铝道网】企业的诚信是非常重要的,也是企业文化所不能缺少的部分,而知行合一则是企业文化长久实施的保障。
在传统文化中,儒家心学的代表人物王阳明主张知行合一,因为只有实践才能更好的探知事物的本质,只有实践才能把道德意识完整的体现出来。只有知中有行,行中有知,道德认识和道德意识才能表现为道德行为,如果只有口头上的知而没有实际的践行,任何道德、文化及良知犹如空中楼阁,看似绚烂多彩,其实只是表象的繁华,经不起时间和历史的检验。
知行合一给我们的启示是,所有的成功都来自行动,只有行动才能改变你自己。企业文化建设尤要知行合一,中国企业往往把企业文化简单的理解为口号、标志等,认为企业文化除了对外宣传作用外,不会产生更多价值。企业文化更没有与本企业的管理接轨,只是找一些华丽的动听的词汇给企业外人看,把企业文化当成装饰品,对企业文化中的商业伦理更是视而不见,好像是给社会及企业以外的社会大众看的,结果企业文化很“虚”,很多企业是“喊”文化,而不是在“做”文化,这样长久下去其实给企业的危害是致命的。
曾被中国企业备受推崇的蒙牛就是企业文化因知行不合一而导致滑落的一个典型案例。而一度被誉为中国企业家教父之一的牛根生也因没有践行企业文化中的商业伦理而备受人们非议。“每天一斤奶,强壮中国人”、“中国航天员专用牛奶”,“蒙牛”被成功打造成一个中国驰名商标。“百年蒙牛,强乳兴农”、“小胜凭智,大胜靠德”,这些蒙牛所谓的企业文化曾在中国被广泛报道。牛根生与他创造的蒙牛品牌,从草原走向了大江南北,而牛根生本人也被成功打造成一个民族企业家的形象。
2006年8月8日,中国改革开放25年以来较隆重的品牌评选活动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三楼金色大厅隆重揭晓。蒙牛、海尔、联想等企业获得“中国25大典范品牌企业”大奖,蒙牛集团董事长牛根生与张瑞敏、柳传志等人获得“中国25大功勋品牌人物”大奖。然而三鹿毒奶粉事件爆光后,在随之公布的经检测确认生产毒奶粉的厂商名单中,几乎所有国内处于前列的大企、名企如伊利、蒙牛、圣元等都榜上有名。受此影响,蒙牛的股价严重缩水,市值从300多亿元缩减到了120多亿元。三鹿三聚氰胺事件的有关犯罪人员刚刚被判决,三鹿企业还未被宣布破产,蒙牛特仑苏omp事件又爆发了。
“特仑苏”一词源自蒙语,是“得奖牛奶”之意。和普通牛奶相比,特仑苏的定位是高端市场,它的较大卖点是添加了omp,包装上印有“中国公众营养与发展中心委托国家有关权威专业机构对特仑苏所含蛋白的实际效果进行了动物和人体的临床实验”,实验证明“omp在增加骨骼密度,防止骨量丢失方面具有作用”。

铝道网】懒即懒惰的懒。大家也许对勤奋管理、勤劳管理比较熟悉。那么,为什么提出知识经济与懒管理呢?所以就这个问题,展开以下几个方面分析。
靠前个问题:懒蚂蚁与懒管理
懒蚂蚁现象是有关生物学。即昆虫学上的一个问题。生物学家经过观察发现,在蚂蚁王国里一种很不公平的现象,就是其中有20%的蚂蚁不干活。别的蚂蚁在忙碌着,它们则东走走,西逛逛。好象无所事事。为什么呢?生物学家发现:如果蚂蚁群中所需的面包渣儿、肉骨头、茶叶子没了,比如在一个宾馆找不到新的食物了,但隔壁的宾馆还有,勤劳的蚂蚁就晕头转向,找不到“北”了,不知道新的食物来源,找不到新的增长点。这时,那些“懒”蚂蚁站了起来,很有自信地说;“跟我走!”。噢!生物学家明白了,所谓懒蚂蚁,不是“懒”,而是在思考、动脑。其实,这个现象与知识经济时代动企业管理是相通的,在知识经济时代,尤其需要大量的“懒”蚂蚁,“懒”管理。这是因为:知识经济时代对于球人类,无论是中华民族、美国人、欧洲人,都在发生着三个很大的变化。
