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日唐山市丰南区政府出台相关文件,对《唐山市丰南区2018-2019年秋冬季钢铁行业错峰生产方案》中第四项“各钢铁企业错峰生产任务”部分企业错峰生产任务进行调整,其中  (一)唐山瑞丰钢铁(集团)有限公司限产产能不变,限产时间调整;  (二)唐山东华钢铁企业集团有限公司限产产能调整为44.56万吨,限产时间调整;  (三)唐山市丰南区凯恒钢铁有限公司限产产能调整;  (四)唐山市丰南区经安钢铁有限公司限产产能不变,限产时间调整;  (五)唐山瑞丰钢铁(集团)粤丰钢铁有限公司限产产能不变,限产时间调整为。

近日,中国工程院组织了“中国·湛江院士行”活动,16位院士、8位行业专家一起深入到宝钢湛江钢铁厂区,深入了解环保技术和管理创新情况,共同探讨我国工业环保和工业建筑领域的技术和模式创新经验。  宝钢湛江钢铁是在钢铁产能过剩的行业严冬和环境治理最严厉时节上马的,既要保持新产能的高水平高效能又要保持绿色发展。这是横亘在建设者面前的难题。  钢铁企业给公众的印象往往是污染大户,烟囱冒烟,空气时而弥漫呛人的气味,污水外排,还有废弃钢渣堆存的问题。但宝钢湛江钢铁坚定地认为,必须坚守绿色环保这条底线,致力于打造“全球排放最少,资源利用效率最高,企业与社会资源循环共享”的绿色环保钢厂。经过科学论证、严谨分析,宝钢湛江钢铁把这项艰巨任务交给了中冶建筑研究院,并大胆采用环保BOO项目运营模式,走一条全新的环保治理路子。中冶建研院隶属于中央企业中冶集团,是我国土木工程和环境保护专业领域里的大型综合性科技企业,在废渣处理和除尘技术上拥有绝对优势。  宝钢湛江钢铁环保BOO项目模式,是基于第三方治理模式建立的,是宝钢湛江钢铁以合同的形式通过付费,将产生的污染交中冶建研院的专业化环保公司治理。中冶建研院湛江环保公司作为宝钢湛江钢铁环保综合治理领域第一个走市场化契约管理新路的环保运营公司,第一个专业化的环保运行服务企业,应运而生。  三年过去了,数字显示,仅2018年上半年,宝钢湛江钢铁实现产值193.42亿元,实现净利润22.3亿元,生产钢材381.32万吨。令人欣慰的是,湛江的天和水依旧是湛蓝的,空气依旧清新。金山银山起来了,绿水青山依然好看。  宝钢湛江钢铁有限公司副总指挥陈炯介绍,湛江钢铁实现连续两年盈利,整体经营业绩超出预期,环保也创世界水平。  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科学院生态环境研究中心研究员、清华大学教授曲久辉在发言中表示,湛江环保BOO项目,依托央企雄厚的实力和底蕴,充分发挥中冶建研院在大气污染防治、钢渣热闷处理等方面的技术优势,为新一代钢铁企业提供了国内领先的节能环保解决方案,是我国大型钢铁企业环境综合治理引入第三方服务的典范工程。  中国企业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李锦认为,“市场+科技全面创新+全生命周期”环境治理新模式,改变政府行政治理单一方法,也改变排放者和治理者一体的局面。在BOO模式下,政府无须出面,企业湛江钢铁也变成了监督者。实现了中国环保治理由政府罚款式行政管理为企业契约式市场治理的转变。  (文章来源:经济参考报)

近些年来,钢铁行业去产能引人注目。2018年马上就要过去,应如何看待2018年钢铁行业发展?2019年兼并重组进展是否加速?2019年我国钢铁行业会面临哪些挑战?如何应对?针对这些问题,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了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价格监测中心史洁。  2018年钢铁行业呈现四个特点  中国经济时报:你如何看待2018年钢铁行业的发展?  史洁:在化解过剩产能、出清地条钢等一系列改革措施推动下,钢铁行业运行情况在2016年出现好转、2017年明显改善、2018年保持稳中向好发展态势。  第一,行业供需趋于合理。2016-2017年合计压减粗钢产能1.2亿吨以上,2018年前7个月压减2470万吨,完成全年3000万吨压减任务总量的八成以上。无效产能退出为优质产能腾挪空间,钢铁产能利用率恢复到80%左右的合理区间。  1-10月粗钢产量为7.83亿吨,同比增长6.4%。海关总署数据显示,前10个月我国钢材出口5841万吨,进口1110.3万吨,累计净出口4730.7万吨,折合粗钢表观消费量约7.33亿吨,行业供需趋向于合理。  