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参考报》记者获悉,在提前两年超额完成“十三五”期间压减粗钢产能1.5亿吨的上限目标基础上,相关部门正研究进一步完善有利于钢铁企业兼并重组的政策环境。  据权威人士透露,目前相关政策正由发改委、工信部等部门牵头,相关协会配合制定。政策将按照企业为主体、政府引导、市场化运作的原则,鼓励有条件的企业实施跨区域、跨所有制的兼并重组,加快钢铁行业转型升级。  国家发展改革委产业协调司巡视员夏农表示,钢铁工业已经从过去依靠投资驱动发展为主的规模扩张阶段,进入到以创新为主的优化升级阶段。在此背景下,钢铁工业需建设以质量为中心的品牌评价体系,推进由制造商向服务商转变,增加高端钢材品种的供给能力。  夏农指出,钢铁行业兼并重组的发展目标,组建全球范围内有较强竞争力的超级特大型钢铁集团、具有区域市场主导能力的特大型钢铁集团,和一批专用产品优势明显、自我发展能力强的专业化龙头企业。  全联冶金商会会长张志祥表示,2017年我国前十家钢企产量占全国不足37%,距60%的钢铁产业集中度目标还有较大差距。  需要注意的是,我国与发达国家相比,钢铁行业仍面临集中度低的问题。据监测数据显示,2017年,韩国前两家钢铁企业累计产量占全国总产量的比例为89.2%;日本前三家钢铁企业产量占全国总产量的比例为81.5%;俄罗斯前四家钢铁企业产量占全国总产量的78.0%;美国前三家钢铁企业产量占全国总产量的57.7%。  全联冶金商会名誉会长赵喜子表示,从目前来看,预计三年时间,中国钢铁企业前10名的集中度将达60%。  张志祥表示,钢铁集中度低将带来重复建设、无序竞争、市场混乱,加大原燃料上下游行业、金融机构协调和抵御风险的困难。  “现在是愿买愿卖,产能价值最佳时期。”张志祥说,民营钢企应认清形势,顺势利导,积极参与。  近两年钢企频繁重组。中信集团战略重组青岛特钢,首钢重组长钢、水钢、贵阳钢铁、通化钢铁;宝武钢铁重组八一钢铁、韶钢、重庆钢铁;中原特钢则被南方工业集团无偿划转给中粮集团。  值得一提的是,民营钢企也牵头了部分重组。锦程沙洲重组东北特钢,成为民营钢铁企业重组国有企业的典范。  张志祥坦言,钢企不可能总是多达四五百家,会逐步减少。优势企业兼并弱势企业,大企业重组小企业是大势所趋,只有集中度提高,就能有效控制产能,有效调整结构,有效配置资源,增强防风险能力。  我国地方钢企整合也在加速。截至2017年底,邯郸市钢铁产业逐步形成“3+3”产业格局,即新兴铸管、邯钢、天铁3家大型国有钢铁集团,以及武安、峰峰、永年3个重点区域,将原有39家钢企重组成8至10家。河南安阳从11家整合为4家。  张志祥同时表示,在混改重组外,钢企还将注重按照国家区域经济发展规划,结合解决钢铁布局北重南轻、部分地区产能过于集中的问题,选择环境容量较大的地区,转移钢铁产能。如兴华钢铁已经决定从武安转移至福建,金鼎重工部分产能从武安转移至安徽。  工信部原材料工业司钢铁处副处长文刚表示,未来京津冀地区将继续压减地区内产业容量,京津冀地区面积占全国的22%,但是集中了全国25%的钢铁产量,单位面积的钢铁产能强度远超全国平均水平,且主要集中在河北省,未来将通过彻底关停,鼓励向区域外转移发展。  日前,山东省人民政府印发《关于加快七大高耗能行业高质量发展的实施方案》的通知,要求严控钢铁总产能,力争用5年左右时间,大幅压减转移京津冀大气污染传输通道城市和胶济铁路沿线资源环境承载压力较大地区的钢铁产能。

