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统计局4月17日公布数据,中国1-3月粗钢产量2.31亿吨,同比增长9.9%,同时创下一季度产量新高。  一季度产量同比创下新高的同时,国内钢企业绩却在纷纷“报忧”。
据澎湃此前统计,截至目前,钢铁央企之一鞍钢股份(000898),湖南省钢铁国企华菱钢铁(000932),柳钢股份(601003)、韶钢松山(000717)、太钢不锈(000825)5家钢铁上市公司已陆续发布了2019年度第一季度业绩预告,归属于上市股东的净利润均呈下滑态势,且除华菱钢铁下降25.68%-32.20%之外,其余4家均为下降70%左右。  各家在业绩报告中均提到市场为主要因素。过去的第一个季度,钢材产品价格远低于去年同期水平,同时大宗原燃料煤炭和矿石价格大幅上扬,产品成本处于阶段性高位,钢企利润正在迅速收窄。  值得注意的是,这样的情况恐怕不是暂时的。吴文章在接受澎湃采访时表示,“中国钢铁行业新一轮的产能过剩正在到来。”  吴文章说道,随着之前这一轮包括“地条钢”在内的产能去掉之后,新的一批产能正在进来。具体来说,产能增加的分为几块,“调整产业局部造成的产能增加,比如内部产能向沿海调整等;第二个是搬迁重建,如果按照国家规定严控新增产能的话,这部分是不应该新增产能的,但往往在实际操作过程中被地方政府、企业放大;第三个就是‘地条钢’,这些企业之前可能已经申报了电炉炼钢的产能,那时候是生产‘,现在地条钢’被清理了,但有一部分已经转化为合规的电炉炼钢了。”  基于上述因素,吴文章认为,“这样就导致钢铁产能等于进行了一轮新建,按照我们现在的统计,在未来2-3年内,新增的炼钢产能要达到2亿吨以上,这样就造成了新一轮的产能过剩。”  这样的观点并不是一家之言。分析师徐向春在接受澎湃采访时表示,“压缩过剩产能目标任务完成后,从今年开始,一些产能置换的项目开始投产。同时,前几年经营困难的企业通过重组恢复生产。因此,产能开始出现一定的扩张。更值得关注的是,一些违规的产能以各种名义(包括拆小建大、以产能置换名义新上项目、‘地条钢’死灰复燃、已经退出的产能重新恢复生产等)建成投产。”  徐向春认为,中国钢铁产能过剩的风险重新开始加大。“一季度粗钢产量增长9.9%,表明这种风险开始显现。”  “一旦行业好转,钢铁利润可观,诱惑难挡,更难监管。”徐向春表示。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并没有权威数据显示产能具体增加多少,但钢企的野心从产量上已充分体现。2015年,中国钢铁行业进入“冰冻期”,全行业陷入亏损,2016年开始中国行业率先进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去产能”政策开启。  不过,在产能逐渐去掉的同时,2016年至2018年,中国粗钢产量同比增速分别为增长1.2%、增长5.7%、增长6.6%。值得一提的是,据国家统计局此前公布的2017年粗钢产量为8.32亿吨,照此计算,2018年产量应同比增长11.5%,较公布的6.6%相差近五个百分点。以此推算,国家统计局将2017年粗钢产量进行了调整,调高4000万吨左右。  产量逐年增加的这3年,行业利润也在日益客观。过去的2018年,钢企的吨钢利润一度突破千元大关。一名行业人士对澎湃表示,“在企业尚有利润面前,谁也不愿意急流勇退做贡献者。”  吴文章也指出,“未来只能通过并购重组,由企业内部来自行调节,但是这个时机肯定是在新一轮产能过剩给企业造成伤害之后才能到来。”  吴文章还强调指出,“我们现在装备的产能都是先进的、世界一流的产能,环保要求也都是达标的,这样的话未来就不能像上一轮去产能那样淘汰落后。”吴文章担忧,这对中国钢铁行业、国内市场来说是“灾难性的”。  另外,此前的4月9日,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在北京召开一季度部分钢铁企业经济运行座谈会。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党委书记兼秘书长刘振江指出,受利益驱动,“地条钢”死灰复燃、产能变相增长、合规产能释放过快的冲动确实很大。如果产能控不住,即使钢材需求有增长,也会被新增产能所淹没。而产量方面,一季度是传统的钢材需求淡季,但粗钢产量有增长过快的趋势。  刘振江强调,如果需求的增长速度不及供给,产量的惯性增长和利益驱动的增长将加剧供求矛盾。因此,今年要盯住产量,盯不住,市场又会产需失衡。

