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重庆钢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重庆钢铁)发布公告称,预计公司上半年将实现盈利7.6亿元,与上年同期相比,实现扭亏为盈。  该公司解释称,实现大幅扭亏为盈的主要原因是:聚焦满产满销方针,生产保持稳定顺行,产销规模创新高,经营绩效明显提升;积极应对市场变化,强化产品盈利能力分析,及时优化品种结构,产品平均毛利明显提升;大力推进成本精细化管理,以系统降本和技术降本为抓手,制定、落实成本削减规划,成本水平明显下降。  财务数据显示,2017年上半年,重庆钢铁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9.98亿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之后则为-10.04亿元。实际上,扣除非经常性损益之后,重庆钢铁2015年、2016年均出现了严重亏损,亏损金额分别高达59.87亿元和46.86亿元,2017年则实现微利,3.20亿元。而如果从半年度财务数据来看,从2012年到2017年的6年中,重庆钢铁每年的上半年都出现了亏损,亏损金额分别达到了6.48亿元、11.20亿元、13.78亿元、22.23亿元、19.08亿元和10.04亿元。2018年上半年预计实现7.6亿元的盈利,也是重庆钢铁自2007年上市以来最好的盈利数字。  重庆钢铁的“重生”,同2017年该公司进行的混合所有制改革以及司法重整密切相关。重庆钢铁成立于1997年,2007年A股上市,公司产品主要以板材见长,其中热卷板材产量占公司总产量的67%,此外船板也是公司的特色产品。由于长期以来持续亏损,截止到2017年上半年,该公司已经处于资不抵债的状态,净资产额为-11.9亿元。随后该公司进行了司法重整,并于2017年年底之前顺利完成,得以重振旗鼓,重新投入生产运营。  2017年下半年,中国首支钢铁产业整合基金——四源合基金对公司进行了收购重组。四源合基金是由宝武集团、招商局集团、美国WL罗斯公司、中美绿色基金联合成立的钢铁产业并购基金。司法重整之后,四源合基金旗下的长寿钢铁成为公司的控股股东,重庆钢铁集团不再持有公司股权,公司成为四源合基金旗下的混合所有制钢企。公司重组后,原重庆钢铁集团的部分管理人员退出了公司董事会和管理层,由四源合基金委任新的公司管理团队,前宝钢集团副总经理周竹平出任公司董事长,前宝钢股份副总经理李永祥出任公司总经理。  根据重整计划,重庆钢铁控股股东重庆钢铁集团让渡其所持公司的20.97亿股股票,该等股票由重组方有条件受让。重组方有条件受让上述股票后成为重庆钢铁的第一大股东,受让条件包括:重组方向上市公司提供1亿元流动资金作为受让重庆钢铁集团股票的现金条件;重组方承诺以不低于39亿元资金用于购买管理人通过公开程序拍卖处置的钢铁资产;重组方提出经营方案,对重庆钢铁实施生产技术改造升级,提升重庆钢铁的管理水平及产品价值,确保重庆钢铁恢复持续盈利能力;为贯彻实施上述经营方案,保障公司恢复可持续健康发展能力,增强各方对公司未来发展的信心,重组方承诺,自重整计划执行完毕之日起五年内,不向除中国宝武钢铁集团有限公司或其控股子公司之外的第三方转让其所持有的上市公司控股权;在重整计划执行期间,由重组方向重庆钢铁提供年利率不超过6%的借款,以供重庆钢铁执行重整计划。  按照重整计划,以重庆钢铁A股总股本为基数,按每10股转增11.50股的比例实施资本公积金转增股票,共计转增约44.83亿股A股股票。上述转增股票不向原股东分配,全部用于根据本重整计划的规定偿付债务和支付重整费用。普通债权以债权人为单位,每家债权人50万元以下(含50万元)的债权部分将获得全额现金清偿;超过50万元的债权部分,每100元普通债权将分得约15.99股重庆钢铁A股股票,股票的抵债价格按3.68元/股计算,该部分普通债权的清偿比例约为58.84%。  2018年以来,重整之后的重庆钢铁开始逐渐受到市场的关注。国信证券表示,重庆钢铁经过破产重整后,吨钢资产、吨钢固定资产、吨钢三费水平等都恢复到合理水平。其中2018年一季度吨钢三费位于较好水平。