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届钢铁行业烟气超低排放控制技术研讨会在北京市举办。会议的宗旨是加快推进钢铁产业绿色可持续发展及转型升级,发挥科学技术在污染防治中的支撑作用,深入交流和推广先进适用的新技术、新工艺、新装备,促进科技创新成果的转化及和应用。  据北京科技大学副校长薛庆国介绍,钢铁行业超低排放标准及工作规划的提出,标志着非电行业在全国范围内的大气污染治理工作拉开序幕,根据这样的形势钢铁行业不但要适应新常态、把握新常态,更要在绿色制造领域引领新常态。超低排放是钢铁行业绿色发展的必要条件。这不仅是钢铁行业转型升级的必由之路,也是钢铁行业亟待承担的社会责任。他表示,希望会议能为钢铁行业大专院校、科研设计院所和企业搭建产学研交流合作平台,开展节能减排、科技成果转化等方面的研讨交流合作。  中国科学院过程工程研究所朱廷钰研究员表示,近年来,随着燃煤电站污染控制的成效显现,我国大气污染治理的重点已从电力转向非电行业,尤其是以钢铁行业为代表,成为未来一段时间内大气质量改善的关键和难点之一。目前国内已完成超低排放的成熟案例尚有限,钢铁行业的超低排放改造依然任重道远,需要综合研发、技术、管理、监测等多方面进行系统配合,切实做到超低排放。他表示,本次会议的主要议题是进一步丰富,重点以钢铁行业多污染物、全过程、超低排放控制为核心,促进钢铁行业绿色转型升级  河钢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王新东表示,河钢作为开放、包容的企业,愿意与大家一道充分发挥科学技术在污染防治中的支撑作用,聚焦行业绿色发展战略性、前沿性、引领性问题和关键共性技术,积极推广行业先进新技术、新工艺、新装备,促进科技创新成果的转化与应用,共同推进钢铁产业向着更高质量、更可持续的目标迈进。  随后,诸多嘉宾还进行了“二次污染防治与蓝天保卫战”“加快实施绿色制造工程,推动钢铁行业绿色发展”“超低排放是钢铁行业绿色发展的必要途径”“钢铁行业大气污染综合防治”“钢铁制造绿色化的科研实践与展望”“钢铁行业超低排放技术展望”“钢铁生产全过程大气污染在线监测技术及应用”等议题的主旨发言。  另外,此次会议共设8个专题研讨会,分别围绕“污染物全过程减排及节能耦合技术”、“烧结(球团)烟气脱硝技术”、“焦炉烟气污染物控制技术”、“多污染物协同控制技术”、“烟气(煤气)除尘技术”、“污染物监测技术”、“政策管理研究”、“钢铁行业碳减排”
等主题展开讨论。

现在看来,16日美国商务部长罗斯和欧盟贸易委员马尔姆斯特伦在布鲁塞尔的尴尬会面只是风暴前的序曲。  当地时间18日,在同美国进行初步磋商无果的情况下,欧盟、挪威、加拿大等国就诉美钢铝232措施世贸争端案问题,在世贸组织(WTO)争端解决机制项下正式设立专家组。  19日清晨,中国商务部发布消息称,中方要求设立专家组审理诉美钢铝232措施世贸争端案。中国商务部法律司负责人就此表示,中方已按照WTO规则,与美方进行了世贸组织争端解决机制项下的磋商,但磋商未能解决中方关注。为维护多边贸易体制权威,捍卫世贸组织规则的严肃性,中方决定与相关成员一道,要求设立专家组审理诉美钢铝232措施世贸争端案。  清华大学中美关系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周世俭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不仅如此,目前钢铝关税对美国产业本身的损害已经显现。譬如在汽车制造业中许多核心零部件的制造都需要外国进口的钢铁,钢铝关税造成了企业生产成本的大幅飙升。  初步磋商未果各国诉诸WTO  18日,挪威外长瑟雷德(Ine
Eriksen
Soereide)发声明表示,美国对贸易伙伴征收的钢铝关税违反了WTO原则,在挪威与美国的初步磋商并未取得成果的情况下,挪威与欧盟等国家共同要求WTO针对此事成立争端解决工作组。  此前欧盟与美方在此方面的冲突已现端倪。  包括周世俭在内的专家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均指出,美欧领导人在7月25日所达成的“贸易停战”协议并没有微欧盟解决钢铝关税问题,只是暂停对欧盟的汽车税威胁,在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签订协议回到欧盟后,欧盟成员国中就对这份协议充满争议,其中一个突出问题就是受到钢铝关税影响的欧盟国家屡屡质疑欧盟委员会在此方面的让步。  据外媒报道,有欧盟官员透露,16日在马尔姆斯特伦和罗斯会面时,在罗斯问及欧盟因美国征收钢铝关税而不得不实施的钢铁产品保障措施时,马尔姆斯特伦直接重申了欧盟对于美国钢铝关税的观点,即美国应当撤销该关税。  今年3月,特朗普政府以国家安全受到威胁为由援引《1962年贸易扩张法》的第232条条款,宣布对欧盟等贸易伙伴对美出口的钢铝产品分别征收25%和10%关税。  然而在欧盟等方面看来,其“国家安全”之借口并不成立,美方实施的就是贸易保障措施。  