靠前个特产、是变化“快”。科学技术发展得快,企业的产品变化得快,市场也在不断地变化。比如说20年前的世界前100强或50强,今天还剩下几家?今年所排得上的也不过十几家,这种世界大企业的平均寿命为人的一半,38岁。那么,中小企业就更不用讲,可以说每天有新的企业在建立,旧的企业在破产、倒闭,因而变化非常快。而这些数字是近50年或20年的数字,是工业经济时代的数字,试想,在知识经济时代。变化无疑就更快;
第二个特点是变化“大”。如果说“快”是指时间的话;那么“大”则指空间。信息化社会,信息经济化就是全球经济化,你所使用的电脑网络上的Interl网络,这些变化是全球性的。你设计的东西是全球性的。过去,中国没有进行改革开放。可以将自己封闭起来,现在能封闭得住吗?信息时代的变化,涉及面之广,全球大大小小的角落都要卷进来。
第三个特点是变化“多”。如果变化仅是单纯的、简单的大、快,也没有什么可怕。可以讲,世界上有多少人,也就有多少人在变。现代人强调的是消费个性化。人们的思想、知识、观念都在变化。去过北京的赛特、燕莎友谊商城去看过的人,也许感到商品种类之多、变化特大,而若到过香港、日本、美国高档商厦观光之后。就感觉到北京与之比,就是小巫见大巫。在日本或美国的大商厦,单说到我们密切相关的照相机,就有几千种,同样一种相机,各种颜色,同样颜色又有不同的款式。
面临“变化快”、“变化大”、“变化多”;就企业讲,较重要的是什么呢?重要的是战略问题。有句通俗的话讲:“做对的事情比把事情做对要重要得多。”一种情况是做对的事情,另外一种情况则为把事情做对。做每件产品。从其本身来讲,没有什么挑剔的,工人很勤奋、努力、日加班,夜加点。非常辛苦。把事情做得很对,那么即使你的产品再完美、价格再便宜,但不适应市场的需求,照样堆积在仓库中。这是将事情做对。反之,我如果做对的事情,我开发出来的产品适应市场的沈求。适应企业的发展战略。即使产品的价位比较高。甚至还不很完美。试问大家,哪一种做法好?!这是一个战略问题。战略问题由谁思考呢?不是由“勤蚂蚁”,而是由“懒蚂蚁”来思考。在知识经济时代,需要有高度的知识文化水平、高度的科学技术水平、高度的科学技术素质的人才能成为“懒蚂蚁”。懒蚂蚁,他的脑不“懒”。
在20年代,生产一部汽车,其85%的财富是由投资者与工人创造出来的,因为那个年代的汽车技术含量低,管理比较少,比较简单。但到90年代,比如生产一部价值百万以上的奔驰车,投资者与工人在这里创造的财富是多少呢?不足10%。而90%以上是由工程师、管理人员、总经理、营销家、广告商、战略家,这些“懒”蚂蚁创造出来的,为什么呢?现代汽车不仅要考虑环保问题,还要考虑节能,跑得快,美观、价格低廉等等,这些问题是一般投资者与生产工人能解决得了的吗?这是知识的含量,知识的力量的具体表现。所以说,我所分析的靠前个问题是懒蚂蚁、懒管理。是知识型管理。“懒”管理;并非懒。
第二个问题:增长点
我们的企业、大学、科研机构所经营的领域。所开发的产品,所组织的项目。其增长点在何处?这是跨入90年代,大家所谈论频率较高的话题。在知识经济时代,用句很普通的套话讲,增长点就是开发高附加值的产品。就中国目前为止,所有的报刊,论点对“高附加值”比较倾向的理解是“高科技、高投入”,才有“高附加值”。我个人的理解则不尽一样。这就是把“高附加值”解剖了。