  4月22日上午,河北省委书记、河北省人大常委会主任王东峰主持召开省委理论学习中心组学习会议,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去产能、调结构、促转型的重要指示,牢固树立和贯彻落实新发展理念,深入实施“三六八九”工作思路,以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坚决去、主动调、加快转,全力推动河北创新发展、绿色发展、高质量发展。  按照省委加强和改进各级党委理论学习中心组学习的部署,此次学习会议创新学习方式,深化思想认识和推进工作相结合,许勤、叶冬松、赵一德、梁田庚、焦彦龙、董仚生、邢国辉、高志立、刘爽、范照兵作交流发言,袁桐利、王浩作主题发言,河钢集团、邯郸市主要负责同志作重点发言,突出学习主题,务求学习实效。  王东峰指出,习近平总书记高度重视河北去产能和转型升级工作,多次作出重要指示,提出明确要求,为我们提供了强大思想动力和科学行动指南。全省各级各部门要坚持政治站位,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精神,自觉把思想和行动高度统一到党中央决策部署上来,坚定不移去产能、调结构、促转型,切实担负起推动高质量发展的政治责任,增强贯彻落实的政治自觉、思想自觉、行动自觉。  王东峰强调,要坚持以壮士断腕的决心持续加大工作力度,决战决胜打好化解过剩产能攻坚战。要强化目标导向,坚持保优压劣、关小促大,紧盯钢铁、煤炭、水泥等过剩产能年度压减目标,加大工作力度,坚持责任倒逼,加强监管执法,推动化解过剩产能落到实处。要强化兼并重组,推动环首都和生态敏感区钢铁产能有序退出,彻底解决一些城市钢铁围城问题,加快钢铁产业向沿海临港地区适度集聚。要强化国际合作,充分发挥河钢斯梅代雷沃钢厂示范作用,积极开拓多元化国际市场,加快过剩产能走出去步伐。要强化底线思维,积极稳妥做好职工安置和债务处置,确保职工合法利益和社会稳定。  王东峰强调,要加快培育新的发展动能,构建多元发展、多极支撑的现代产业新体系。要着力深化“万企转型”行动,大力推进重点技改项目,鼓励支持骨干企业深化与科研院所合作,积极推动传统产业向高端化、智能化、绿色化方向迈进。要着力实施创新驱动战略,深入实施战略性新兴产业三年行动计划和高新技术企业、科技型中小企业倍增计划,加快发展新兴产业。要着力抓好招商引资工作,积极开展专业招商、精准招商、产业链招商,扩大有效投资,狠抓大项目好项目建设,提高各级各类开发区建设水平和发展能级,加快沿海经济带发展。  王东峰强调,要切实强化组织领导,健全责任体系和工作机制。要加大改革创新力度,大兴调查研究、真抓实干、攻坚克难之风,推动去产能、调结构、促转型取得扎实成效,为建设经济强省、美丽河北提供坚强支撑。  省委理论学习中心组成员和省直有关单位、部分省属国有企业主要负责人参加会议。

  按照国家应急管理部工作部署,为进一步巩固钢铁企业重大生产安全事故隐患排查治理专项行动成果,有效防范化解钢铁企业煤气环节重大安全风险,坚决遏制钢铁企业较大煤气事故多发势头,确保全省(河北省,下同)钢铁行业安全生产形势持续稳定,制定本方案。  一、总体要求  所有涉及煤气生产、储存、使用的钢铁企业纳入治理范围。专项治理的核心是落实企业安全生产主体责任,关键是推动企业深化安全风险辨识管控和隐患排查治理双重预防体系建设,通过排查治理煤气环节的事故隐患,修订完善相关管理制度,实施装备升级改造,提升钢铁企业煤气安全管理水平和设备设施本质化安全水平,努力构建煤气安全管理长效机制。  二、专项治理主要内容  根据国家工作安排,结合我省实际,围绕钢铁企业煤气安全管理、煤气设备设施、煤气作业三个重点方面,全面排查治理以下突出问题:  (一)煤气安全管理。  1.新建、改建和大修后的煤气设施未经检查验收合格,擅自投入运行。  2.煤气设备设施的改造和施工,由不具备相应资质的设计单位和施工单位进行;新型煤气设备或附属装置未经安全条件论证。  3.生产、储存、使用煤气的企业未建立煤气防护站(组),没有配备必要的煤气防护人员、煤气检测报警装置及防护设施,未按要求每年组织开展至少一次煤气事故应急演练。  4.未按要求建立和完善煤气安全管理制度。  5.从事煤气生产、储存、输送、使用、维护、检修人员未依法持证上岗。  6.