本报讯(记者李惠钰)最新数据显示,今年前三季度,中国钢铁行业利润增幅超过70%。在近日召开的2018(第七届)中国钢铁技术经济高端论坛上,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院长李新创表示,钢铁行业利润水平回升,但去产能的压力仍不小,需警惕扩大产能的倾向,必须建立防范过剩的长效机制。  根据中国钢铁工业协会近日公布的统计数据,今年钢铁企业经济效益持续好转。1~9月会员钢铁企业实现销售收入3.06万亿元,同比增长14.47%。9月末,会员钢铁企业资产负债率66.11%,同比下降3.91个百分点。但统计数据也显示,在高利润的驱动下,前三季度生铁、粗钢和钢材产量均有不同程度的上升。  李新创指出,此次钢铁工业复苏,主要由于压减产能、环保倒逼的结构性供给升级,如果沾沾自喜,不利用当前良好势头进行钢铁行业结构调整,及时巩固取得的成果,那么钢铁行业很可能再次陷入困局,未来再调整的难度也将更大。  与会专家普遍认为,我国钢铁行业距离真正建成钢铁强国仍有差距,与高质量发展的要求相比,行业仍存在一些不可忽视的问题。  根据发展趋势和政策要求,李新创认为,钢铁产品应不断提升质量,以满足下游用钢行业提质提标、升级换代的需要。钢铁企业要通过科技创新把握未来钢铁工业工艺、技术、产品发展方向;采用先进工艺技术与装备,有效提升生产效率和产品质量。  在产品升级方面,李新创表示,应增加高质量、高技术含量和高附加值产品的比重,如汽车板、硅钢、轴承钢、齿轮钢、海工用钢、核电用钢等重点高端产品。通过科技创新把握未来钢铁工业工艺、技术、产品发展方向;采用先进工艺技术与装备,有效提升生产效率和产品质量。

宝钢是“中国改革开放的产物”,是国企改革的先行者,通过几十年的艰苦创业、持续创新,引领中国钢铁工业走上现代化发展之路,开创了中国钢铁工业发展的新模式。  2016年12月,原宝钢集团和原武钢集团联合重组成立中国宝武钢铁集团有限公司。中国宝武正引领行业转型升级,全面提升企业竞争力和影响力,努力成为全球钢铁业引领者。  建好一个宝钢、上交一个宝钢、输出一个宝钢  宝钢不仅是中国改革开放后特大型引进项目的成功实施者,也是中国改革开放政策取得成功的实践验证者。  中国宝武集团董事长陈德荣说,宝钢人“建好一个宝钢、上交一个宝钢、输出一个宝钢”,向全国人民交出了三份出色答卷,以优异的经营业绩实现了国有资产的保值增值目标。2003年,宝钢在中国制造业界首家跻身于《财富》世界500强并持续保持至今。  梳理宝钢到宝武的“数据史”可以看到,
从1985年宝钢一期工程投产到2017年中国宝武联合重组第一个完整年,共累计实现钢产量7.3亿吨,营业收入4.2万亿元,利润总额2881亿元,利税总额4913亿元。宝钢汽车板年生产能力超过1000万吨,是国内最大、全球前三的汽车板制造企业;取向电工钢年生产能力达到80万吨,产量规模世界第一,完全满足我国输配电行业的全部需求。  宝钢走出了一条大规模“引进—消化—吸收—创新”建设特大型现代化钢铁企业之路,开创了中国钢铁企业赶超国际先进技术之先河。在消化、吸收的基础上,宝钢大胆探索系统集成、自主创新,创造了特大型工程建设项目系统管理和特大型钢铁企业现代化生产管理新模式,其经验已辐射到国内其他兄弟企业。  宝钢更走出了一条国有企业做大做优做强的改革发展之路。在生产能力、销售规模不断扩大,跻身于国际先进钢铁企业行列的同时,宝钢从一个计划经济体制下的钢铁厂,转变为市场经济体制下独立经营、自负盈亏的市场竞争主体,遵循市场规律,把握市场机遇,以强大的国际竞争力跻身于世界一流企业行列。  中国宝武:中国钢铁业改革开放“再出发”  宝钢与武钢成功实施联合重组,用陈德荣的话来说,是“初战告捷”。而从其内部结构与机制的再探索、再创新来看,则可以说是中国钢铁业改革开放“再出发”的一个崭新起点。  中国宝武注册资本527.9亿元,资产规模7395亿元,产能规模7000万吨,位居中国第一、全球第二。