铝道网】作为一家完自主决策的国有企业的掌舵人,柳传志对于中国加入WTO十年之后较大的担忧竟然是:社会重犯“文革”这样的错误。联想集团董事长柳传志日前接受《靠前财经日报》记者专访时表示,中国企业未来数年内发展的动力是:内需拉动,并建议政府降低个人收入所得税,真正做到国强民富。
WTO的机遇和挑战 对于电脑领域来讲,来自海外巨头的挑战来得要更快。
早在上个世纪90年代,如同所有的行业一样,在中国加入WTO之前,政府也在使用高达150%以上的高关税和进出口批文制度来保护电脑领域的民族企业。由此带来的后果是,电脑售价非常贵且伤害了中国消费者,而且影响到了信息化的普及。
1992年开始,政府逐渐下调关税,并取消进出口批文制度,柳传志得到的靠前个启发就是,海外厂商一拥而入,当时内地较大的电脑企业长城,几乎完全没有抗击的能力,一年时间就灰飞烟灭。反倒是只占市场份额2%的小型“国有民营企业”联想,却可以仔细研究行业发展的规律,找到了快速发展的机会。
柳传志发现,对中国本土的电脑行业影响较大的莫过于供应链上的元器件的更新换代,一些核心的元器件和库存带动的成本变化,对电脑价格的影响非常之大。随后联想集团开始进行了相应的对策和调整,于是联想集团可以较快地进行调整,以适应电脑元器件的更新换代,降低库存,并降低成本。
反观竞争对手,尽管也明白这个道理,可是由于中国区自主决策能力不够快,当联想集团已经及时调整销售策略和库存的时候,海外企业总部决策却要经历多个手续才能下达到中国,“在IT行业,慢了一拍两拍,影响就会非常之大。”
除了考虑行业发展规律,联想也考虑到国情的特殊性。柳传志认为,企业和自己的合作伙伴一起发展至关重要。联想的上万个销售渠道被称作“联想大家庭”,有些渠道伙伴伴随着联想的成长,也成为国内销售上亿的大型企业,柳传志认为,合作伙伴就和家人一样重要,在新电脑上市之前,企业不能为了自己的利润将库存旧电脑出货到销售渠道。“这样真心真意为合作伙伴考虑,能够坚持下来的也只有联想,其他国际企业都做不到。”
由当家人自主决策、必须考虑决策长远影响的联想集团和以业绩为导向的职业经理人的海外企业之间的差别,此时有了明显的差距。柳传志总结道:“企业本身的机制、体制在迎接WTO的时候还是起作用的。”

铝道网】入驻金山不足两年,吴裔敏在金山新老领导班子的交替大潮中“被离职”。
10月31日,金山软件宣布,金山软件副总裁兼金山游戏总裁吴裔敏因个人原因正式离职,金山网游运营中心由金山软件高级副总裁兼西山居游戏CEO邹涛接任。吴裔敏表示,对离职及未来去向不予置评。
“可以理解吴裔敏做出的选择”,金山软件CEO张宏江表示,“祝福吴裔敏在以后的日子里,能取得更大成绩。”同时,金山软件方面称,金山网游的运营工作不会因此受影响。
“感谢吴裔敏近两年来为金山网游运营所做出的贡献”,金山软件董事长雷军认为,吴裔敏入职金山以来,金山网游在无新游戏上线的情况下,业务保持持续增长,与吴裔敏的领导不无关系。
与台湾智冠的结缘,开启了吴裔敏的游戏生涯。先后供职腾讯、盛大,负责游戏产品开发和运营,打造了《穿越火线》、《英雄连OL》、《功夫世界》、《吞食天地2OL》等多款备受瞩目的游戏。
2010年,在吴裔敏进入游戏圈的第九年,受金山公司董事会主席求伯君邀请,出任金山游戏总裁。内部人士透露,此前,求伯君与盛大董事长陈天桥已“打过招呼”。
但分析人士认为,吴裔敏进入金山并非“好局”,金山公司唯研发是尊,运营部门始终被边缘化,吴裔敏主管金山游戏运营,试图改变金山游戏“重研发,轻运营”的局面。市场、运营和产品之间的矛盾变得更为严重。
金山游戏一直存在研发与运营两大体系的博弈。业内人士称,其根源是对游戏“主导权”的控制。当时,业界风传吴裔敏和邹涛不合,两人一方负责运营,一方力主研发。
邹涛是金山游戏第二代“五虎将”之一、前金山词霸产品研发负责人、金山词霸事业部经理,2003年底任游戏事业部西山居工作室总经理,2006年底任金山游戏事业部总经理。此外,邹涛还有一个头衔“雷军爱将”。
研发出身的邹涛在2009年中国游戏产业年会演讲中关于“金山人骨子里没有运营基因”的言论更印证了这种不合传言。
“吴裔敏的离职虽称为”个人原因”,事实上是新老领导班子的交替或者清洗。”业内人士认为,对于金山来说,吴裔敏属于“空降兵”。当时,原金山高级副总裁、CFO王东晖在背后操盘,吴裔敏自然属于王东晖派系。
9月30日,金山软件发布公告称,公司执行董事兼首席财务官王东晖因专注于其他事务辞任,首席财务官由王舜德接任。一个月后,吴裔敏提出辞职。
与此同时,以张宏江、王舜德为主的新金山领导班子搭建完成,吴裔敏及原金山词霸CEO贾琳等均被看作知趣离开或是必然清洗。
股改之后的西山居独立运营,其他工作室也被相继分离出去,吴裔敏面对的其实已不是被架空,而是无事可干。早在1月24日,金山软件正式宣布完成旗下游戏工作室“西山居”的股份改制工作。公告显示,根据协议,金山软件对若干附属公司及业务进行重组,归入新成立的“西山居”(WestHouse),并通过股份改制等方式,使管理层拥有并直接参与公司的运作和经营。
任职不到两年,吴裔敏较终选择离开。这种选择是出于“主动”还是“被迫”,无人知晓。而“雷军爱将”邹涛接盘似乎也“蓄谋已久”。

