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统计局近日发布的数据显示,6月份,我国粗钢产量8020万吨,同比增长7.5%,日均产钢量高达267.3万吨,在4月、5月连创新高的基础上,再创历史最高值。  在钢铁行业去产能和“史上最严”环保限产举措的背景下,我国粗钢产量依然节节攀升,引起了业内人士的担忧。有业内人士认为,其中固然有市场需求增长的因素,但也不宜过于乐观。如果保持这一速度继续放量生产,不排除下半年全行业再次出现供大于求。  “产量首先是基于需求的较好释放。受环保和春节复工晚影响,今年上半年的基建等钢材需求到4月份才逐步放量。”分析师说,最主要还是今年钢价行情不错,企业盈利可观,特别是5月份利润率达到最高水平,因此生产积极性较高。  数据显示,目前钢铁企业销售毛利已经提升至每吨500至1000元之间。同时,钢材库存并不高。量价齐升、供销两旺,使得今年上半年部分钢铁企业创下史上最好业绩。  从7月率先公布业绩预报的两家公司看,安阳钢铁预计上半年净利润增长3142%至3682%,华菱钢铁上半年净利润预增幅度也达253%至274%。  据了解,粗钢产量增加与统计口径变化也有一定关系。  “过去非法的‘地条钢’产量并未在官方的粗钢产量统计内。去年我国全面出清‘地条钢’,但对应的需求并没有消失,合规钢厂通过增加产量满足这部分需求。反映在统计数据中,就显得产量多了。”中国钢铁工业协会相关负责人表示。  在他看来,即便除去上述因素,产量也确实太高。需要呼吁企业合理控制节奏,保持对市场的理性判断。  事实上,此前针对4月份粗钢产量快速增长,中钢协秘书长刘振江就已经发出预警:“粗钢产量过快增长给市场形成了较大下行压力,钢铁企业不要因为短时间钢价好就盲目扩产。利润驱动下的产能扩张、违规或一哄而起上电炉以及‘地条钢’妄图死灰复燃,都需要接下来高度警惕。”  今年上半年,仅河北一省,就压减了炼钢产能1053万吨。位于京津冀大气污染传输通道的“2+26”个城市,部分钢厂限产高达50%。如果没有这些“减法”,全国粗钢产量势必更高。  “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6.5%左右的GDP增长目标意味着对钢铁的需求没有那么大了。”分析师表示,经营效益明显好转,一些企业存在扩产能、增产量的冲动,不排除一些长期停产的僵尸企业开始复产。如果对这些现象不及时制止,行业有可能再次面临产能过剩。  业内普遍预测,由于钢铁行业总体供大于求的态势并没有根本扭转,下半年钢铁下游需求增长存在诸多不确定性,因此粗钢产量一定幅度回落是大概率事件。  “环保政策进一步趋严将抑制钢铁产量释放,特别是取暖季、蓝天保卫战等可能带来限产加强,下半年粗钢日产将弱于二季度。”分析师说。

杭钢股份(600126)7月18日晚披露业绩预告,预计今年上半年实现净利润11.55亿元左右,同比增长约224%。报告期内,钢材市场价格同比大幅上涨,钢企效益明显提升。

在6月底上海举办的2018年亚洲不锈钢研讨会上,山西太钢不锈(000825)钢股份有限公司对中国不锈钢的现状和前景进行了介绍。  从供给端来看,中国不锈钢产能集中度高于国内钢铁产业,低于国外同行,2017年中国前十大不锈钢生产企业的产量占据中国总产量的85%。同时中国不锈钢产能利用率始终在60-70%的区间水平上波动,利用率一直偏低。到2020年,中国新增不锈钢产能将达到750万吨,总产能规模可达4400-4500万吨,产能利用率仍将在60-70%的区间水平上波动。  从消费端来看,2017年,中国不锈钢消费量达到2000万吨,占钢材总消费量的比重为2.58%,未来仍将保持高速增长的态势。在消费结构中,餐具、制品和电器领域占比最大,达32.6%;建筑、结构、装饰领域次之,占24.6%;接下来是交通运输、能化和工业,分别占比14.4%、13%和11%。中国不锈钢应用领域不断拓展、丰富,未来消费结构将更加均衡、合理。  从技术方面看,中国不锈钢生产工艺技术正在持续赶超,乃至引领全球不锈钢行业发展。以镍铁代替镍板、RKEF一体化工艺、冷连轧技术等为代表的技术革新大幅降低了不锈钢的原料和制造成本,奠定了中国不锈钢的成本优势,带动了全球不锈钢价格的大幅下降。2016年,中国不锈钢净出口达到322万吨的峰值,高端、特色不锈钢产品涌现并替代进口。  从产品角度看,当前国内不锈钢产品中200系占比28%,300系占比52%,400系占比20%。与发达国家成熟市场相比,我国200系不锈钢占比明显偏高,随着废不锈钢的长期积累,200系废钢回收棘手问题越来越让行业被动。而在2017年,国内首次出现200系占比下降,预计未来中国200系产品将会减少,400系产品占比将会增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