未针对较大及以上等级的涉煤气安全生产风险,制定专门管控方案;未将涉煤气的风险、管控措施或者管控方案在风险部位、岗位或者车间进行公示。  7.对检查发现的煤气环节事故隐患,未制定隐患整改方案;重大隐患整改方案实施前,未组织相关人员进行论证。  (二)煤气设备设施。  1.煤气柜建设在居民稠密区,未远离大型建筑、仓库、通信和交通枢纽等重要设施;柜顶未设置防雷装置。  2.煤气区域未按照标准规定的爆炸性危险环境区域划分采用符合要求的防爆电气设施。  3.生产、储存、使用煤气的企业在可能发生煤气泄漏、聚集的场所,以及煤气区域的值班室、操作室等人员较集中的地方,未设置固定式煤气检测报警仪和安全警示标志。  4.煤气分配主管上支管引接处,未设置可靠的隔断装置;煤气进入车间前的管道,未按标准要求设置总管切断阀或可靠的隔断装置。  5.煤气水封和排水器的设置、水封高度、给(加)水装置不符合标准要求。  6.煤气管道的结构与施工、敷设、防腐不符合标准要求。  7.开、闭时冒出煤气的隔断装置盲板、眼睛阀或扇型阀及敞开式插板阀等,安装在厂房内或通风不良之处,离明火设备距离不足40米。  (三)煤气作业。  1.煤气点火作业程序不符合标准要求。  2.涉及煤气的有限空间作业,程序、氧含量、一氧化碳浓度等不符合标准要求。  3.带煤气作业或在煤气设备上动火没有作业方案和安全措施,未取得煤气防护站或安全主管部门的书面批准。  4.带煤气作业如带煤气抽堵盲板、带煤气接管、高炉换探料尺、操作插板等危险作业,在雷雨天进行;作业时没有煤气防护站人员在场监护;操作人员未佩戴呼吸器或通风式防毒面具。  三、实施步骤  专项治理时间为2019年4月至11月,分四个阶段实施:  (一)制定方案阶段(4月底前)。各钢铁企业结合本单位实际,在深入分析煤气安全方面存在突出问题的基础上,制定工作实施方案或工作台帐,明确专项治理的任务分工、时间安排、责任单位和责任人等内容。各级应急管理部门要加强对企业方案制定与实施的督促检查。  (二)自查自改阶段(5月至7月)。各钢铁企业对照专项治理主要内容,开展全面细致排查,确保不留死角盲区,并建立专门的排查整改台帐。对发现的问题隐患,要制定整改方案,做到整改责任、措施、资金、时限、预案“五落实”,确保整改到位。各企业也可结合三年专项整治方案,以煤气系统“安全管理排查诊断”的形式开展自查工作。请各钢铁企业于7月15日前,将本单位煤气专项治理自查自改工作总结报当地应急管理部门;各市应急管理局于7月底前,将本地所有钢铁企业工作总结电子版报省应急管理厅。  (三)督促整改阶段(8月至9月)。市、县应急管理部门按照分级分类监管办法,在企业自查自改的基础上,组织重点抽查执法,督促指导企业查漏补缺,确保安全风险管控措施落实到位。对抽查中发现的重大事故隐患,一律公开曝光,并挂牌督办,督促按时整改到位。  (四)验收总结阶段(10月至11月)。省应急管理厅将组织对全省钢铁企业煤气专项治理工作开展情况进行验收。各级应急管理部门要对本地区专项治理情况进行总结,请各市应急管理局于11月15日前将本地专项治理工作总结报省应急管理厅。  四、保障措施  (一)加强宣传引导。各级应急管理部门要采取多种方式,充分调动企业积极性,引导企业自主开展宣传培训,提高广大职工对煤气危害的认识,增强职工对煤气风险的辨识管控能力和应急处置能力,有效遏制煤气事故发生。要及时曝光违法违规企业和典型案例,引导全社会进行监督,营造良好舆论氛围。  (二)加大执法力度。各级应急管理部门要以重大事故隐患、重大和较大安全风险、涉煤气作业为重点,加强执法检查。检查中,发现企业仍存在未采取任何措施的重大事故隐患,要立即下达停产整改指令;对排查治理不认真、整改不到位的企业,依法给予上限处罚;对存在重大事故隐患,到期未整改或整改后仍不符合安全要求的企业,坚决提请本级人民政府予以关闭。对存在《对安全生产领域失信行为开展联合惩戒的实施办法》相关规定行为的,提请纳入安全生产领域失信联合惩戒“黑名单”,形成有力震慑。  (三)建立长效机制。各级应急管理部门要督促指导钢铁企业,将本次专项治理与冶金行业三年专项整治、“双控”机制和标准化建设等工作有机结合起来。实施能源隔离上锁,完善在线监控监测,提高煤气系统本质安全水平。实施“岗位作业标准化”工程,提升一线作业人员安全防范能力。强化安全风险辨识、评估和管控,逐步建立源头辨识、过程控制、持续改进、全员参与的安全风险管控长效机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