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从工业和信息化部获悉,根据钢铁化解过剩产能工作总体安排,工信部、生态环境部、财政部和中国钢铁工业协会组成的第二抽查组,6月上旬在河北省开展了化解过剩产能防范“地条钢”死灰复燃专项抽查。抽查结果显示,河北在产能置换和化解过剩产能方面尚存在个别待解决问题,未发现“地条钢”死灰复燃情况发生。  据工信部原材料工业司钢铁处处长徐文立介绍,此次抽查组前往唐山、邯郸、沧州及邢台4个地级市,18个区县,对45家企业进行了实地核查。抽查对象主要为被举报企业、卫星发现的疑似问题企业、产能置换企业、部分“晋冀交界小钢厂”企业和原“地条钢”企业。  此次,抽查组共核查了4个产能置换项目:新兴铸管高炉项目、永洋钢铁项目、河北纵横集团丰南钢铁有限公司联合重组及城市钢厂搬迁改造项目和河钢产业升级及宣钢产能转移项目。其中,永洋钢铁置换项目,通过实施产能置换,于2017年10月建成投产1座1260立方米高炉、1座120吨转炉。其中一部分置换的产能来源于运丰冶金1座500立方米高炉、1座50吨转炉,相关设备因资产债务问题被法院查封,存在被置换冶炼装备拆除难问题。  同时,抽查组还现场核查了玉田正益实业公司、燕山钢铁公司化解过剩产能情况,其中燕山钢铁公司有3座450立方米高炉及1座50吨转炉,玉田正益实业公司有1座40吨转炉和1座45吨转炉均已列入2016年和2017年去产能计划,核查发现均处于封停状态,未实施拆除。有的地方提出对未拆除设备坚持全天监控,但这种做法仍达不到国家相关工作要求,须制定拆除时间表,限时拆除到位。  工信部原材料司巡视员骆铁军表示,河北省是我国钢铁第一大省,应统一思想,进一步做好去产能工作,严防“地条钢”死灰复燃;从全国一盘棋的角度出发,从环境容量、城市发展和经济可行性等方面统筹考虑,进一步优化河北省钢铁产业布局。  据了解,经国务院同意,钢铁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和脱困发展工作部际联席会议于5月22日至6月15日组织8个抽查组分赴天津、河北、山西、吉林、湖南、广东等2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开展钢铁行业化解过剩产能、防范“地条钢”死灰复燃专项抽查。

江苏丹阳:龙江钢铁排放超标
数据涉嫌造假  在中央环保督察“回头看”进驻江苏省期间,督察组接到群众举报,镇江丹阳市龙江钢铁涉嫌违法排污。记者立刻与生态环境部华东督察局调查人员赶赴镇江市丹阳龙江钢铁公司,结果发现,企业的二氧化硫的实时排放数据涉嫌严重造假。  记者与督察人员立刻赶赴丹阳市龙江钢铁的附近,在这家龙江钢铁的关联企业,几名工人正在现场露天喷漆作业。  记者:这是往哪运呢?  河北建桥冶金公司员工:往厂里面。  记者:你们给谁干活?  河北建桥冶金公司员工:龙江钢铁。  河北建桥冶金公司员工:我想喷就喷,不想喷就不喷,你找我的领导再说,你不属于我的领导。  站在龙江钢铁不远处一座高层建筑内,可以清晰地看到龙江钢铁的排放情况,督察人员和记者用了整整一上午观察,发现企业烧结机的脱硫塔排放的浓烟与旁边的蒸汽形成明显的区别,蒸汽很快就会消失,而脱硫塔的烟气拖尾很长,明显属于超标排放。  生态环境部华东督察局干部
韩虹:这就是刚才冒的蓝色的烟,还挺明显。  督察人员来到这家钢铁企业查看排放数据时却惊呆了,原来数据显示,二氧化硫原烟气的浓度只有二三十毫克每立方米,最终处理完的排放浓度几乎为零。企业环保负责人表示,他们用的是外矿,含硫量很低,所以烟气中的二氧化硫浓度明显偏低。  环保专家:肯定是假的,国家超低排放的标准才35。  丹阳龙江钢铁环保负责人:有时就没有。  记者:最低的时候多少。  丹阳龙江钢铁环保负责人:就是零。拖尾很长,是蒸汽,蒸汽不应该拖尾,是不应该。  记者了解到,烧结机出来的废气不仅仅是矿粉的含硫率决定的,还跟燃烧的高炉煤气、焦炉煤气和煤粉焦粉等成分有关,应当在几百毫克每立方米,未经处理的废气浓度只有20是绝不可能的,企业的二氧化硫的实时排放数据涉嫌严重造假。  河南巩义:逃避监管
在线监测的是假数据  污染物在线监测是用来客观反映企业污染物是否达标排放的有效手段,为了防止企业数据造假,目前很多地方引进第三方运维企业来进行数据监管,但是部分企业却仍通过在数据上动手脚来逃避监管。中央环保督察“回头看”调查人员和记者日前在河南巩义调查时发现,巩义市米河镇的一家碳素厂就在排放数据上下了“功夫”。  记者在距离巩义市荣鑫碳素制品有限公司很远的地方,就看到了企业排出浓浓的烟气,于是立刻启动无人机进行空中探查,发现企业废气排放拖尾严重,明显不达标。  记者:这行(达标)吗?  河南巩义市荣鑫碳素环保负责人
张一博:不行(达标)。  记者:一直这样吗?  河南巩义市荣鑫碳素环保负责人
