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日报讯(记者 谭心怡
通讯员海法宣)被债务人欠钱心急如焚,债权人动起了歪脑筋,想要来个“私力救济”,最终却陷入“不当得利”纠纷。近日,海沧法院发布了一起因债主太心急而引发的侵权案。  案情:催债未果
让员工给对方下套  甲某(化名)负债累累,拖欠了孙某(化名)一笔十几万元的款项,一直未还,孙某数次催讨未果。  某天,孙某偶然听说甲某要购买钢材,就设下了“圈套”,指示员工小强(化名)隐瞒真实身份,引诱甲某进行钢材现金交易,以期收取甲某的货款用于冲抵甲某的先前欠款。  而后孙某暗示小强自称“王某”,主动联系甲某,称有钢材要以优惠价格出售,甲某便将信息转告同村经营建材的乙某(化名),乙某表示愿意购买。双方约定于次日下午交易,并特别要求以现金方式交易。  次日,乙某到银行取现后,与甲某驾车前往小强指定的地点进行交易。双方验货合格后,小强收取了乙某现金18万元并安排货车运输钢材,乙某支付运费。随后,小强将货款交付给孙某,孙某在途中拦截货车运走钢材。孙某还在事后发短信告知甲某“钢材扣走,借条还你”,后来,乙某以“不当得利”纠纷向法院起诉。  审理:谁支付货款
成为审理关键点  法院经审理认为,在双方对交易主体各执一词的情况下,鉴于本案是即时清结的现金交易,在此种“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交易模式下,由谁支付现金便成为认定交易主体的关键。本案是乙某支付了现金货款,故乙某即为案涉钢材的真实买方。本案真实买家、货款及运费支付者均系乙某,乙某亲自参与该交易及货物押运,故孙某拦截并扣留案涉钢材时,该批钢材的所有权应归属于乙某而非甲某,孙某的行为侵害了乙某的合法权益。  上述案涉钢材买卖合同履行完毕后,钢材所有权就已转移至乙某,孙某强行拦扣已经属于乙某的钢材,已构成侵权。孙某取得案涉钢材缺乏合法依据,并致他人受损害,已构成不当得利。  最终,法院经审理判令孙某应返还案涉钢材款并按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计付利息。

今年以来,马钢开展的螺纹钢“铌代钒”技术攻关取得丰硕成果,在保持长材螺纹钢“青皮”特色的前提下,按新工艺生产含铌螺纹钢13万吨,增效超500万元。  钒氮属于价格昂贵的稀有合金料,今年以来,钒氮合金的市场价格一路飙升,给HRB400、HRB500
系列螺纹钢生产带来巨大成本压力。马钢密切关注钒氮、铌铁等合金料的价格走势,积极寻找降低合金料成本的切入点。他们抓住市场上钒氮合金与铌铁合金价差较大的机遇,于今年7月开展了“铌代钒”攻关试验,用铌铁合金替代钒氮合金。

一边是被称为“并购大王”的北京建龙,另一边则是去年凭借“现金墙”刷屏的辽宁方大……国内两家民营钢企巨头,接下来或面临一场“正面硬刚”。  争夺焦点,是被称作“龙江钢铁脊梁”的西林钢铁。  今年10月,西林钢铁破产重整的消息不断发酵,随后建龙集团经过报名遴选,成为了公司重整的战略投资方。  如今,东北“坐地户”方大集团突然发难。  12月13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接近西林钢铁人士处独家获悉,方大集团通过旗下江西方大钢铁集团,发布了一份“关于西林钢铁等四十家公司之重整投资方案”,疑似已介入到西林钢铁重整的角逐之中。  西林钢铁官网显示,公司始建于1966年,2005年末改制为民营企业,旗下有阿城钢铁有限公司、灯塔矿业有限公司、翠宏山铁多金属矿等子公司,2012年末已具备年产粗钢700万吨的生产能力,位居当年中国企业500强。  今年5月22日,广西物资经济开发有限公司以西林钢铁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且明显缺乏清偿能力为由,向黑龙江省伊春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对公司进行重整。  今年7月,伊春中院裁定受理西林钢铁集团有限公司等40家企业实质合并重整。  坐地户半路“截和”  截至2018年10月10日,西林钢铁重整管理人共受理1241家债权人申报债权,累计申报金额约383.21亿元。  