铝道网】2011的秋天对于中国制造企业来讲,格外寒冷,鞋佬“跳楼”、“跑路”的各类消息,像风一样,穿梭在神州大地。表面看,鞋佬“跳楼”、“跑路”都是“用工荒”、钱荒、原材料涨价、利润低惹的祸,但探究下去,都是“人”出了问题,可以说,缺乏高素质人才一直是中国传统制造企业的短板所在。
诚然,每一个老板都懂得人才在企业的重要性,有的在苦苦寻觅,有的用重金聘请,但是,有的老板真正遇到了人才,也不知道珍惜,轻易地与人才擦肩而过。这种现象让我们想起了一个成语故事——《叶公好龙》。
有个叫叶子高的人,自称叶公,总向人吹嘘自己是如何如何喜欢龙。他在衣带钩上画着龙,在酒具上刻着龙,他的房屋卧室凡是雕刻花纹的地方也都雕刻着龙。天上的真龙知道叶子高是如此喜欢龙,很是感动。一天,真龙降落到叶子高的家里,它把头伸进窗户里探望,把尾巴拖在厅堂上。叶公见了,吓得脸都变了颜色,惊恐万状,回头就跑。天龙感到莫名其妙,很是失望。其实那叶公并非真的喜欢龙,只不过是形式上、口头上喜欢罢了。
这是子张讽刺鲁哀公所谓的“爱才”所讲的故事。“叶公好龙,好其是而非者。”清·梁启超在《敬告国人之误解宪政者》上早有解释,企业老板别学鲁哀公。
目前中国个别老板犹如鲁哀公和那位叶公,天天把爱人才、用人才、惜人才放到口上。但真正遇到了人才,就把人才当蠢才、奴才用,根本谈不上以人为本。一位鞋企老板告诉笔者谭儒,自己虽然文化低,但对人才极为敏感,善于识才,可就是无法驾驭人才。所以他一方面对高素质人才的需求如饥似渴,一方面又不能放手让人才干事,事必躬亲,自己过得很累。
笔者谭儒在东莞、温州、晋江、成都采访时发现,一些传统制造业老板虽然也讲人才是靠前生产力,但看他的经营就知道,他只重视引进先进技术来扩大产品生产,一心关注成本、利润等现实问题,并不愿真正地使用人才。在传统制造业,真正的人才并不多见,你夺我抢的人才往往局限于营销、设计和管理,那些像三国中军师一样的策划人才一般不会被重视的。为什么?因为能多出几双鞋,设计几个样式老板能看得见,所谓的高瞻远瞩的战略摸不着看不见,老板感觉很“虚”,便置之不理,这也是目前传统制造业缺少崭新的发展理念的原因。可以想象,企业没有“军师”,即便有了专利成果、运营体系,也会缺少发展理念这个核心元素。缺失发展的核心元素,传统制造业怎么能快速实现转型升级呢?
在“低成本扩张”时代远去的今天,人才是传统制造业确立企业竞争优势、躲避危机的关键因素,所以,中国制造企业要转型升级,必须要有人才。在此,笔者谭儒祝愿中国企业家别学叶公,真正做到识才、爱才、用才、惜才。

作者:张京科3570次浏览

作者:焦丽莎2598次浏览

作者:匿名2577次浏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