铝道网】身为电众数码执行副总经理,尹敬业在采访中用“Oldfashion”来形容自己,表现之一就是很少玩微博。这和一般人们印象中数字营销人的形象不甚相符,但尹敬业并不在意,如同电众数码出身传统4A广告公司日本电通一样,尹敬业身上传统广告人的气质反成为他独特的个人风格。
如果你因为这个,推出电众数码在新技术热潮中表现非常“传统”,那么情况可能完不是那么回事儿。电众数码的母公司日本电通集团,曾连续二十多年广告收入居全球靠前,其制作的iButterfly应用至今依然是移动营销案例中的经典,在世界各地被人津津乐道。还未独立前的电众数码是国内靠前个Flash广告的制作者,而据尹敬业介绍,其独立的原因之一就是“必须有更大的空间在数字营销上做拓展。”
对新技术的投资力度大幅提升是独立之后公司运营上的较显著变化之一,“我们开发了很多数字营销产品,而这在传统广告公司中就很难实现,它们在这方面的投入不是很高”,尹敬业在10月19日金网奖盛典中接受专访时告诉《成功营销》记者。
“Noline”时代
从单一消息传递到多种声音控制,是尹敬业认为新媒体给营销带来的靠前重变化。“过去品牌通常是希望媒体跟消费者传播一件事儿,先在电视上传播,电视后是报纸、之后户外、互联网。”而当众多新媒体渠道,尤其是社交媒体加入进来后,单一信息的传播效果及媒介资源利用率上已经显出劣势,“只有单一声音的社会化媒体营销很难引发共鸣,品牌需要发出不同纬度的声音,彼此呼应、碰撞,才会达到真正的营销效果。”因此,广告主需要规划自己的媒介资源,包括付费、自有、免费媒体,来控制社交网络中关于品牌的舆论走向,防止其走向偏颇。
而“Noline”的出现则是新媒体带来的另一个变化。“新媒体让原先并不被人特别为人看重的东西回到竞技场中心。”
显著的例子就是线下活动,在先前的传统营销模式中,电视TVC常常的传播和创意的起点,线下活动是较末位的一环。但是如今情况相反,一些非常火爆的营销活动常常是先在线下的某个区域发生,然后被大家在线上传播和分享,较终引爆舆论,诸如这几年的“地铁甩手男”、“杜蕾斯鞋套”等病毒视频营销案例,借助于新媒体的传播力,传统的“Online”、“Offline”的角色界限开始模糊,变成“Noline”。
“创意的起点开始变化,如果你还是按照传统的线上和线下区分的话,你做不出创新的东西。”
新酒不妨旧瓶装
新媒体正方兴未艾,国内广告客户纷纷投入尝试,对于这一时下当之无愧的热点,尹敬业却常常表现出“不合时宜”的冷静。
早在2009年的时候,尹敬业就提出“旧瓶新酒”的说法,即把新技术元素嫁接在旧有的广告形式中。当时新媒体技术兴起的时间不长,这个说法多少是出于对新技术效果的审慎及对广告主接受程度的配合。
然而,随着新技术的不断涌现,广告主的热情不断升温,尹敬业的冷静一如既往,“效果”是他判断是否采用新技术的标准,而非“唯创新论”。有时候他甚至会“泼冷水”:“有些客户会认为,去年做过的广告形式今年不要再做,要再用更新的技术。但我们如果认为这个广告形式的效果依然会非常好,我们会尽力说服。”
比如之前提到的传统线下活动的新生机,“先把你做的非常好的老家底的东西拿来,这才是你的财富,在这土壤上我们再加入新的元素。全部的创新不见得一定是好事情。”
尹敬业坚信新媒体会重新回归并融合于所谓的“传统媒体”:“现在很多人都有一个专门做网络的部门,未来他们可能会再回去,和传统广告部分合成一体。