6月1日,WTO秘书处收到欧盟提出的根据WTO争端解决机制进行谅解协商的请求,即要求与美国就美国对欧盟钢铁和铝进口征收的第232条关税进行协商。  同时,欧盟计划分两个阶段实施其惩罚性关税。第一阶段,自6月20日起,对28.3亿欧元的美国进口商品征收25%的对等关税;在第二阶段,欧盟或将从2021年3月23日开始,对不同的美国进口商品分别征收10%、25%、35%以及50%的关税,被征税美国商品涉及金额在35.8亿欧元左右。  加拿大和墨西哥的遭遇也和欧盟相同,即虽然同美国缔结了新的贸易协定——美国-墨西哥-加拿大协定(USMCA),然两国仍然没有得到钢铝关税的豁免。此次两国也要求就钢铝关税问题在WTO争端解决机制项下正式设立专家组。  中国商务部法律司负责人就此表示,美国钢铝232措施是以“国家安全”为名,行贸易保护主义之实,严重破坏多边贸易规则,受到包括中国在内的WTO众多成员的共同反对。中方希望世贸组织专家组能够客观、公正审理本案,维护以规则为基础的多边贸易体制。  上诉机构工作效率受阻  按照WTO的程序,当在争端解决机制下建立专家小组后,专家小组将在限期内提出裁决报告,该报告在争端解决机制的会议上通过“反向一致”原则予以通过。  随后,如某一当事方向争端解决机制正式通知其将进行上诉,则争端进入上诉程序。上诉的范围仅限于专家小组报告所涉及的法律问题及由该专家小组所作的法律解释。上诉机构有60天的时间处理上诉事宜,并通过报告。该期限可以延长但无论如何不得超过90天。  此前WTO副总干事布吕德勒(Karl-Ernst
Brauner)接受德国媒体采访时表态称,美国征收钢铝关税没有WTO法律基石,不过欧盟要等待两年左右的时间才能等到来自WTO的正式判决。  然而在现实中,上诉机构本身正遭受危机,10月1日开始,全球的最高贸易法庭——WTO争端解决机制下的上诉机构就仅剩3位大法官,该机构将接近停摆。  截至9月底,美国已经连续12个月阻挠WTO启动新法官任命的甄选程序。按照WTO相关法律,WTO上诉机构常设七位法官,目前由于美方在程序方面的阻挠,上诉机构一直无法开启法官“纳新”工作,WTO将面临上诉机构濒临瘫痪的局面,通常审理WTO上诉案件的最低标准是3名法官,而出于地域敏感性原因,上诉法官有时需要回避案件,如果目前所剩下的3人中只要有1个人提出规避,该上诉案件就无法审理了。  目前WTO剩下的三名大法官来自中国、美国和印度。其中,美国籍大法官格拉汉姆(Thomas
Graham)和印度籍大法官巴提亚(Ujal Singh
Bhatia)的任期均将在2019年12月到期,而中国籍大法官赵宏的任期将在2020年11月结束。  WTO总干事阿泽维多近日多次呼吁各方要打破僵局,避免出现全面贸易冲突。他指出,根据估算,如果出现国际贸易合作彻底崩溃的情况,全球贸易增速将最多减少17%,全球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速将会减少1.9%,数百万人将会失业。  阿泽维多说,为了所有人的利益,国际社会有责任缓和紧张局势,应在双边或世贸组织框架内展开更多对话,在多边贸易体系内找到问题的解决方案。他警告称:“如果不采取行动缓和紧张局势,重新致力于贸易合作,多边贸易体系将会严重受损,由此带来的长期经济后果可能会十分严重。”

9月17日,省长陈润儿到安阳调研钢铁业转型升级情况并主持召开座谈会。他强调,钢铁业转型发展已刻不容缓,要把握绿色、减量、提质、增效的转型方向,积极主动,抢抓机遇,推动实现“三减三升”,加快转型赢得发展。  在当天召开的全省钢铁业转型升级座谈会上,省工信委、安阳市作了汇报,安阳钢铁、济源钢铁、沙钢永兴、舞阳钢铁等10家企业代表和有关部门负责同志作了发言。  陈润儿指出,钢铁业是河南转型发展攻坚的重点产业之一。近年来,全省认真贯彻落实习近平经济思想,深入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钢铁行业态势逐步好转、重点企业实力增强、企业税利大幅回升,呈现出可喜的发展局面。但也要清醒看到,钢铁业转型发展刻不容缓,一方面,河南钢铁业仍然面临技术装备水平低、污染减排压力大、市场竞争能力弱的现实问题,另一方面,当前也是钢铁企业转型发展的窗口期、机遇期、关键期,抓住了就是良机、错过了就是危机,必须切实增强转型发展的紧迫感。  “实施中要注意统筹推进。”陈润儿强调,要将转型发展与调整企业布局、减少污染排放结合起来,与优化资源配置、推进企业重组结合起来,与适应市场需求、提高供给效率结合起来,与坚持技术创新、改造装备条件结合起来。他寄语在座的企业负责人要以现代企业家的胸怀和眼界积极参与、共同推动产业转型,实现钢铁业高质量发展。  陈润儿说,要按照党的十九大精神,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坚持生态优先、绿色发展,把握好绿色、减量、提质、增效的转型方向。要突出“四化”重点,即生产绿色化、装备大型化、企业智能化、钢材精品化。要实现“三减三升”目标,即钢铁产能、钢铁企业、钢铁排污要减少,产品本地市场占有率、技术装备水平、质量效益水平要提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