔡康永会坐等大淘一桶金,但短时间内他又开始做电影了,并希望明年能够做好这件事。蔡康永说:“叛逆,是我重要的活力来源。我一想到要做个驯顺的人,就感到沉闷。”
或许很多人都忘记了,蔡康永曾经是一个电影人。20年前,他曾经做过许鞍华导演的制片经理,当过“邵氏”的编剧,写过《功夫皇帝方世玉》的剧本,担任过台湾本土电影奖的评审。再次踏上电影人的路,只是为了继续追寻自己的梦想。
“当年,我是怀揣着拯救台湾电影梦想,从加州大学毕业回到台湾,我一直没有放弃自己的梦想。今年年底开始,我要趁着小S怀孕,开始我的电影梦。”接下来,可能蔡康永的大部分时间都将放在电影上。“我比较偏好拍一些歇斯底里的爱情故事。”
谈及筹备电影的过程,蔡康永说:“筹备电影就像做节目一样,我不会做一个自己想看的节目,像我做过读书节目,收视率不好就停掉了。”蔡康永说,其实做节目、拍电影,都是拿别人的钱,实现自己的梦想,所以不能只顾自己的爱好。
世界上已经充满着太多好的电影,挂上蔡康永名字的电影,究竟是好还是不好,可以去感受和证明。蔡康永说,未来,他会继续经营娱乐公司,在那里,光芒不会再集中在自己身上,培育新人才是较大的目标。他所做的事情是需要对别人的人生负责,他自己在新人时曾经受到过栽培,接下来,能不能将这个力量传导出去,对于他来说都是挑战。
用“叛逆”去看蔡康永,他所做的一切似乎都没有章法可寻,但蔡康永也有自己的看法。在他看来,做得较好的是成为桥梁,将沉闷而有价值的事物,转化成有趣但比较轻松的东西,会让人更好接受。
对话蔡康永活着不是为“带走”什么,而是为“带来”什么
记者:请简单概括一些收藏要点。
蔡康永:如果既缺乏知识,又缺乏资讯,那你就永远跟艺术品投资绝缘。买画是有缘分的,让你感动的作品,不一定能带回家,而且错过了,也不容易再买到。什么时候该脱手?只要你赚到了期望中的价差,就是合理的卖出时机。
记者:对于实业投资有什么建议?
蔡康永:我做这些新事业的伙伴,都是和我合写《艺术里的金钱之道》的陈冠宇先生,他在商业模式的设计上都很谨慎,拟订战略时,不是过于乐观和天真的人。有这样的朋友很好。
记者:以后还有做其它实业的打算吗?
蔡康永:有趣的事,我都不排斥去尝试啊,很多事只是想,没用;要实际做做看。就像《康熙来了》这种节目也是渐渐做出来的。
记者:消费方面持有什么观念? 蔡康永:努力一次,就奖赏自己一次。
记者:对奢侈品的观念是什么?
蔡康永:青春是较奢侈的奢侈品,因为拥有的人,根本不在乎它。如果羡慕成功者的富贵,请別一味模仿他们富贵后的事,那些表、车、包等,都是富贵后的事。硬撑着模仿,只能图个穷开心而已。要模仿,就模仿他们富贵前鹰般的探查、蛇般的专注、蚁般的搜括、蛹般的耐心,是些风吹日晒、灰头土脸的事。
记者:您怎样看待成功?
蔡康永:离职了,但因此能完成向往已久的旅行;离婚了,但因此整个人充满能量。别人眼中的失败,可以是你自己认定的成功。反正成功有很多样子:会煮面、会劝架、会踢球,都是某种成功。我们不必因为厌恶大众对成败的定义,就负气说人生根本没有成败之分,我们可以为自己建立成败的标准。我们活着,本来就不是为了“带走”什么,而是为了“带来”什么。
记者:对您而言,特别的投资是什么?
蔡康永:能让人感受到幸福的一切人、事、物。

