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钢湛江钢铁有限公司成品钢转运车间内,一卷卷成品钢等待着运往世界各地。
记者 郎树臣
摄  6月14日,记者从宝钢湛江钢铁有限公司了解到,今年5月,湛江钢铁各生产工序均实现稳产超产。其中,球团、连铸、热轧、厚板、2030冷轧月产量均创投产以来最高纪录;TPC周转率、2250热送热装率连续4个月优于年度目标。  据介绍,5月,炼铁厂精心组织生产,克服了高炉炉料结构劣化和焦炭硫分上升的不利影响,保持高炉全月稳定顺行,富氧率和块矿比创新记录,铁水月产量创年度新高;通过不断优化球团链篦机风热制度及配矿结构,极大缓解了回转窑结圈状况,实现球团矿质量和月产量双丰收,均刷新历史记录。炼钢厂在生产策划上持续推进“低铁水比”生产,将高炉铁水产能最大化,并进一步提升员工操作技能,降低钢铁料消耗,在装入量稳定的前提下,有效提升了钢水产量,实现3次百炉连浇稳定生产。热轧厂大力推进模型全自动轧钢、强化一小时故障管控等方式,以标准化作业和故障闭环率为抓手,确保了一号加热炉炉修顺利,产线节奏稳定受控。热轧热送热装率持续4个月超50%,大幅度优于国家三级清洁生产40%的指标,并在5月底首次实现周达国家二级清洁生产标准;厚板厂通过生产组织优化、切实抓好差错管理和标准化作业,各个生产机组产能均创历史记录,实现满产的规模化效益;热处理线完成正火合同和工艺调试,为后期海上风电用钢生产积累了经验。冷轧成材率稳定提升,加工成本大幅下降。  湛江钢铁相关负责人表示,该公司产品和服务得到用户认同和好评:湛江钢铁圆满完成出口印度WELSPUN管厂首单1.6万吨管线钢合同,为双方未来合作奠定了良好基础;围绕一家电用户紧急供料,各工序快速响应组织保供;冷轧厂调整定修计划,优化生产组织;物流部门变更运输方式,确保用户生产用料,得到用户好评。

佛山诚德冷轧一期工程全面投产  6月10日下午15:00,佛山市诚德新材料退火酸洗线成功生产出第一卷,这标志着由中国十九冶集团承建的佛山市诚德新材料有限公司150万吨不锈钢冷轧项目一期工程全面投产。  该项目主要建设内容包括:两条十八辊六连轧、三条全连续退火酸洗机组和精整设备,以及水处理零排放系统等公辅设施。  该项目在2017年1月1日土方开挖到第一卷顺利生产的18个月的建设过程中,中国十九冶集团项目部经过统筹规划和精心组织,克服专业多、条件复杂、工期紧、任务重、雨期多、四次台风的影响,组织了大量的人力、物资资源,全力以赴加班加点奋战,确保从土建、钢结构设备安装、管道安装、电气施工到设备调试的整个过程紧张有序,有条不紊。  重庆足航钢铁产能置换项目七月试生产  日前从重庆足航钢铁有限公司获悉,该公司年产101万吨的合金钢、普钢产能置换项目即将于7月开始试生产,目前正在进行设备安装和调试。  据该公司行政副总周柱祥介绍,置换项目总投资超过7亿元,占地约400亩,是一个资源再生循环利用项目。除了利用原厂房3.7万平方米外,还新建厂房5.3万平方米,以布设2条生产线,引进设备110套,冶炼合金钢和普钢。该项目设计年产101万吨合金钢和普钢,预计年产值可达45亿元,用工600余人。  周柱祥介绍说,置换项目今年1月启动建设,引进的设备包括行车、精炼炉、vd炉和连铸机等。投产后,生产线产出的合金钢产品将主要用于汽车、摩托车的轴承、弹簧、齿轮等,普钢主要为建筑用钢。

2018年上半年围绕镍价多空的主要逻辑分别为镍去库存与不锈钢减产,而盘面运行的主要是多头逻辑,空头逻辑也曾有过端倪,并将矛头指向不锈钢数据端,尤其是300系不锈钢,但最终未能成行。是什么因素促使国内300系不锈钢产量始终能维持在高位,空头预期内的减产却始终未能成行呢?  产地之间的价差较大。304冷轧产品不同产地之间市场价格的价差在2017年四季度至今表现得较为明显,产地之间的升贴水差异在2018年1-5月有300-900元/吨的差异,即便是炼钢成本等同的情况下市场售价的差异导致了钢厂盈亏情况的差异,且300-900元/吨的升贴水差异足以对冲上述部分民营钢厂300-700元/吨的亏损。产地之间的升贴水差异导致了钢厂之间的盈亏及抗风险能力的差异。  镍原料供给结构差异较大。RKEF一体化工艺的不锈钢厂在本轮行情中充分体现了其工艺的优越性,利用镍铁部分自给及铁水红送的优势始终扮演着炼钢成本最优的角色,而在去年同期,这样的工艺却扮演着“累赘”的角色,镍铁的盈利与否在其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显然,当前镍铁利润持续并放大的环境下,其优越性是不言而喻的。各不锈钢厂炼钢过程中镍铁的自给比例的差异在很大程度上造就了成本差异。  部分民营钢厂凭借RKEF一体化,依赖镍铁利润及红送的成本优势反哺炼钢成本的压力,与此同时,这类企业往往装备全流程设备,具备产品结构的调节能力,最终达到经营最优的状态。国有控股性质的部分不锈钢厂可利用自身产品对民营产地的升水来抵御部分竞争压力,同时,其全流程的特性也可以通过调节产品结构来实现经营最优状态。那么什么样的企业才是这轮不锈钢看似亏损行情的实际亏损者?应当主要是那些改轧厂、没有配备只有镍铁的民营炼钢厂,而这些群体在不锈钢行业里的占比相对偏小,因此影响也就偏小。  2018年上半年,国内不锈钢消费整体有超预期的表现,预计同期国内表观消费量同比增幅在10%以上,这是不锈钢未能出现规模化减产的根本性原因。尽管这样的过程中受到来自印尼不锈钢的增量带来的冲击影响,但行业内尤其是钢厂,通过调节产地之间的升贴水、控制冷热轧产品的比例、自给镍原料反哺炼钢等方式有效规避部分不利因素,且这样的通过自身结构性的变化来增强抗风险的能力短期仍存在,这就决定了后续即便不锈钢出现阴跌而看似亏损的情况下,钢厂减产的节奏将慢于预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