其中,债权人遍布全国各省市,即便远在四川的10家银行同样未能幸免,如攀枝花市商业银行便合计申报了3.68亿元债权。  由于对重整投资人的要求较高、期限短,故招募投资人期间,并无其他潜在投资人名,“并购大王”北京建龙成为了西林钢铁的唯一战略投资方。  不过,同处关外的民营钢铁巨头方大集团却突然出手“截和”,并准备了一份新的重整方案。  目前,方大集团旗下拥有方大炭素、方大特钢和东北制药三家A股上市公司,以及一家钢铁联合企业方大萍钢。  方案显示,方大集团计划根据债权性质及类型不同,方大集团计划分别运用债转股、留债分期清偿、即期现金清偿等综合方式解决债务偿还问题。  同时,力争在重整计划批准后的三年内,由方大钢铁集团控制的上市公司以定向发行股票或现金购买方式收购债转股股东持有的西林钢铁股权。  若三年到期未实现上市公司收购该部分股权,则债转股股东可选择继续持股或由方大钢铁集团(或其关联方)以转股债权22.01%的清偿率对应金额及利息(按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息),以现金方式收购上述股权。  在行业内,方大集团素以成本控制突出、吨钢盈利能力强著称。  或许既有战绩为方大提供了底气,公司在前述重整方案中提出,“拟利用1-2年时间……使(西林钢铁)使销售收入达到200亿元以上,实现利润30-50亿元。”  值得关注的是,在今年钢铁业去产能“收官”的背景下,行业重心已经转为兼并重组,而方大集团早前却跨界拿下了东北制药的控制权,此举曾让业内感到费解。  此次方大介入西林钢铁的角逐,则契合了上述行业趋势。究其原因,或在于2016年国务院发布的“46号文”。  该《指导意见》设定的目标是,到2025年,中国钢铁产业60%—70%的产量将集中在10家左右的大集团内,其中包括8000万吨级的钢铁集团3家—4家、4000万吨级的钢铁集团6家—8家。  这就不难理解,缘何北京建龙、辽宁方大均有意参与西林钢铁的重整了。  更何况,近三年民营钢企盈利能力大增、现金流充裕,年内已有德龙钢铁“掌门人”丁立国10亿拿下上市公司大通燃气的案例在先。  偿债比率提高,辽宁放大高价诱人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方大集团在抛出上述重整方案前,曾经与包括银行在内的债权人进行过沟通,而由其作为战投,也获得了部分债权人的支持。  为此部分债权人,拟向重整管理人发布一份“要求推迟召开西林钢铁第二次债权人会议并重新制定重整计划草案”的函件。  “在西林钢铁重整投资人招募过程中,管理人通过设定与本案实际情况不相适应的不合理报名条件、压缩报名期限等方式,排斥有意参与重整的潜在投资人,人为造成只有一家投资人报名、无人竞争的假象……”债权人在该函件中指出。  债权人代表认为,“为了避免广大债权人权益遭受损害,确保重整程序的公平性和公正性,我们要求推迟召开西林钢铁第二次债权人会议,重新制定重整计划草案。”  在招募投资人过程中,西林钢铁管理人曾经做出了“2017年粗钢生产量须达到2000万吨以上”的筛选标准。  中钢网数据则显示,符合上述条件的钢企仅有宝武集团(6539万吨)等6家国企,以及沙钢集团(3835万吨)和建龙集团(2026万吨)2家民企,而沙钢集团去年底刚刚完成对东北特钢的重整,处于消化整合过程中。  方大集团虽然未能达到上述产能要求,如今却以较高的清偿率,获得了部分债权人的支持。  “重整草案以担保财产评估价值为依据分五年清偿完毕,剩余部分转为普通债权;方大方案亦以担保财产评估价值为依据,但承诺三年内清偿完毕,清偿期间更短。”有债权人指出。  建龙集团重整草案显示,对每家债权人40万元以上部分清偿率为15%,非金融类债权三年内清偿完毕,金融类债权五年内清偿完毕。  而方大集团的方案则是,对每家债权人40万以上部分清偿率提高至不低于22.01%,三年内清偿完毕,期间亦按同期贷款利率计息,该方案同时还赋予非金融类债权人选择一年内按18%清偿率一次性受偿的权利。  如今,随着方大集团的介入,再次为西林钢铁重整案增加了变数。至于建龙集团,未来将作出何种应对?这场过江龙与地头蛇间的争夺结果如何?尚未可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