铝道网】自一年前吉利收购沃尔沃之后,李书福在公众场合鲜有露面,只在国内三大车展上,人们偶见他陪着瑞典客人在展位上观摩新品,也是匆匆而过。
但是,“吉利是吉利,沃尔沃是沃尔沃”,这句话却印在了公众脑海中。他在被媒体拦截采访时,也是一遍遍重申吉利与沃尔沃相对独立的关系。
10月中旬,李书福带领沃尔沃的强大阵容亮相央视,这个团队有沃尔沃汽车中国区董事长沈晖,沃尔沃中国区制造副总裁拉尔斯·丹尼尔森,沃尔沃汽车设计副总裁彼得·霍布里,瑞典公关公司顾问大龙。有人开玩笑说,这次吉利真是把大半个沃尔沃都搬来了。
显然,这是一次有关沃尔沃的剧目,告诉叫好或观望的人,沃尔沃在李书福的领导下还不错。在北京较大的沃尔沃4S店——海之沃4S店,沃尔沃中国公关总监宁述勇介绍,今年9月,沃尔沃汽车在中国的零售销量为4765台,同比增长111%,前三季度销量同比增长67.8%。在球市场,前三季度沃尔沃汽车公司共销售333865台,同比增长22.5%。
这或许就是李书福交出的一年的成绩单。在录制节目现场,沃尔沃汽车中国区制造副总裁拉尔斯·丹尼尔森对过去一年李书福所带领的团队表示赞许。他说,“在收购后,我们的销售增加了72%,这一点较有说服力。”
然而,自始至终,李书福本人都没有提到沃尔沃被收购后取得的成果,他只是说:有信心,更多的是压力。
“沃尔沃也爱吉利”
没有人提过,在2009年,吉利和沃尔沃讨论收购时,瑞典人是多么的吃惊和难以接受,但是李书福还是胜利了。
拉尔斯·丹尼尔森回忆当时听说吉利要收购沃尔沃时的情形。他说,“当时真的震惊了,包括我本人根本不相信这种事情发生,吉利控股有这个能力吗?在瑞典,很多人对中国汽车企业并没有多少信心,这一如沃尔沃工会对李书福的质疑。”
后来,实际上是沃尔沃请求福特集团把自己嫁给吉利的。沃尔沃汽车设计副总裁彼得·霍布里是这样描述的:“沃尔沃跑到福特那儿说:父亲请你把我嫁给吉利吧!因为吉利是那么爱我,它比我们年轻很多,充满了活力。”如同电影中戏剧化的一幕,沃尔沃与吉利互生情愫,只需要获得家长的支持和祝福。
在中国著名的汽车企业收购案中,上汽收购双龙警示了所有车企,工会较难打交道。李书福回忆靠前次见工会:在圆形的会议桌中,李书福带领吉利团队坐在左边,右边是瑞典和比利时的工会,中间是福特公司的高管。
李书福首先被问到,“我们为什么要把沃尔沃卖给你?”李书福后来说,这个问题很好回答。其实,他只是说了简单三个字——“ILOVEYOU”,后来媒体报道说,李书福的英语中还带着台州味儿。沈晖说,当时,在场的人被打动了。
李书福总说,吉利收购沃尔沃是“高攀”,就像一个农村的穷小子娶了一个高贵的公主。这种低调、谦逊、质朴的态度赢得沃尔沃公司的认可,而且为他在沃尔沃赢得了尊重。
情感攻势只是一方面,李书福的战略规划也很吸引人。在与福特高管和工会见面时,李书福提出了三点:靠前,吉利是吉利,沃尔沃是沃尔沃;第二,充分给管理层自由,让沃尔沃自由行驶;第三,未来,在巩固欧美传统市场的同时,重点拓展中国等新兴市场。

铝道网】HR从九十年代初进入中国,伴随中国经济二十年增长演变,其重视化程度越来越高,效应在不断体现,应用范围不断深化,在一些企业已经取得很好效果。
HR不管是由传统政工事务,行政角色或其它打杂人员转变而来还是真正现代人力资源管理专业人员,将来在企业里都将担当起“员工关系管理者,变革推动者,战略伙伴”等一系列重要角色,HR因而在企业的战略执行与运营管理中将占据核心地位。
然而,这种高度化的转变过程总是艰巨而漫长。HR每日面对的仍是大量招聘录用,薪资核算,劳动合同,员工纠纷等日常事务处理等。工作琐碎性则难以体现HR的系统性,也难以体现HR的价值。
HR部门总是对企业自身问题深有感触,他们深知自身的重要性。在知性和专业方面,他们可以清楚地看到很多困扰企业发展的问题与瓶颈,并且希望获得直接进行调整改善的权力。但处在发展期的中小企业,特别是民企,大都重业务,重技术和市场,由于对人力资源管理重视程度不够,所以HR的专业人员会深有感慨:“本想来这里一展身手,较后发现自己只是个打杂的。或者部门设置形同虚设,束手束脚,无法发挥专业HR的功能”。
另外:中国多数企业在战略层面是有缺失的,所以在人才战略这一环节也是同样,许多老总们自己都没弄清楚企业发展的轻重缓急,缺失清晰的战略方向,根本不知道将来的人才战略该如何统筹,如何科学的选人,用人和留人,当员工流动性大或人才目标不达标时,较后将责任都推到了HR的头上。
HR是核心部门,不可或缺,但现状是很多HR被边缘化,或形同虚设,这个时候:CEO与HR之间分歧与不搭调便显露无疑。
1:CEO不重视HR
很少有企业家是HR出身或精于HR,而且很多企业家不是靠管理,而是靠经验和技术,靠打拼和市场机会来起家的。以往成功的经验使高管们很少意识到人力资源所发挥的重要性,所以也不认可企业的人力资源可能通过管理而为公司增添价值。
同理,有些企业虽然有人力资源部门,但是部门里面没有安插专业人才,无精兵强将,很多是从事行政或其它角色转变而来,所以专业性不强,其功能也就无从发挥。这样的情形在中小型民营企尤为普遍。
2:CEO不理解HR
有些CEO会错误的认为HR是关系企业文化建设的,更有些CEO认为HR是应付法律与行政杂务的,还有些CEO则认为HR“只是负责招聘而已”或是“只抓好绩效薪酬就好了”。这种观念致使企业的HR管理丧失系统性:招聘,培训,绩效,薪酬福利,员工关系和职业发展规划等六大运营模块,在筹划阶段就支离零散,实施的时候更是像断线的珠子,捡起这个,丢了那个。
3:CEO不认可HR效益价值
HR非直接盈利部门,其效应不是销售或生产部门的成果那样能立竿见影,而是间接性促进组织管理,改善员工态度和行为,提高全面绩效,或控制人力资本来为企业做出贡献。
但由于这些成果的体现是一个持续改善的过程,所以CEO对HR的建设与投入积极性不高。导致HR部门价值无从发挥。

作者:谭敏1869次浏览

作者:李凤桃2758次浏览

作者:李旭2793次浏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