铝道网】员工忠诚是稀缺资源,高薪、福利、奖金、升职都争着为忠诚买单。但是,不管企业怎么大方,效果还是不够好。
诱惑不成,就退而求其次,买保险吧。
在欧美,“雇员忠诚险”很流行,几乎每家公司都为自己关键职位的人员投保,以确保公司不会因员工背叛而导致灾难。通过转嫁风险而得到忠诚,也不失为一种方法,即使是消极的方法。
现在购买长松《组织系统工具包》,即送万元超值优惠重磅大礼。
在中国,“雇员忠诚险”推出10多年,却一直无人问津。这不是说中国企业不重视员工忠诚,而是表明中国企业领导者对赢得员工忠诚很有信心,即使这种信心多少有些盲目。
这种盲目源自对员工忠诚的误读。
对一些企业的领导者来说,“听我的话,跟我走”的员工就是忠诚的员工。在这种观念中,领导者本身“我”成了员工忠诚的关键词之一,这就是对员工忠诚的较严重的一个误读。因为对领导者的忠诚只是员工忠诚的较低级的表现。
哈佛大学教授乔西亚。洛伊斯早在1908年《忠的哲学》一书中的话可以做证明:“忠诚自有一个等级体系,也分档次级别:处于底层的是对个体的忠诚,而后是对团体,而位于顶端的是对一系列价值和原则的身心奉献”。
西亚。洛伊斯进一步阐述了忠诚的三类表现,一类是忠诚于个体,即对某个人忠诚,比如忠诚于企业的领导者;一类是对团体的忠诚,比如忠诚于企业本身;另一类是对一些原则的忠诚,比如信仰、思想或操守。这三类忠诚有时是合在一起的,比如你可能忠诚于某个组织里面的人,同时也忠诚于这个组织。进一步研究证明,对组织的忠诚要比对个体的忠诚稳定,对原则的忠诚又比组织的忠诚稳定。
将对领导者个人的忠诚,升级为对组织和原则的忠诚,无异于为员工忠诚上了一道无形的保险。
员工对组织的忠诚通常表现为三种倾向:一是接受组织的目标和组织的共同价值观;二是渴望成为组织中的一分子,并以此为荣;三是愿意为组织付出更多努力与感情,即使在组织面临困难时也能不离不弃,共渡难关。
员工对原则的忠诚表现为两点。其一是服从不盲目。王石的接班人郁亮曾说过:“执行董事长的话要过夜。”意思是,即使是领导的命令也不能盲目执行,而是要以企业利益为出发点,进行更全面的考虑。全面考虑后,再反馈自己的意见。
其二是思维不趋同。盛田昭夫在任索尼公司副总裁时,田岛道治为董事长,两人常有不同意见,田岛道治想要离开。对此,盛田昭夫说:“如果你发现我们在一切问题上的意见均一致,那么这家公司确实没有必要给我们两个人发薪水。正是因为我们有不同意见,这个公司才会少犯错误。”可见,员工的差异性对企业的发展有巨大的价值。
员工对原则的忠诚体现了忠诚的较高境界:一种忠诚于的工作态度。