一季度,公司管理费折合吨钢66元/吨,公司财务费用折合吨钢22.5元/吨的财务费用,均大大低于大中型钢铁企业平均水平。新管理团队入驻后,重庆钢铁管理和生产水平得到较大幅度提升,2018年一季度钢材产量达到149.02万吨,年化产能利用率也提高到71%。  广发证券则表示,资产重整后的重庆钢铁经营能力得到较大程度恢复。2017年公司盈利能力同比大幅增强,期间费用率同比全面下降,营运能力明显提升。2017年公司资产负债率大幅下降至32.82%,偿债能力明显提升。光大证券则认为,重庆钢铁顺利完成司法重整后渐入正轨,在引入了来自前宝武集团的管理层后,公司在治理方面也具备一定优势。公司当前资产结构健康,且业绩具有成长性。2017年是重庆钢铁重整的第一年,尚存在较多的费用投入、非经常性等因素,盈利水平仍不属于正常范畴。2017年公司毛利率近3.22%,随着公司逐渐步入正轨,预计毛利率仍有提升空间。

受持续高温、负荷增长过快影响,河北南部电网(覆盖保定、石家庄、邢台、邯郸、衡水、沧州六市)电力紧缺,对南部各城市工业企业进行Ⅱ级橙色限电措施。目前邯郸、邢台一带钢厂及其他等工业企业生产均受到电力供应减少的影响。  南部各市的主要钢厂均陆续收到了限电措施的通知,当前影响主要集中在轧材环节,炼铁和炼钢环节影响不大,但生产品种钢的精炼炉受到影响,优特钢材会受到一定影响。具体轧材影响如下  石家庄地区  钢厂A因自发电占比高达60%,故对产量影响极小,预计各品种影响总产量0.3万吨。  邢台地区  带钢:钢厂B,长期正常生产1条带钢产线,正常日产量0.3万吨,限电后影响日产能40%,影响日产能0.12万吨。  热轧:钢厂C,长期正常生产1条热轧产线,设计产能0.9万吨,正常日产量0.9万吨,限电后影响日产能40-50%,影响日产能0.4-0.5万吨。  邯郸地区  带钢:共计6家带钢厂7条带钢线,长期正常生产3条产线,7条产线总设计日产能2.1万吨,年产能760万吨。长期正常日产量0.9万吨,产能328万吨,限电前执行三季度限产25%,限电后经我网统计影响产能30%-40%,影响日产量0.27-0.36万吨。  中板:共5家中板生产钢常厂8条中板产线,产线设计日产能总计为3.05万吨,年产能为1100万吨;限电生产前正常日产量为2.9万吨,限电后经我网统计影响产能30%-40%,影响日产量0.92万吨至1.22万吨。  线材:共9家线材生产钢厂17条线材产线,长期正常生产11条产线,11条总产线设计日产能3.22万吨,年产能1150万吨。限电生产前正常日产量为2.4万吨,限电后经我网统计影响产能40%,日产量从2.4万下降到了1.4万吨的水平,影响日产量1万吨。  热轧:共3家热轧生产钢厂4条线材产线,产线设计日产能总计为3.45万吨,年产能为1260万吨;限电生产前正常日产量为3.1万吨,限电后经我网统计影响产能20-25%,影响日产量0.62万吨至0.775万吨。  沧州地区:  钢厂D未收到信息,产线暂无影响。  据统计,此次河北南部限电影响钢材日均产量为3.63-4.275万吨,其中带钢影响0.39-0.46万吨,中板影响1.22-1.52万吨,热轧影响1.02-1.275万吨。目前此次限电持续时间尚没具体日期,我网将持续予以跟踪报道。

原标题:重钢实现扭亏为盈
上半年预计盈利7.6亿元  日前,重庆钢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重庆钢铁)发布公告称,预计公司上半年将实现盈利7.6亿元,与上年同期相比,实现扭亏为盈。  该公司解释称,实现大幅扭亏为盈的主要原因是:聚焦满产满销方针,生产保持稳定顺行,产销规模创新高,经营绩效明显提升;积极应对市场变化,强化产品盈利能力分析,及时优化品种结构,产品平均毛利明显提升;大力推进成本精细化管理,以系统降本和技术降本为抓手,制定、落实成本削减规划,成本水平明显下降。  财务数据显示,2017年上半年,重庆钢铁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9.98亿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之后则为-10.04亿元。