首先,谈“高”。高科技、高投入,对!但我的企业就是简单生产,产品是杯子、夹子。怎么能够产生高附加值?那么,我说可以。这就是高水平的生产管理。通过高水平的管理,降低其生产成本,提高其产品质量;通过高水平的营销来打开市场。这不是一样能产生高附加值吗!试想一下。同样生产一种款式的服装,我的服装可能在布料、成本跟他的差不多,但是我的是中国品牌、知名度比他的要大,就能产生高附加值。当然,高水平的管理。高水平的营销,高知名度的品牌,都能产生高附加值。那么,高信誉度能否产生高附加值呢?我的企业在众多竞争对手之间,什么优势都不占,但我的产品售后服务好、信誉高,照样能产生附加值。还有一个高,就是企业领导人素质高;有高知识水平的领导人,高质量水平的员工。在知识经济时代,高附加值;不一定就意味着必须是高科技、高投入。这些都是狭义概念。
第二点,谈“附加”。我们一般认为,“附加”,即是要知识含量增加,“加”,确实能产生高附加值,反过来,我们思考一下,“减”能不能产生“高附加值”?海尔“大地瓜”洗衣机就充分利用了“加法”和“减法”的辩证关系,并受益匪浅。西方有些企业的管理采用简化管理。不要想“加”,其实“减”的管理照样产生高的附加值,大家思考一下,你们在企业管理各项工作,环节上是否需要减掉,你的产品有些复杂多余的功能是否可以减掉一些。我不知道大家是否认可这个观点,“减”能产生高附加值。很简单的一句话:减人增效,那不就产生高附加值了吗!另外,“乘法”也一样能产生高附加值。1+1+1“加…,10个1相加不就是10乘1等10.乘法就是组合,组合同样能产生高附加值。举例说,北京电视台有一少儿栏目,叫”七色光“。可以设想他们出了一套叫”七色光“的图书。包括许多内容,如儿童童话,少儿民间故事,少儿诗歌,散文等。但是对于这套丛书,如果只买一本,那只会是红颜色、绿颜色或者黄颜色的。如果把这套书全买来,摆在一起特别好看,这就是六色光,这也是乘法,不断地相加。西安的兵马俑;轰动世界,但是你只有到西安身临其境地去看兵马俑,你才能看到中国古代劳动人民的智慧,才能看到那威武、壮丽的宏大场面。这是组合。如果,我把几个兵马俑,拿到北京,拿到海外去展览。看,单个地看兵马俑,好看吗?也好看。但是能看出那种阵势,那种气势,那种精神。那种力量吗?大家也有不少看过西安兵马俑,我想都有这种体会与感受,这就是”乘法“问题。所以说,”高附加值“产品不要仅想到”附加“,你要想到”乘法“或”减法“,也能产生高附加值,这是第二个解剖点。
第三,点:谈“值”。说到“值”,顾名思义,即“价值”,高附加值就是要讲“价值”。还有人说不仅是价值,而且包括使用价值。这个问题,在马克思的《资本论》以及古典经济学中早就论证:商品有二重性——价值与使用价值。但仅限于这些方面还是不够的。把思维的空间再拓展开,我们的“高附加值”是怎样来的?试问;时间有没有价值?有价值。元旦、春节期间,你的商品零售额大增,美国圣诞节之前的一些时段,所销售的商品占全年总见的三分之一。这个很简单,衣服、时装要赶季节,这个时间是价值。赶时间。赶季节这个固然很重要。我们中国的商品,尤其是出口商品,在这方面就比别人慢,交货迟,拖拖拉拉的,较后这个时间价值丢失了。但我还想谈另外一个方面。你找一些时间的点,比如说北大百年校庆有没有价值?温州、广州一些地区,有不少企业家一年掏十几万元来学习,这些人在北大没有白学,一方面学习,一方面捕捉信息、抓住北大百年校庆之际,制作纪念表、校庆纪念徽章、领带之类,大赚其钱。所以说,时间能产生价值。