面对整合融合、深化改革、维护稳定等一系列重任和考验,中国宝武联合重组元年即取得经营佳绩,位列《财富》世界500强第162位,在全球钢企中排名第二;保持了全球综合类钢铁企业最优评级水平。  “瘦身健体”、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国宝武刚一“诞生”,即在行业内作出表率。2016年压减钢铁产能997万吨,2017年化解产能545万吨,三年目标两年完成。  2017年,中国宝武将压减工作与扭亏增盈、治僵脱困、整合融合、企业改制等相结合,坚持“企业不消灭亏损,就消灭亏损企业”的原则,累计压减法人户数180户,亏损子公司户数同比下降61户,为发展新业务腾挪了空间。中国宝武还剥离“企业办社会”职能,有效解决了一批历史遗留问题。一整套强有力的“瘦身健体组合拳”,让中国宝武轻装上阵、活力满满。  在中国宝武改革开放“再出发”的成绩单里,至今最为“浓重的一笔”就是:以市场为导向,积极探索混合所有制改革。近年来,中国宝武实施了23个混合所有制改革项目,引入非公资本17.3亿元。目前,中国宝武共有混合所有制企业115户,占企业总数的23%,集团营业收入和利润的70%来自混合所有制企业。  2017年4月,中国宝武作为主发起人,与美国W.L.
Ross公司、中美绿色东方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深圳市招商平安资产管理有限责任公司共同成立了四源合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并以此为平台设立了钢铁企业并购基金——四源合基金,旨在为中国钢铁行业去除过剩产能,加快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服务。四源合基金的首个项目——司法重整重庆钢铁股份有限公司,正在按计划推进,重钢业绩扭亏为盈。  中国钢铁业:由大到强“还在路上”  2017年以来,中国钢铁行业形势有所改善,但并未改变整个行业长周期调整的趋势。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中国庞大的钢铁产业是中国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其发展成色直接影响中国经济的发展质量。中国宝武作为一家央企、更作为一家行业龙头企业,在新时代要有新担当、新作为。  中国宝武研究人员分析认为,中国钢铁业实现了由小到大,但由大到强“还在路上”。  中国钢铁业在钢厂吨钢投资成本、建设周期等方面处于世界前列,但在劳动效率、研发效率、财务效率等运营方面与世界先进企业尚有较大差距。中国宝武从规模上看,已经是世界第二大钢铁企业,总量指标遥遥领先于国内钢企。但从效率指标看,中国宝武的综合竞争力尚有提升的空间,尤其在人事费用率、人均产钢量等方面,与世界一流钢企存在明显差距。  中国宝武已是国有资本投资公司的试点单位,愿景是成为全球钢铁业引领者和世界级企业集团。在最新一轮的发展规划中,中国宝武将加快智慧制造体系的建设步伐,让智能制造成为钢铁行业的标配,逐步构建集智能装备、智能工厂、智慧运营于一体的智慧制造体系,降低成本、提升品质、提高服务能力,有效解决客户的个性化需求与企业标准化批量生产之间的矛盾。  据陈德荣介绍,宝钢股份“热轧智能车间”已入选了第一批国家智能制造试点示范项目。今年3月底,宝钢股份自主集成建设的全球首套大型高炉控制中心启用,成功实现了对宝山基地4
座高炉的集中化操作控制和生产管理,并可对其他基地高炉进行远程技术支撑。这是宝钢股份大力推进智能制造、积极探索多基地融合高效生产管理模式取得的重大突破。(半月谈记者
李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