实际上,扣除非经常性损益之后,重庆钢铁2015年、2016年均出现了严重亏损,亏损金额分别高达59.87亿元和46.86亿元,2017年则实现微利,3.20亿元。而如果从半年度财务数据来看,从2012年到2017年的6年中,重庆钢铁每年的上半年都出现了亏损,亏损金额分别达到了6.48亿元、11.20亿元、13.78亿元、22.23亿元、19.08亿元和10.04亿元。2018年上半年预计实现7.6亿元的盈利,也是重庆钢铁自2007年上市以来最好的盈利数字。  重庆钢铁的“重生”,同2017年该公司进行的混合所有制改革以及司法重整密切相关。重庆钢铁成立于1997年,2007年A股上市,公司产品主要以板材见长,其中热卷板材产量占公司总产量的67%,此外船板也是公司的特色产品。由于长期以来持续亏损,截止到2017年上半年,该公司已经处于资不抵债的状态,净资产额为-11.9亿元。随后该公司进行了司法重整,并于2017年年底之前顺利完成,得以重振旗鼓,重新投入生产运营。  2017年下半年,中国首支钢铁产业整合基金——四源合基金对公司进行了收购重组。四源合基金是由宝武集团、招商局集团、美国WL罗斯公司、中美绿色基金联合成立的钢铁产业并购基金。司法重整之后,四源合基金旗下的长寿钢铁成为公司的控股股东,重庆钢铁集团不再持有公司股权,公司成为四源合基金旗下的混合所有制钢企。公司重组后,原重庆钢铁集团的部分管理人员退出了公司董事会和管理层,由四源合基金委任新的公司管理团队,前宝钢集团副总经理周竹平出任公司董事长,前宝钢股份副总经理李永祥出任公司总经理。  根据重整计划,重庆钢铁控股股东重庆钢铁集团让渡其所持公司的20.97亿股股票,该等股票由重组方有条件受让。重组方有条件受让上述股票后成为重庆钢铁的第一大股东,受让条件包括:重组方向上市公司提供1亿元流动资金作为受让重庆钢铁集团股票的现金条件;重组方承诺以不低于39亿元资金用于购买管理人通过公开程序拍卖处置的钢铁资产;重组方提出经营方案,对重庆钢铁实施生产技术改造升级,提升重庆钢铁的管理水平及产品价值,确保重庆钢铁恢复持续盈利能力;为贯彻实施上述经营方案,保障公司恢复可持续健康发展能力,增强各方对公司未来发展的信心,重组方承诺,自重整计划执行完毕之日起五年内,不向除中国宝武钢铁集团有限公司或其控股子公司之外的第三方转让其所持有的上市公司控股权;在重整计划执行期间,由重组方向重庆钢铁提供年利率不超过6%的借款,以供重庆钢铁执行重整计划。  按照重整计划,以重庆钢铁A股总股本为基数,按每10股转增11.50股的比例实施资本公积金转增股票,共计转增约44.83亿股A股股票。上述转增股票不向原股东分配,全部用于根据本重整计划的规定偿付债务和支付重整费用。普通债权以债权人为单位,每家债权人50万元以下(含50万元)的债权部分将获得全额现金清偿;超过50万元的债权部分,每100元普通债权将分得约15.99股重庆钢铁A股股票,股票的抵债价格按3.68元/股计算,该部分普通债权的清偿比例约为58.84%。  2018年以来,重整之后的重庆钢铁开始逐渐受到市场的关注。国信证券表示,重庆钢铁经过破产重整后,吨钢资产、吨钢固定资产、吨钢三费水平等都恢复到合理水平。其中2018年一季度吨钢三费位于较好水平。一季度,公司管理费折合吨钢66元/吨,公司财务费用折合吨钢22.5元/吨的财务费用,均大大低于大中型钢铁企业平均水平。新管理团队入驻后,重庆钢铁管理和生产水平得到较大幅度提升,2018年一季度钢材产量达到149.02万吨,年化产能利用率也提高到71%。  广发证券则表示,资产重整后的重庆钢铁经营能力得到较大程度恢复。2017年公司盈利能力同比大幅增强,期间费用率同比全面下降,营运能力明显提升。2017年公司资产负债率大幅下降至32.82%,偿债能力明显提升。光大证券则认为,重庆钢铁顺利完成司法重整后渐入正轨,在引入了来自前宝武集团的管理层后,公司在治理方面也具备一定优势。公司当前资产结构健康,且业绩具有成长性。2017年是重庆钢铁重整的第一年,尚存在较多的费用投入、非经常性等因素,盈利水平仍不属于正常范畴。2017年公司毛利率近3.22%,随着公司逐渐步入正轨,预计毛利率仍有提升空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