张一博:今天发现的,在线数据可以(达标)。  记者:为什么烟不行(达标),在线数据可以(达标)?  实际排放不行,监测数据还行,这是什么逻辑,记者刚开始还以为听错了,但在废气排放的显示屏前,记者确实看到二氧化硫的排放数据是20毫克每立方米,远远低于国家规定的排放标准,而20分钟之后,调查人员发现数据降为了4毫克每立方米。  记者:它这个企业,能达到超低排放吗?  河南巩义市米河镇工业办主任
齐永军:能达标吧,这个机器说了算,他们进不去。  这数据是怎么来的呢?在企业的在线监控车间,记者找到了答案。按照环保法律规定,监测仪器由第三方控制,只有第三方运维企业才能进入参数设置的界面,排污企业只拥有操作员的权限进行浏览,没有密码是无法进入管理员界面更改参数的,但在现场记者却可以无需任何密码可以直接进入到参数设置界面,量程、斜率等等可以影响最终排放数据的参数都可以重新设置,这为造假修改数据打开了方便之门。  北京雪迪龙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巩义办事处工程人员:你是哪个公司的,是雪迪龙巩义办事处的,怎么进去的?他们重启了一下电脑,就直接进入到那个界面了。  国家环保督察办公室二处处长
邢长城:因为第三方运维的费用,有很多都是企业支付的,你这种状态势必有些第三方企业,可能第三方,尤其在线运营企业有些势必服从企业的意愿或者屈从企业的意愿,它来为企业的一些违法排污行为做遮掩或者做掩饰。  江西丰城:东江环保背后的猫鼠同盟  2016年11月中央第四环境保护督察组向江西省交办的第五十八项问题中,指出江西省危险废物经营单位环境违法现象普遍,其中江西东江环保等企业危险废物经营许可证许可范围超出实际处置能力。一年半时间过去了,被中央环境保护督察组点名的这家企业整改得怎样了呢?来看记者调查。  东江环保是一家专业从事危险废物处置的上市企业,具备40多类危险废物经营资质,江西省政府公布的整改时限是2017年4月底。在江西丰城东江环保公司的处置现场,企业负责人表示,中央环保督察要求的整改措施都已经如期完成,目前企业运行正常,污染排放尤其是二噁英的控制水平在国内都是最高水平。  二噁英是一种毒性严重的脂溶性物质,一旦进入自然环境中很难自然降解消除。其毒性比人们常说的砒霜还要高900倍。对人类有强烈的致癌、致畸作用。国际癌症研究中心已将其列为人类一级致癌物。为了减少包括二噁英、二氧化硫等废气的排放,国家规范要求一燃室温度必须在850度以上,二燃室温度必须在1100度以上。  记者:如果低于850度会怎么样?  江西东江环保公司总经理
罗炎生:如果低于这个温度会产生二噁英。  但在调查中发现,在东江环保公司的运行记录中,尤其是在后半夜到凌晨的时间里,一燃室和二燃室经常低于850和1100度的温度要求。在运行记录中,记者还发现,二氧化硫、一氧化碳、氯化氢等的浓度经常超标,甚至还通过旁路排放,也就是说废气不经处理,通过旁路的管道直接排放到大气环境中。  然而在企业的在线监控室,记者发现数据都是正常的,远远低于排放限制,为什么手工记载的各种超标数据在自动在线仪器上都是正常的呢?记者注意到从操作员的界面竟然可以直接打开参数设置,对监测废气的各种参数如量程、斜率等参数进行修改。  记者:斜率如果改了,(排放)数据是不是就改了。  江西东江环保公司在线车间负责人
蔡之瑞:理论上说是这样的。  作为排污企业只能以操作员身份浏览监测数据,那么他们又是怎么进入到管理员这个界面的呢?记者让东江环保公司环保负责人拨通了第三方运维企业的电话,发现管理员的密码早已经交给了东江环保。  东江环保工作人员:管理员密码是多少?  第三方运维企业西克公司代理商:都是默认一个,没有变化。  东江环保工作人员:还是sick。  第三方运维企业西克公司代理商:对,你们要改一下。  国家环保督察办公室二处处长
邢长城:企业为了一时的经济利益,它为了减少治污成本,用这种虚假的数据来掩盖自己不正常运行的一个违法的事实,如果说直到督察进入时仍然存在这种情况来看,任凭企业这种虚假的数据长期蒙混过关,那不明显弄虚作假行为吗?  目前,江西丰城市已经要求企业停产整治,这家企业包括法人在内的多名责任人被江西丰城市公安局刑事拘留,本台也会进一步就案件处理情况跟踪报道。

中国东方集团(00581-HK)公布,于2018年6月25日(交易时段后),卖方北京津西投资及东方绿源(为公司的两家间接非全资附属公司)与买方天津天重和天津江天订立买卖协议,据此卖方同意出售、而买方同意以人民币1000万元的现金代价购买天津市东方江天型钢销售有限公司(出售公司)的所有已发行股本。  出售公司是一家于中国成立的有限责任公司而其主要从事生产及销售钢铁产品。出售公司的年炼钢产能约为140万吨。  预计出售事项对公司将不会产生重大收益或亏损。出售事项的所得款项拟计划作为集团的一般营运资金用途。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