铝道网】“老兵不死,只是逐渐凋零”,美国二战名将麦克阿瑟在去职时,留下了这句名言。上周,IT界老兵、联想集团董事长柳传志宣布辞去公司董事长一职。这位67岁的老兵,将自己复出三年和创办联想二十多年当中的各种情愫,在半个小时的交班仪式里喷薄而出。退隐后的他将专心于联想集团母公司联想控股的各项投资业务。在卸任仪式上,柳传志思绪万千。
哽咽
11月2日晚上7点,在北京紫竹院桥西的香格里拉酒店一楼宴会厅,柳传志带着杨元庆等一众联想集团高管进入会场。在播放了一段由联想老员工录制的煽情VCR之后,柳传志走上台打开演讲稿。不过,就像以往柳氏讲演一贯的风格,柳传志更多的是即兴发挥。
柳一开始打了个比方,说有的人在嫁女儿的时候哭得稀里哗啦,自己在嫁女儿的时候没那样,反而高兴,因为女婿很能干,女儿也很愿意,脸上也放出光彩。柳传志以嫁女儿来比喻自己交班时候的心情,台下的杨元庆则微笑会意。
令人意外的是,柳传志在顺势谈到杨元庆、刘军(联想集团高级副总裁,负责联想集团移动互联业务)等一批得力干将的时候,一度哽咽,几欲落泪,感慨道,企业培养一员大将,真的不知道要经历多少磨难。
在老联想人的印象中,平日里虽然温情,但是在外人面前一向刚毅的柳传志很少在公开场合如此感情流露。为数不多的类似情况,一次是出现在早年就企业发展方向上,与联想元老倪光南分道扬镳;还有一次就是被海军医院的医生告知,自己手下的联想高管个个都落下一身毛病,柳传志回公司后立即召集开会,“眼眶里转着眼泪”告诫众人要注意身体。
欣喜
虽然柳传志的哽咽是说到了自己带年轻人时候的艰辛,情到浓处,但是其中也肯定包含着自己对联想集团以及这帮弟子的不舍。毕竟,从1984年以40岁的年纪在北京中关村一间20平米的平房里创办联想,经过27年把联想集团带到球第二大PC厂商的位置,期间的辛酸可想而知。但在那天交班的时候,从进场到离席,柳传志一直红光满面,除了发言期间的哽咽插曲之外,脸上更多的是欣喜。
事实上,以临危复出之后三年间联想集团的业绩来讲,柳传志算得上是功成身退。因为企业创始人中途复出拯救公司,有成功的,像苹果的乔布斯、戴尔电脑的戴尔等,但更多的是失败,比如Gateway的瓦特、雅虎的杨致远还有四川长虹(600839,股吧)的倪润峰等等。而柳传志交出的成绩单,让人不得不信服“老将出马,一个顶俩”。在2009年2月份柳传志宣布复出时,联想集团巨亏9700万美元,按照董事会当时的看法,联想集团已站在了悬崖边上,退无可退。
柳传志在美国开完董事会领命飞回国内,立即大刀阔斧地着手联想集团组织架构的重组,让包括陈绍鹏、刘军、王晓岩在内的,于2005年随着联想收购IBM旗下PC业务之后逐渐淡出的一干老联想重回公司权力核心,并且用自己的“班子理论”重新捏合联想集团的中外高管,重拾公司执行力。就在短短的半年之内,柳传志便使得联想集团扭亏为盈,并且在此后实现连续8个季度的业绩增长,保持盈利至今。
希冀
虽然柳传志在复出后之于联想集团的作用有目共睹,但是每当谈及,柳传志总是更愿意抬出杨元庆。“应该说复出了以后,能够有这么好的业绩,也是联想集团在杨元庆管理层的领导下,对行业有深刻的了解。只不过以前没有机会充分发挥。不是我一时怎么样,是我们大家多年的共同积淀。”如此铺陈可谓用心良苦。
为了再一次顺利地将联想集团的权杖交到杨元庆手中,柳传志还做了多重伏笔,从促成杨元庆借贷巨资购买联想集团8%的股份,到数次出面宣布联想集团收购IBM旗下PC业务成功,再到调离联想集团高级副总裁陈绍鹏,较后选择在联想集团公布一份靓丽财报数据的时候将杨元庆再次推向前台。而就在上周三的交班仪式上,柳传志送给杨元庆一座木雕,是一只雄鹰展翅腾飞状,柳传志在底座上提笔写上,“希望联想集团在杨元庆的领导下越飞越高,飞到全世界都看得到的地方。”末了,柳传志又补一句,“联想现在确实是越过了一座又一座的山峰,但是现在我们回过头来看,原来我们越过的都是丘陵,在我们的前面才是真正的山峰。元庆一定能够带领大家越过。”殷殷希冀之情溢于言表。
憧憬
把联想集团交给杨元庆后,柳传志也许还是闲不下来,暂时还不能憧憬自己的退休生活。柳传志之前曾私下透露,自己平常的放松活动就是去打打高尔夫,但即使在高尔夫球场上也改不了“江湖仇杀”争强好胜的脾气,总是要跟四通的老板段永基等老伙比一比球技,输了就闷头再练,赢了就满世界宣传。而在交班那天,柳传志给自己在联想集团的生涯打了分,给自己打了98.95分,给杨元庆则送上99.99分。执拗的柳传志说过,“联想就是我的命”,也许剩下的1.05分,老头会在联想控股上找回来。
现在的柳传志经常奔波于全国各地,为联想控股挑选考察投资项目。根据上月底联想控股发行29亿元企业债时向监管部门提交的文件显示,联想控股目前投资的企业已经多达50家,囊括了银行、保险、证券、基金、信托等金融机构,以及旅游、通信、农业、房地产等行业领域。柳传志表示要在三到五年内把联想控股带到香港上市。联想控股正在向国内优质控股财团开拔,所以对于柳传志来说,虽然退居二线,但依然难说再见。

作者:冯利芳2013次浏览

作者:匿名2928次浏览

作者:祝剑禾1811次浏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