第二,钢材价格高位运行波动趋缓。据价格监测中心监测数据显示,前11个月全国主要钢材批发市场均价为每吨4545元,比2017年同期上涨11.22%,是2013年以来最高水平。自去年四季度钢材平均价格站上4500元以后,今年钢材价格始终围绕该水平上下波动,未出现大幅涨跌情况,最大涨跌分别出现在8月(3.57%)和1月(-5.7%)。前11个月环比波动振幅为9.26%,低于去年同期的14.75%和2016年的19.62%水平。  第三,企业利润大幅攀升。1-10月,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增长13.6%,其中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增长63.7%,位居34个利润总额同比增加行业前列。同样的,前三季度中钢协会员钢铁企业实现利润2299.63亿元,超过2017年全年利润总额,同比增长86.01%,销售利润率为7.5%,较上年同期提高2.88个百分点,钢铁行业盈利水平恢复到工业行业平均水平,开创了新局面。  第四,出口量继续回落出口额上涨。2018年钢材出口继续回落,前11个月,出口6378万吨,同比降低8.6%,但是出口金额由去年同期的累计下滑转为明显上涨。进口1216万吨,同比微涨0.5%,进口额也有所上涨。  兼并重组仍是未来工作重点  中国经济时报:有观点认为,2019年钢铁行业兼并重组仍将继续,并有加速的可能,对此,你如何看待?  史洁:钢铁行业去产能任务有望提前完成,钢铁行业脱困发展成效明显,但行业集中度较低、企业生产专业化不足、产品结构失衡等“老”问题长期存在,而落后产能“死灰复燃”、国际环境深刻变革等“新”风险日益严峻。因此,推动钢铁行业兼并重组,提高产业集中度、建立高质量供给体系、提升行业防范风险能力、减轻区域环境压力是钢铁行业实现高质量发展、规模化效益的必由之路。  “十三五”时期,早在2016年工信部发布的《钢铁工业调整升级规划(2016-2020年)》中便对钢铁行业兼并重组和调整布局作了重点要求,在规划发布前1个多月宝钢和武钢完成合并。当前,河北、河南、江苏、山西、四川等地已出台钢铁行业发展相关规划目标。截至2020年,河北省钢铁企业将形成“2310”产业格局,包括2家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企业,3家地方实力企业,10家特色钢企。江苏积极形成“134”格局,山西计划从目前的27家减少至10家,四川力争建成影响力大、竞争力强的千万吨级骨干钢铁集团,总产值达3500亿元。  因此,在去产能收尾阶段,加速推动钢铁行业兼并重组将是未来改革工作重点。  三个方面面临挑战  中国经济时报:2019年我国钢铁行业会面临哪些挑战?  史洁:一是外部环境深刻变革。今年以来,全球经济分化趋势明显,美国经济在扩张性财政政策和税收改革等刺激下逐渐走强,欧元区经济运行整体偏弱,新兴市场经济体在美元强势升值的冲击下苦于金融环境趋紧和资本外流。  二是供给侧改革带来的边际推动效应减弱。得益于供给端红利,过去两年钢材价格大幅回升,企业盈利不断修复,整个行业迎来发展新机遇,可以说供需矛盾缓解、价格回涨是整个行业改善的源头。但随着去产能任务趋近完成,供给端对价格的边际拉动影响将削减,接下来想继续保持平稳高质量发展,需要更多依靠行业发展内生动力。  三是行业高质量发展内生动力有待加强。创新研发投入、技术装备、环保设施投入不足、产品结构不合理等影响钢铁行业做强的问题存在。  在四个方面应对  中国经济时报:为使2019年钢铁行业继续健康稳定发展,你有哪些建议?  史洁:一是密切关注国际贸易环境变化,积极采取应对措施。  二是继续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下大力度严控新增产能、防范“地条钢”死灰复燃,在巩固去产能成果的同时,加快推动钢铁行业兼并重组和布局调整,推动钢铁行业高质量发展。  三是加强行业供给,把握“一带一路”国家用钢增长机遇,维持供求关系基本平衡;建设新型供应链模式,压缩成本,营造利润空间;提升监测预警能力,保证钢材价格平稳、市场秩序稳定。  四是发挥协会、政府部门的引导和服务功能。从资金、技术、人才多方面给予支持,营造良好市场环境,健全行业标准体系,激发企业高质量发展内生动力。  (文章来源:中国经济时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