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月河北省钢铁行业利润走势图。省冶金行业协会供图  长城网讯(记者
贾芳)今年以来,河北钢铁行业主营收入和利润呈增长态势,全行业更加注重节能环保,相继实施的《钢铁企业两化融合规范》《铁矿粉造块工序设备规格与生产能力》等团体标准为行业高质量发展提供了标准遵循。  据河北省冶金行业协会最新数据,1-9月份,河北省钢铁行业主营收入完成8651.72亿元,同比增长12.87%,占全省工业主营业务收入的28.73%;完成利润713.51亿元,同比增长54.95%,占全省工业利润的37.73%。  数据表明,1-9月份,河北省钢铁行业主营业务收入利润率为8.25%,同比提高2.24个百分点,其中9月份河北省钢铁行业主营业务收入利润率为7.68%。1-9月份吨钢利润406.00元,其中9月份为399.78元。    《钢铁企业两化融合规范》等相关标准已在全行业开始实施。省冶金行业协会供图。  目前,河北省钢铁行业高度重视节能环保,企业纷纷加大投资力度。今年行业投资出现增长,业内人士分析大部分集中在环保投资方面,通过环保治理积极实施超低排放。1-9月份,河北省钢铁行业完成投资同比增长33.8%,其中技改投资同比增长53.0%。  自10月1日,河北省冶金行业协会推出的《钢铁企业两化融合规范》《铁矿粉造块工序设备规格与生产能力》《钢铁企业环境保护成本统计导则》三项团体标准均在全行业开始实施。“上述三项团体标准对推动全行业高质量发展极具指导意义。”业内专家对此高度评价。  《钢铁企业两化融合规范》规定了钢铁工业两化融合的基本原则、框架和功能,提出了钢铁企业智能制造的优先方向,以信息化促进钢铁企业发展理念和发展模式的创新,提升钢铁企业的创新能力、能源资源优化配置水平和利用效率,减少污染物排放,实现创新发展、智能发展和绿色发展,形成可持续发展竞争能力。《铁矿粉造块工序设备规格与生产能力》规定了钢铁企业烧结机、竖炉、链箅机-回转窑、带式焙烧机规格及其对应的生产能力,并明确了炼铁高炉和造块工序设备之间的匹配关系,适用于钢铁企业铁矿粉造块工序中不同生产设备生产能力的换算,本标准适用于核定相应设备的生产能力。该标准对化解钢铁行业过剩产能,提高钢铁行业装备技术水平具有重要意义。《钢铁企业环境保护成本统计导则》规定了钢铁企业环境保护成本的构成、统计程序、统计范围、计算方法等内容。本标准填补了国内空白,为建立钢铁企业环境保护成本数据库奠定了基础,将为企业和政府部门提供环保治理决策信息支撑。

10月下旬,中钢协会员企业日均产量及比上一旬增减情况分别为:粗钢190.57万吨,减产4.55万吨,减幅2.33%;生铁168.74万吨,减产6.64万吨,减幅3.78%;钢材187.15万吨,增产6.15万吨,增幅3.4%;焦炭32.54万吨,减产1.1万吨,减幅3.26%。本旬会员钢铁企业钢材库存量1222.03万吨,比上一旬减少68.86万吨,减幅5.33%。

太原中院6日公布200名“老赖”名单,前山西首富李兆会名列其中。  李兆会22岁继承山西海鑫百亿家产,年仅26岁就成为山西最年轻首富和第一个百亿富豪。但随着钢铁行业的不景气和个人投资失败,李兆会的海鑫于2015年破产,他本人陷入涉及总计2.16亿元的追偿权纠纷案,被列为失信人,限制出境。    李兆会上了太原两院公布的“老赖”名单  11月6日,山西太原中级人民法院发布敦促被执行人履行法定义务的通告,根据太原市中院、太原市检察院、太原市公安局联合印发的《关于打击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的规定》文件精神,太原市两级法院对长期未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的第一批200名被执行人进行通告,要求自通告发布日起,200名被执行人在七日内尽快主动到执行法院履行义务。被执行人在指定期限内拒不履行义务,又不申报财产接受询问的,人民法院将依法采取罚款、拘留等强制措施;被执行人采取隐藏、躲避等规避行为的,人民法院将移交公安机关协助查控;对拒不履行义务且有抗拒妨碍执行行为,情节严重涉嫌犯罪的,人民法院将联合公安、检察机关追究刑事责任。  北青报记者注意到,被曝光的李兆会正是海鑫董事长李兆会,公开的身份证号也与其身份证号码一致。这则将李兆会列为被执行人的消息显示,其立案时间为2016年3月22日,生效文书所确定的义务为,山西晋海线螺贸易有限公司于判决生效十日内偿还原告中信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太原分行借款本金5000万元及其利息,被告李兆会、石红军对上述债务承担连带责任,确认原告中信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太原分行对被告海鑫钢铁集团公司5362万余元的破产债权。李兆会等人被法院认定为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的义务。发布时间为2017年8月31日。    管理混乱、涉嫌造假等原因导致公司倒闭  李兆会,1981年生于山西闻喜,2005年毕业于武汉科技大学企业管理专业。2003年1月,李兆会从父亲李海仓手里接手海鑫钢铁集团,担任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  市场分析认为,这个山西曾经最大的民营企业,有多个原因导致其倒闭。首先是,李兆会太年轻,接班时就自称压力太大。李兆会曾在接班时说,“公司是我父亲的,不能让它败在我手里。”十年后终于还是败在了他的手里。正如李兆会自己所说:“现在财富对我来说是种压力,我明白海鑫有9000多人等我开饭,我一个决策失误,会砸掉许多人的饭碗。这个压力对我太大了。”  李兆会的父亲李海仓生前良好的人脉关系也在李兆会手里中断了。据在海鑫集团工作多年的人士介绍,集团创始人李海仓精明能干,眼光长远,又善于与各种人交往。李兆会虽有海外留学背景,接班后却没有将之前的良好人脉延续下去。    负债累累是压垮公司的最后一根稻草  其余原因包括管理混乱、远离主业、钢铁行业经济环境的恶化、银行抽贷、涉嫌造假等等,最后一根压垮公司的稻草则是负债累累。对于海鑫钢铁的真实负债,新华社引用公开数据称,海鑫钢铁现有负债及对外担保数字约为104.59亿元,而整个集团的账面资产仅为100.68亿元,这意味着其负债率超过100%。作为资金密集型行业,因2014年初一笔30亿元的逾期贷款未能及时归还,“潘多拉的盒子”就此悄然揭开,海鑫钢铁的6座高炉,终于全部熄火。这个曾经拥有9000多名员工、纳税额占全县60%的“万亩钢厂”,终于陷入停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