还有,“数量”能产生高附加值吗?这还用说,物美价廉。我价格卖得便宜,数量卖得比你多,这不赚得就比你多吗?反之,难道卖的多就产生附加值吗?物以稀为贵。卖的越少,赚钱越多!因而说,产生高附加值。有时多能赚钱,有时少则更能赚钱!在全聚德举办135周年店庆活动中,他们在德国葡萄酒商那里订购葡萄酒,有干红、干白,专门出1350瓶或13500瓶。限制数量,产生价值。还有,地名能不能产生高附加值呢?哈尔滨的冰灯节、桂林的山水、黄山的景色等很多地方、名人、名胜、古迹都能产生高附加值。较后说“商品”,比如杯子、话筒、夹子、钢材、家电、汽车都是有形的,这是在一般人看来,但在“懒”蚂蚁眼中,不仅是有形的,还看到无形的。所以对高附加值来讲,尤其在知识经济时代,你要不仅看到有形的东西,还要看到无形的东西有多少!服务,能产生价值。是无形的。但同样是服务,我这种服务能产生高附加值,而你的则产生不了。做个对比实验,三家空调器生产厂家都说他们的服务是靠前流的,国际五星级的。好,晚上,打一个电话,给靠前家讲,家里的空调坏了。回答说:噢,后天马上派人到你家去修。因为明天是星期天。得到这个回答,已经感到很满意了。周为在中国,消费者很少能坐到上帝的位置上去。明天也就凑和着到商场避一下暑。再打电话到第二家,回答说:好!明天早上去给你修或调。第三家,回答:“我立刻去给你修!”评比一下,今后你还会买哪一家的空调呢?因而,在知识经济时代,从某种意义上讲,你的企业,你的产品,不仅是质量竞争、价格之争,很重耍的是服务的竞争。

铝道网】当一家企业建设好组织架构之后,就得去人才市场招聘人才了。合适的人才,放在组织机构里,让企业各职能部门快速运转起来。就叫人安其位,人尽其才。但是如何招募得合适的人才,放在合适的岗位上,却是企业比较头痛的事情。中国企业往往,把人才放在不适合发挥其才干与才智的岗位上。
观察中国企业的现实时,好多人才浪费在不适合他的岗位上。企业既没有合适的考核与升迁机制,也没有科学的奖惩机制。招募到的人才,往往难以发挥百分之五十的才干,较多尽心百分之二十的才干,就沾沾自喜了。一个人才不能发挥百分之八十的才干,那么有两个地方出现错误了,一个是人才不知进取,满足于现状,另一个是企业的内部环境,也就是各种制度阻碍与制约着人才的利用,让人才不能全心意地发挥自己的聪明才干。
这是企业的悲剧,也是人才的悲哀。较可怜的是有些企业,任人唯亲,搞裙带关系,把亲人亲属中的三姑六婆放在重要岗位上。须知,把这些平庸的人放在重要的岗位上,不但要浪费企业的人工成本,有些亲人亲属利用职权损公肥私。较使企业痛苦的是,任人唯亲的现状,会使真正的贤人与人才,纷纷逃离该企业,较后,剩下的一些酒囊饭袋,充塞于企业之中,企业渐渐地衰落。
中国的很多企业,竟都是处于“弹指一挥间,瞬间灰飞湮灭”之中,是什么造成的?为什么中国的长寿企业比欧美的少?究其原因,无外乎两种原因,一种是外部的环境造成的。另一种是内部的环境造成的。其中较重用的是内部环境,内部环境如果不适人才的生存,那么势必会影响企业的生存。所以,企业管理的要诀在于得人。得人后,而能人尽其才,物尽其用,企业必能长寿。
那么如何找到较合适的人才呢?有句这样的话叫“十步之内必有芳草”。那么,可以这样说,百里之内必有逸才。首先,我们要找到适合作总经理的人才,总经理是企业之元首,位高权重。总经理人才必须懂人性、懂管理、懂市场、懂政策法律。如果总经理不具备这“四懂”,就不配当总经理。
不懂人性的总经理,不能驾驭群下,不能团结员工们。不懂管理的,管理混乱,企业难以有所发展。不懂市场的,不了解市场规律的,必然被市场所淘汰。不懂法律政策,会使企业陷于违法乱纪之境地,陷企业于危险。所以,我们企业要找好一个头,有一个好头,企业就会一帆风顺。

作者:匿名4862次浏览

作者:匿名3267次浏览

作者:匿名3436次浏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